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記者賈巖峰報道 對於中國足球,很多外教尤其是前南地區的外教,即使離開了,也想著有朝一日可以再回來,對於中國足球,他們始終飽含熱愛… – 中國足球新聞

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1

內容導覽: 中國足球新聞,中超,中國,中國,廣州恆大,中超

記者賈巖峰報道  對於中國足球,很多外教尤其是前南地區的外教,即使離開了,也想著有朝一日可以再回來,對於中國足球,他們始終飽含熱愛。對於目前中超大規模的欠薪情況,他們聽聞後都很難相信。前段時間,一位曾在中國長期執教的外教和記者就中國聯賽的一些問題進行了溝通,他的很多觀點,可以說是真知灼見。不過,他擔心成為輿論焦點,不想曝光自己的名字,“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肺腑的,因為我真的熱愛中國,希望中國足球好。”

和這名外教的聊天,從廣州隊球員自己單獨訓練開始,這讓他頗為感慨。

廣州隊的投資人恆大集團,被外界很多人士視為金元足球的始作俑者,甚至不少人認為,中國足球陷入如今的境地,恆大脫不了干係。

那麼,恆大是不是“罪魁禍首”?表面上看有“關係”,但恆大絕不是唯一。

事實上,恆大的出現是一種必然,2008年,全球次貸危機爆發,一系列政策調整,恆大趕上了這個風口,其他房企也順勢而起。

恆大進入中國足球圈後,以自己的“思維”搞足球,而且,無論是在中超的成績還是在亞冠的表現,都相當提氣。在當時,恆大其實是一塊“遮羞布”,兩個亞冠冠軍,是當時的足協領導,面對亞足聯高層時,可以談笑風生的資本。

事實上,目前出現問題的俱樂部,不是俱樂部本身的問題,而是投資人母公司或其他公司出現狀況。所以,中超現在的窘況,讓恆大完全“背鍋”是不對的。

其實,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沒有恆大,中國足球在當年反賭掃黑後能否爬出低谷,或者說會是怎樣一個狀態,沒有人說得清。所以,對於恆大是否是中國足壇現狀始作俑者的問題上,在該外教看來,是存疑的。

“恆大帶來了大量資本,對於這種情況,中國足球的管理者以前是沒遇到過的,可以說沒有任何經驗。英超這些年不斷有外國資本湧入,但你看英超的控制要好很多。因為他們見過資本的殘忍。恆大代表的是資本和利益一方,是不會站在整體足球利益角度去考慮問題的。”該外教在中國的國企和私企俱樂部都工作過,他表示,相對而言,國企在大局上考慮得會多一些,可控度也大一些,但也有自身的侷限性。

“但是,我不太認同把所有的問題都歸結到恆大頭上。如果恆大進入中國足壇前,中國的職業聯賽有了完整的引援制度、薪資結構體系、違規獎懲制度,而且,其他俱樂部可以很好地將自身利益與聯賽利益捆綁在一起的話,那麼金元足球,或者說恆大,很難單獨實現訴求。但實際情況是,當時中國足球沒有一個完善的制度,也沒有類似職業聯盟這樣的機構,各俱樂部一邊說反對恆大,卻又想著從恆大身上多賺點錢,或者被恆大‘爆買’行為刺激後,也跟風追加投入,最終,大家一起把價格抬上來了。”在該外教看來,儘管在這個過程中,中國足協也發佈了一系列的限制性措施,比如引援調節費,但有些思維已經形成,政策只能暫時堵住一些瘋狂的投資行為,但無法馬上扭轉整個圈子的觀念。

恆大開了個頭,各俱樂部主動或被動參與,比如現在同樣遇到困難的河北隊,已經消失的蘇寧、天海(權健前身),這些投資人都是主動攜巨資殺進足球領域的,所以,把所有問題都歸結到恆大身上,可能一葉障目。

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2

中國足球,過往也數次有過起落,也不是第一次出現欠薪。該外教知道很多和欠薪有關的糾紛,在他看來,近十年中超有個特點,就是外教、外援被欠薪的概率,遠低於中國球員,所以,當他跟家鄉的同行說起自己也被欠薪時,大家都不太相信。

往年,一些俱樂部也有過工資遲發的情況,但球員們很少“鬧”,而且,他們也不擔心,因為每年准入前,俱樂部基本會補發,至少會補發一部分,否則,自己不簽名,俱樂部就無法通過准入。

