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盤致命越野賽:最缺的不是錢

”陳盆濱,著名耐力跑、極限馬拉松運動員,首位贏得國際性極限馬拉松比賽冠軍的中國人,參過無數次國內外越野比賽。“我參加一次越野賽時,曾遇到一位美國選手…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覆盤致命越野賽:最缺的不是錢 1

內容導覽: 陳盆濱,馬拉松,馬拉松,陳盆濱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20社”(ID:quancaijing_20she),作者:李賢煥,編輯:王曉玲,36氪經授權發佈。

“我這幾天一直在自問,如果我也在現場會怎麼樣。如果我出事,我的小孩我的家人他們怎麼辦?”陳盆濱,著名耐力跑、極限馬拉松運動員,首位贏得國際性極限馬拉松比賽冠軍的中國人,參過無數次國內外越野比賽。

“我參加一次越野賽時,曾遇到一位美國選手。他的職業是律師,他說每次比賽都會用三個月時間做準備,他最享受的就是這三個月的準備過程。至於比賽結果,他根本不在乎。”小熊,業餘馬拉松愛好者,近年曾經參加過多次百公里挑戰賽。

“選手上了賽道,就是把命交給了組委會。組委會要求選手攜帶必要的裝備,這其實就是組委會給出的安全完賽條件,也就意味著選手做到後,可以安全的把命交給你。”第一反應賽事急救委員會委員長廖育鯤。第一反應是一家致力於急救培訓和生命救援的社會企業,負責過大型賽事的醫療保障工作。

“只要你來到野外,你在心裡就要有一個排序,什麼排在第一?我覺得應該是你的生命。”小狼,藍天救援隊隊員。過去幾年曾參與多次國內災害救援,也曾把許多迷路驢友帶出險境。

5月22日,白銀越野賽事故讓中國越野行業陷入最黑暗的時刻。21人遇難,讓白銀越野賽成為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體育賽事致死事件之一。事件發生後,在專業體育媒體懶熊體育的一次播客討論中,廖育鯤將之稱為災難。

在以上頂級選手、越野愛好者、安全保障機構負責人和專業救援人士眼中,這是無疑是一次可怕的災難,不過他們更關注的是,如何避免這樣的災難,特別是在現實的、還遠不夠成熟的賽事生態裡。

本屆賽事。圖片來源:黃河石林景區微博

01 致命一小時

過去幾天,廖育琨翻看了所有相關報道,覆盤了時間線。

從現場報道看來,藍天救援隊是現場主力的保障團隊。事發當日中午12點左右,一位參賽者在CP2處開始爬山時遭遇風雨夾雜冰雹,在失去意識前拿出了GPS定位器並按下了SOS鍵。一個小時後,藍天救援隊已經出現在山上。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覆盤致命越野賽:最缺的不是錢 2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覆盤致命越野賽:最缺的不是錢 3

在他看來,藍天救援隊的移動速度已經算是很快的。但對於山上失溫的選手,救援隊顯得人手不足。在山區環境下,從山上轉運1個傷員,就需要12個人組成的救援隊伍。面對參賽人數達到172、賽道長達100公里的賽事,僅有30人組成的藍天救援隊顯得有心無力。

急救生存鏈中,包括從救援人員尋找到傷者,提供救助,再轉運到山下,最後送到醫院救治等等。在這次事件中,就算不考慮後面的諸多環節,僅就尋找傷者,也極具挑戰。

廖育鯤表示,救援隊僅僅是整個保障的其中一個環節。廖育鯤介紹,越野賽事的應急管理大致分為4個環節:預防、緩衝、響應和恢復。

也就是說,從賽事保障角度來說,搜救工作並不等同於在山區上找人。賽事安全保障完整的情況下,保障團隊一定是事先有監控,時刻掌握選手的位置,在險情發生時才能第一時間響應。拿著生命探測儀去到極端環境下搜索失蹤人員,就已經說明保障工作不健全(這一情況就發生在了白銀越野賽上)。

廖育鯤發現,除了藍天救援隊,後續裝備專業設備的專業救援隊其實是在晚上7點才開始響應,9點後才抵達現場。“從這個響應時間來看,後面入場的救援隊和消防基本上就只能搜索倖存者和遇難者。因為從急救的角度,真正出現失溫情況的參賽者,生存概率已經很低了。”

當災難發生時,挽救生命的時間往往是以分秒來計算的。

以落水情況為例,普通人在10度左右的水中可以堅持三個小時左右,如果是在5度的水中,堅持時間約為30分鐘,當水溫下降到0度,基本上就只有15分鐘。廖育鯤認為,事發山區氣溫低於10度,參賽者衣著單薄,若出現失溫情況,選手很難在下雨、7級大風環境下扛過1小時。

因此,真正在事件中存活下來的人,都有一定程度的“奇遇”:包括看到情況不對提前下撤;被藍天救援隊、參與救援的村民攔下來;以及在找到小木屋、窯洞裡躲過了極端天氣。

救援人員對抗的還有其他不利因素。這是一場百公里越野賽,選手們分佈在長達100公里的賽程中,信息溝通極度不順暢,有的選手在下午3、4點鐘就收到比賽終止的信息,亦有晚上6點從警察口中得到信息。跑得最遠的重慶選手郭玉婷,沒有任何人通知她比賽已經終止,晚上接近9點才被一位攝影師攔下,這時她已經跑到了68公里處,也是唯一一個跑過了CP6的選手。

