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首發更換7人,戰術體系又進行了更換,感覺球員的力量使不出來。就像五年前的高洪波被詬病於使用顧超和任航一樣,似乎所有事都沒改變… – 中國足球新聞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1

內容導覽: 中國足球新聞,中超,高洪波,中國,國家隊,高洪波

“首發更換7人,戰術體系又進行了更換,感覺球員的力量使不出來。”

十二強賽第四場結束之後,中國隊又吃到了一場敗仗,不少大咖們都對比賽發表了各自的觀點,然而開頭的這句話並不是在說前不久2-3不敵沙特阿拉伯的這場比賽,而是上一屆十二強賽中國隊0-2輸給烏茲別克斯坦的那場比賽。

這句點評,出自李鐵。

五年之後,李鐵成為了被眾說紛紜的那個人。

五場比賽過後,李鐵的“罪狀”也變得密密麻麻起來:沒有固定的比賽策略,這場高位逼搶那場防守反擊,今天四後衛明天三後衛,不重用歸化球員、迷之換人等等等等。

就像五年前的高洪波被詬病於使用顧超和任航一樣,似乎所有事都沒改變。

然而在同樣的戰績不佳之外,高洪波曾帶隊在韓國客場打成2-3,在瀋陽0-0逼平伊朗,如今打越南都要險勝的國足,能夠想象自己對陣韓國、伊朗的場景嗎?

要知道,那還是一支沒有歸化球員的國家隊。

五年前的十二強賽,高洪波在前四場比賽只拿到了1分,這成為了此後裡皮帶隊未能成功晉級世界盃後的遺憾之處。

五年過後的我們,有變的更好嗎?

那時的高洪波,引發了一場眾人關注的羅生門,這時的他,早已將絕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自己主觀的青訓工作上。

這可能是現在已經一敗塗地的我們,更應該關注的地方。

1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2

李鐵還沒有下課,可能是因為還沒有人找他討論“責任問題”。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3
小高与老铁(拍摄于十年前,那时的他们)
小高与老铁(拍摄于十年前,那时的他们)

輸給烏茲別克斯坦的賽後發佈會上,高洪波開門見山:“昨天晚上與協會領導有深入的交流,協會領導也認為目前中國男足存在的問題,應該由你主教練承擔,我明白這個意思,所以比賽結束了,我現在提出離開。”

霎那間,“逃兵”、“不夠男人”等指責紛至沓來,甚至還有中國足球名宿從面相學上對其加以分析。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4

至於協會領導到底有沒有表達過類似的意思,時任足協副主席於洪臣在受到媒體的追問時表示:

“沒有溝通下課不下課的問題,我們溝通的是國家隊的責任問題”。

而在之後足協舉行的媒體通氣會上,蔡振華解釋了很多,也說了很多高洪波的好話,但有兩句尤為醒目:

“教練在決策上的失誤,本應負起責任。”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5

“我也提到了大家常說的用人問題,但是最後的決策來自於主帥。從我本人來說,換人、換陣或許過於理想化,應該多聽取隊員想法。”

換句話說,在當時的中國足協看來,國家隊不應該在前四場比賽只拿一分。

打成這個樣子,是因為主教練出現了“決策上的失誤”,“換人、換陣過於理想化”,所以主教練就需要負起責任。

既然如此,那麼高洪波的選擇就變得非常好理解了。

但在高洪波看來,整個十二強賽階段,“我們是第12名進來的,在A組6個隊,我們是第6名”,理應將自己擺在弱者的位置上,至於戰術打法,當年2月份才上任的他,“每一期7到8天工作,真正訓練只有3到4天,在一個陌生的環境打造一個成熟的戰術體系很難做到。”

畢竟在四十強賽階段決定換帥的國家隊,除了中國以外並不多。

從某種角度來說,日後的這些困難,都是高洪波可以預計到的,但在2月,明知山有虎的他,還是選擇參加了國足主帥的競聘工作。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畢竟是自己的國家,也是熱愛著足球事業,本身自己在球員時代和教練員時代已經獲得了很多支持和榮譽,所以在國家困難的時候,自己應該有擔當和責任吧。”