“准入制度,是保障俱樂部所有人都能拿到完整薪資的最好制度,但疫情情況下,欠薪問題嚴重,使得大家對於未來是否嚴格遵循准入制度,失去了信心。”該外教說:“在我看來,球員們集體公開討薪,就是對未來沒信心,他們也許看得沒那麼透徹,就是一種感覺。在我看來,中國聯賽的性質徹底改變了,這個改變對於投資人的信心,是一種挑戰和考驗,是不是所有投資人都願意面對,很難說。蘇寧作為中超衛冕冠軍都說走就走,其他俱樂部還有什麼顧慮呢?可以說,蘇寧‘停運’,不僅僅讓自己此前的投資打了水漂,更嚴重的是,對整個中國足球產生了負面殺傷力。”在該外教看來,中國足球以往是東邊不亮西邊亮,這個企業不做,還會有企業接手,但今年看不出其他企業有興趣,這是眾多球員擔心欠薪可能不了了之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3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4

至於為什麼說中國聯賽性質改變了,該外教進一步解釋說:“我來中國這麼多年來,職業聯賽哪怕是從甲A改成了中超,但本質上,冠名方式和投資模式都沒有改變,用我一名經濟學教授朋友的話來說,2020年以前的中國聯賽其實等於企業廣告聯賽,主要作用是打廣告,雖然自身成績和形象都不算特別好,但能夠讓一個普通企業瞬間成為外界焦點,所以,很多企業都願意進來。也就是說,雖然經營俱樂部本身沒法幫助企業直接獲益,卻可以通過其他途徑幫助企業,要麼提升知名度,要麼獲得地方支持。如今,實行‘中性名’政策後,俱樂部去企業化,這從長遠來說肯定是好的,因為一個企業覺得自己知名度差不多了,或者想要的‘好處’差不多拿完了,就會想著離開。這樣,對於形成足球文化是不利的。‘中性名’後,聯賽、俱樂部對於企業而言,新作用和新價值沒有體現出來,所以,投資人普遍興致不高。”看得出來,該外教對於這個問題,看得還是比較透徹的,當一支球隊連“廣告”的功能都失去後,投資人也就覺得沒什麼“意思”了,加上疫情帶來的經濟壓力,基本上,門裡的想出去,門外的,也不想進來。

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5

被欠薪是事實,有的球員和工作人員,被欠薪長達十個月之久。一個球員的職業生涯有限,工作人員也要養家餬口,怎麼辦?

很多球員都擔心,當投資人意識到,欠薪是普遍現象,“法不責眾”時,准入制度可能也就失去了“制約”的功能,最終受到損害的,還是足球從業者。所以,有些球員才會著急。

“其實,這個問題也是我擔心的,但‘討薪’會讓投資人改變嗎?會讓管理者為我們的生計一家家催債嗎?很難判斷。不過,我確信,這麼‘鬧’,會讓整個圈子形象更差,讓社會更討厭足球圈,加深大家對足球的負面印象——成績不好,形象不好,麻煩多多。事實上,想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更合適的做法是集體呼籲成立職業聯盟(中足聯籌備組已經成立),成立球員工會,把問題集中起來,然後跟有關部門進行溝通。當欠薪討薪成為普遍現象時,就不適合一家家出來喊了。”在該外教看來,有問題最好是由組織去面對,歐洲一般都這樣解決。

該外教表示,目前出現集體討薪的俱樂部,球員其實只是向社會展示足球圈滿目瘡痍的一面而已,“我感受不到人們對足球圈討薪者的同情,過去這些年,這個圈子被金錢浸泡得太深了。”該外教這樣說。

目前的中國足壇,沒有球員工會,中足聯一直沒有正式成立,只有一個籌備組,而且權力和功能有限。所以,中足聯必須儘快成立,而且責權利分明。

其實,每次危機下,也有機會,新生的機會,足球也是如此。

這次中超的窘況,其實算是一次大浪淘沙,那些不是真正想搞足球,沒有誠信的投資人,藉機遠離,對於中國足球來說,也是好事。

中國足球的從業者,尤其是管理者,也要行動,不能被動等待,當一切關係理順,中國足球終會有春天。

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6

更多內容請登錄足球報的官方網站:www.zuqiubao.info

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7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8中國足球新聞 前中超外教:集體討薪因對未來恐慌 恆大非背鍋俠 9

關鍵字: 中國足球新聞 中超 中國 中國 廣州恆大 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