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輪椅冰壺隊封閉集訓 教練:仍具有奪冠實力

2022年北京冬殘奧會的腳步日益臨近,中國國家輪椅冰壺隊目前正在國家殘疾人冰上運動比賽訓練館輪椅冰壺訓練館進行積極備戰。為了共同的目標,教練組和隊員們開始與時間賽跑…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中國輪椅冰壺隊封閉集訓 教練:仍具有奪冠實力 1

內容導覽: 冰壺,中國,中國,北京市,冰壺

2022年北京冬殘奧會的腳步日益臨近,中國國家輪椅冰壺隊目前正在國家殘疾人冰上運動比賽訓練館輪椅冰壺訓練館進行積極備戰。為了共同的目標,教練組和隊員們開始與時間賽跑。新的奧運週期,中國輪椅冰壺隊期待再創佳績。

走進國家殘疾人冰上運動比賽訓練館輪椅冰壺訓練館,中國輪椅冰壺隊的12名隊員正在進行分組對抗和投壺訓練,備戰2022年冬殘奧會的他們已經在此封閉訓練數月。2022年3月4日,北京冬殘奧會將拉開大幕,隊員們也立志在家門口再次創造歷史。無數個日日夜夜的訓練,只為五星紅旗在“冰立方”冉冉升起。

隊員

閆卓:期待能為祖國爭取更多榮光

踏進輪椅冰壺訓練館,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牆上的一條橫幅格外顯眼:“平昌奪冠已成歷史 從零開始奔向北京”。北京姑娘閆卓對這16個字的解讀尤為深刻,她說:“我永遠忘不了這個美好又難忘的時刻,2019年3月22日,在蘇格蘭輪椅冰壺世錦賽上,經過13場艱苦卓絕的比賽,我和隊友為中國隊奪得冠軍。我們一起歡呼雀躍,流下了激動而又幸福的淚水。”

閆卓從出生時就被查出患有脊柱裂,雙腿無法行走,但殘酷的命運並沒有阻擋她追求夢想的腳步。大學期間,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入選了北京輪椅射箭隊,並在世界輪椅大賽射箭項目上獲得個人銅牌。由於射箭項目比賽規程的調整,所在項目沒有了優勢,2016年11月1日,閆卓正式加入北京輪椅冰壺隊。閆卓表示,“剛開始接觸冰壺時,我覺得沒那麼難,可是一上手才發現沒我想象的那麼簡單。一個加旋轉的動作都要練習很長時間,接著還要考慮控制力量,適應場地和配合隊友等問題,看似簡單的項目,做起來才發現技術要求挺高,難度不小。”

輪椅冰壺對運動員上肢力量的要求較高。為了提升上肢核心力量,閆卓幾乎每天都要進行冰上訓練和體能訓練。閆卓說:“在冰上訓練期間,為了勤於訓練,減少上廁所的頻次,我總是很少喝水,有時還總是憋尿堅持訓練,長此以往,我出現了嚴重的腎積水。”

在2019年輪椅冰壺世錦賽隊員的選拔中,閆卓以女隊員成功率第一的成績入選國家集訓隊,參加了為期一個月的集訓,最終她和隊友一起代表中國隊出征並摘得金牌。

今年,閆卓再次入選了國家集訓隊。隨著2022年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日益臨近,閆卓也有了新的目標,“現在的‘小目標’就是爭取進入冬殘奧會的五人名單,期待自己能為祖國爭取更多的榮光。”

張曈:想到冬殘奧會種種困難都能克服

張曈是輪椅冰壺國家集訓隊三名河北運動員中唯一的女性。由於接觸輪椅冰壺項目較晚,在訓練和生活中,她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張曈說:“受傷之後自閉了很長一段時間,決定走出家門的時候,正好有一個契機接觸到冰壺,通過層層選拔進入到省裡的冰壺隊。如今又入選了國家集訓隊,越來越自信了。”