然而就像他第一次執教國家隊期間沒能“善終”一樣,這次的他同樣在巨大的爭議聲中,結束了在國家隊主教練的下半場。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6

2

2017年3月,卡爾德隆球場。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7

此前受到傷病困擾的託雷斯,出現在了看臺上,這一幕讓無數馬競球迷歡欣鼓舞,然而在西甲官方社交媒體所上傳的這張圖片中,眼尖的中國球迷發現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辭去國足主帥之後,高洪波並沒有放慢腳步。

新年過後,他再次踏上了前往歐洲學習、深造的征程,在切爾西、皇馬和馬競,他分別向孔蒂、齊達內和西蒙尼虛心請教。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8

之所以說是“再次”,是因為上一次從國家隊主帥位置離任之後,他就前往荷蘭海牙俱樂部學習了三個月的時間。

對於現在的年輕教練來說,這已經不算什麼難事,然而早在2000年前後,高洪波就已經開始了自己的旅歐學習,南安普敦、阿森納、水晶宮等英國俱樂部,法蘭克福、曼海姆、勒沃庫森、拜仁等德國俱樂部,都早早地留下了高洪波的身影。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9

那時的他,對於成為一名優秀的教練有著天生的熱情。

除了外出學習,高洪波還會抓住一切機會向來到中國的優秀外籍教練,李章洙、米盧、阿里漢的房門,都曾被前來請教的高洪波敲開。

即便這份工作註定會讓人走上風口浪尖,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從西班牙回來之後,高洪波接過了北京北控的主教練工作,當被問到第二次執教國足,是否有過後悔的時候,他如是說道:

“為什麼要後悔?作為一箇中國人,能成為國家隊主教練是作為一名教練的最高追求或者說是責任。當然無論誰在這個位置,肯定會經受一些質疑甚至謾罵,但如果在俱樂部當主教練,一樣的會面臨這種問題,只要做教練員工作,幾乎每週都會得到一次評價,被罵也是一個正常現象。”

但也就是在那時,高洪波的狀態開始發生了轉變。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10

那次旅歐學習,他除了向名帥請教之外,還現場觀摩了比利亞雷亞爾的梯隊訓練。整個過程,他將重點放在了青訓層面,他希望從年輕球員的監控和分析入手,瞭解如何去培養一名優秀球員。

很顯然,當時的中國足球也到了轉變的時候。85超白金一代年華老去之後,中國足球所面臨的第一問題不再是選“洋帥”還是選“土帥”,而是沒有優秀球員的問題了。

所以在2019年4月,當國足主帥位置再度出現空缺時,媒體又問到他的意向,之前認為自己需要有擔當和責任的高洪波,回答得很簡短: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11

“這個絕對不可能。”

3

從時間節點上來說,高洪波沒有攤上一個好時候。

2019年,高洪波先後當選中國足協執委、副主席,最終在2020年初,確定了由高洪波主管男足青訓事務。

然而在2020年初爆發的新冠疫情,打斷了青訓的腳步。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12

國家隊可以在全副武裝下外出參賽,聯賽也可以在氣泡式管理中恢復,但在嚴格的疫情管控和金元足球泡沫破裂的影響下,中國青訓變得愈發舉步維艱。直至2021年,足協旗下的青少年賽事才得以恢復,由此便可見一斑。

但即便如此,高洪波的工作一樣不輕鬆。

2020年11月,經國內外專家歷時兩年編寫,《中國足協青少年訓練大綱》(以下簡稱《青訓大綱》)正式發佈。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13

青訓大綱發佈之後,中國足協開始在各地舉行宣講會,作為主管青訓工作的領導,高洪波親歷親為。在武漢足協塔子湖基地的宣講會上,高洪波表示,即便和國外先進國家對比,中國球員在12歲前依然具有顯著優勢,但14歲後水平就會出現明顯的下滑,逐漸被國外同齡的孩子超越。

“在與外國專家交流時,他們認為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我們青少年訓練的質量和效率不高;二是我們的訓練手段和內容缺乏針對性。”

《青訓大綱》,就是為了解決這兩個問題。

中國足球新聞 高洪波 我們欠你一句道歉 14

在訓練時,《青訓大綱》提出了四個要點和五個步驟;在比賽時,重點在於引導球員和教練學會分析、觀察比賽,通過比賽發現問題,然後在訓練中加以解決。

在《青訓大綱》,球員在技術、戰術、身體、心智和社交五個方面都要得到全面發展,而教練要以球員為核心,“青少年階段不應以競賽成績為單一考核標準,有成績不一定有人才,有人才必定有成績。”

雖然相較於日本、韓國等亞洲近鄰,能夠明確思想、統一理念的這份《青訓大綱》來得晚了許多,但至少在現階段,《青訓大綱》也捕捉到了中國青訓發展的很多問題。

如今,這份《青訓大綱》的發佈,即將滿一年的時間。

宣講活動依然在各地進行當中,但已經從寬泛的理念高度擴展到了實際的訓練重點上。今年9月,在深圳足協青少年足球訓練基地的宣講會上,中國足協高端教練員講師呂軍就指出,青少年訓練應在第一次觸球質量、壓迫-攻擊性、1對1進攻和防守能力、無球戰術能力四個方面重點加強。

和其他工作不同的是,現階段我們無法看到《青訓大綱》所帶來的提升和變化,在讓球迷、媒體,甚至是不少圈內人感到興奮的程度上,這遠不如歸化一名外籍球員,但這恰恰才是足協應該的工作重點。

因為“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這種耐心,恰恰是足協最欠缺的。

今年4月,香河國家足球訓練基地。

中國足協舉辦了2005-2006年齡段運動員訓練營,作為分管領導的高洪波也來到了場地上,看了看他現在手下的球員們。

“今天在場地走了走,我也會想起我十五、六歲時候,是什麼樣子。”

那時的高洪波瘦瘦小小,已經深深愛上足球的他,受制於家境窘迫,練得很是辛苦。為了省去路途上的奔波,他曾經和教練徐根寶住在同一件宿舍裡。

到了晚上,徐根寶就給他炒一碗蛋炒飯,熬個排骨湯,“起碼能給他補補身體”,所以看到現在的小夥子們,高洪波感慨於他們強壯的體格,“比我們那時候強很多”。

“但在一些細節上,包括技術準確性、協調性上,都還有進步空間。”

四十多年的時光轉瞬即逝,師徒倆又回到了同一片舞臺上。

徐根寶還在上海教著他的小孩,高洪波則要將目光放到整個中國足球身上。“希望這幾年,我和同事們能夠構建起青訓發展體系,在發現人才、培養人才上建立起一個模式,建立一些標準,哪些年齡段孩子要具備什麼能力、怎麼將他們選拔上來,工作還需要一些時間。“

”參與足協工作再次回到球場,希望為中國足球培養高水平運動員和教練員的工作出力,青訓工作是國家足球能夠取得成績的保障。”

在媒體的鏡頭前,高洪波萬年不變的髮型裡,已經有了些許的白髮。

他再也不是那個曾經的“少帥”了。46歲的時候,他還會因為“少帥”這個稱號而略顯鬱悶,“還稱為少帥就帶有一點諷刺意味了,快50歲還是少帥就是不成熟的象徵。”

那時的他說自己快到知天命的年齡了,所以會把工作壓力淡化一點,如今55歲的他,距離花甲之年也不遠了。

他不再是那個意氣風發的高指導了,但他依然是那個被父親推上足球場的高洪波。

(牧子)

關鍵字: 中國足球新聞 中超 高洪波 中國 國家隊 高洪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