換上專業裝備,做完熱身準備,張曈和國家輪椅冰壺隊的11名隊員一起進入冰壺訓練館,開始了新一天的集訓。為了彌補自己耐力的不足,在白天的大運動量訓練後,張曈還自我加壓,晚上繼續一圈圈地推輪椅。長期封閉集訓難免會感到枯燥和疲憊,張曈坦言,“由於疫情的原因,全封閉的訓練偶爾也會覺得枯燥一些,教練會在訓練內容和形式上安排得豐富一些,同時也做了很多心理疏導。其實每當想到冬殘奧會這一遠大目標的時候,種種困難也都能克服。”

中國冬奧、冬殘奧軍團的備戰已轉入衝刺階段,張曈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出戰2022年北京冬殘奧會。“已經入選國家隊,相信大家都有同樣的目標,今後更要全力以赴去訓練,爭取進入參賽名單,為祖國爭得榮譽。”她說。

教練

李建銳:我們具備衝擊世界冠軍的能力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中國輪椅冰壺隊封閉集訓 教練:仍具有奪冠實力 2

輪椅冰壺項目在2006年被納入冬殘奧會比賽,是冬殘奧會冰上項目之一。北京冬殘奧會輪椅冰壺設男女混合金牌一枚,比賽在北京賽區國家游泳中心舉行,共12支隊伍參賽。中國輪椅冰壺隊共12人集訓,分別來自黑龍江、北京、河北、吉林和江蘇。中國輪椅冰壺隊主教練李建銳在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現階段隊伍主要以體能訓練為主,自開始集訓以來,這支隊伍都在腳踏實地進行訓練,只為明年冬天的那場冰雪盛會。

李建銳從2007年開始執教國家輪椅冰壺隊,是國內最早從事殘疾人冰壺項目的教練員之一。平昌殘奧會之前,他執教的輪椅冰壺隊相繼取得了2009年溫哥華輪椅冰壺世錦賽第八名、2012年韓國輪椅冰壺世錦賽第三名、2014年索契冬殘奧會第四名的成績。在2018年平昌冬殘奧會上他帶領輪椅冰壺隊獲得金牌,實現我國冬殘奧會金牌和獎牌零的突破。李建銳回憶說:“回想起當時奪冠的情景,依舊很激動。那一刻我哭了,淚水中,有酸甜苦辣,也有跌宕起伏。回憶過往,經歷如同電影,在腦海中一段段播放。”

輪椅冰壺和冰壺項目有很多區別,國內教學訓練完全空白。除去訓練,李建銳將剩下的時間都用在學習、研究冰壺、改進和完善技戰術上。隊伍剛剛組建時,條件非常艱苦,沒有專業的冰壺場地進行訓練,就在冰球和花樣場地上練。“為能多蹭點兒上冰時間,我們和場館的管理人員搞好關係,早去一會兒,晚走一會兒。我們想盡各種辦法,就是為了保障訓練正常進行。”李建銳說。

與訓練的艱苦相比較,讓隊員理解並會運用冰壺的戰術思維更是挑戰性的工作。李建銳說:“我用了大約3到5個月的時間讓隊員接受健全人冰壺的戰術思維,之後用了7年多的時間讓隊員掌握輪椅冰壺和健全人冰壺的區別。在每次晚場下冰後,還至少用兩個小時給隊員講解戰術。健全人兩遍就懂的內容,我們重複講解無數遍,直到聽懂會用為止。就這樣,在日積月累中,我們具備了向世界冠軍衝擊的能力和基礎。”

國家殘疾人冰上運動比賽訓練館輪椅冰壺訓練館完工的那一刻,李建銳懷著激動的心情發了一條朋友圈。他這樣寫道:“此時此刻,我只想說:終於可以想什麼時候練什麼時候練,想練多長時間練多長時間!”

十幾年如一日,李建銳全身心投入到輪椅冰壺執教生涯中。對於隊員,他關愛備至,而對於家人,他卻虧欠得太多。“家人的鼓勵和理解很重要,這也是我最大的動力,只要有目標、有信念,就要堅持下去。我會帶領隊員們繼續努力,爭取再創佳績。”李建銳說。文並攝/周學帥

關鍵字: 冰壺 中國 中國 北京市 冰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