完整的保障工作應該從最初就開始。比如如何設置賽道路線、避開危險地形;利用沿線的村莊等原生資源降低選手風險、提高安全保障。

賽道方面,如何在沿途設置急救站、配備救護車和醫療人員;保障所有選手的通訊和定位的穩定暢通;還有在比賽前評估好風險,設置充分的預警機制和預案。

這些覆蓋了前期準備到賽事結束的措施構成了一個越野賽事的醫療救援保障體系。廖育鯤表示,越野賽的救援要比馬拉松難上很多倍。城市馬拉松比賽裡,兩個人就能抬走一個選手,但在山上,營救一個傷員可能需要12個人組成的救援團隊。

因此在越野賽事中,預防和緩衝就顯得更加重要。救援難,就更需要預防危險發生。“救援隊肯定是主力之一,但醫療保障工作不能只有救援隊。”廖育鯤說。

這次事件無疑是多種極端因素迭加的結果,越野賽經驗豐富的陳盆濱感到震驚。在他的記憶中,自己參加的所有比賽中,沒有遭遇過低溫、落雨和大風的極端天氣。“有一兩次比賽有下雨或是下雪,但是大風從來沒有。”他認為,比賽主辦方在挑選時間時,需要提前分析當地一年甚至幾年的天氣紀錄,來找到最適合的時間,儘量避免高溫、低溫以及大風天氣。

而對於如何爭取救援時間,陳盆濱認為可以從賽道設置上想辦法。“為什麼百公里越野不能是在十公里內繞圈跑呢?”

2014年,陳盆濱參加了南極100公里挑戰賽,並以13小時57分46秒完成。這次-30℃氣溫中的比賽,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那一次賽程,就是繞圈跑。雖然在私下交流時,有些選手並不喜歡這個方案,但在他看來繞圈跑有很多優勢,除了能夠在路上不斷遇到其他選手,沒有那麼孤獨,如果是在景區內,也更方便組織參觀、拍攝。

當然更重要的是方便救援。“十公里內,搜救和轉運傷者,難度都降下來了”。

賽事線路圖。圖片來源:賽事官網

02 提升裝備以及認知

“越野極限挑戰賽為什麼流行?其實這是人類上進心、不屈不撓精神的最好承載,同時也能夠釋放壓力,增強戰勝困難的信心。”陳盆濱認為,越野賽給參與者帶來的快樂是難以替代的。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覆盤致命越野賽:最缺的不是錢 4

小熊也認可這種說法。他從幾年前開始跑馬拉松,也越來越喜歡越野賽,但是也越來越膽小。

在歐洲的一次高山越野賽中,小熊在山上過夜時出現了高原反應,嘴脣都腫了,也有點兒發燒。更可怕的是低溫,“在雪山上真是冷啊,特別是上廁所很艱難。我那一夜想了很多很多。”

小熊說,當時自己處在一種無知無畏的狀態,沒想太多就去了,對於高海拔、雪山的危險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回想起來,真是有點後怕。

對越野的敬畏和謹慎是逐漸建立起來的。一位美國越野愛好者對他說,每次比賽前,他都會花上三個月時間準備,包括體能、裝備,以及賽事場地的各種瞭解、分析,“他說這三個月是他最享受的,至於比賽結果,就是聽天由命了。”

小熊越來越發現,越野賽其實門檻挺高,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我發現在參賽選手中,對越野賽有兩種普遍的誤解。一類就是想跑成為職業獵手,專門為成績、獎金而跑;另一類人是缺乏系統訓練,就為了爽一下,發朋友圈滿足虛榮心”。

都海郎認為,這種敬畏之心的缺乏,廣泛體現在各種野外活動中。“大家都過於自信了。”

越野跑對選手是有門檻要求的,本次發生事故的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的參賽門檻是提交“近一年50公里及以上同等級別賽事完賽成績證書”。

但慘案發生後,不少越野人士指出,選手身穿短袖短褲就上陣本就是不專業,甚至是對自己不負責任的表現。“能不能把命交給賽事組委會?”成為又一爭論焦點。

馬拉松比賽通常可以輕裝上陣,純粹考驗選手的跑步能力,但越野跑更考驗一個人的戶外生存能力,包括對意外狀況的判斷和自我救援等等。

出於安全考慮,越野跑在此基礎上還有一些專屬裝備。幾乎所有的越野跑賽事都設置了“強制裝備”,選手必須備齊這些裝備才能參加比賽。

事實上,這些賽事給出的每一條強制/建議裝備,都是在過往無數比賽甚至是事故中總結出來的。

國內另一賽事的強制/建議裝備清單 圖片:熊貓超級山徑賽官網

為了追求成績,運動員自然有充足的動力為自己“減負”,在比賽性質的越野過程中,每少帶100克的裝備,對運動員來說都能明顯減輕負擔,這無可厚非。

但與前三屆白銀越野賽不同,今年的賽事“強制裝備”列表裡並無保暖使用的衝鋒衣。多數參賽者預判當天天氣較熱, 因此選擇將衝鋒衣等保暖裝備放進了轉運包裡,存放到了CP6。

因此在鳴槍起跑時,多數參加100公里的選手都是短袖短褲。

都海郎認為,對於賽事的準備,除了裝備和體能,心理和認知上的準備是前提。“如果是我去跑越野,我會先把順序搞清楚,生命絕對應該是排在第一位的。出了事兒,家人怎麼辦?然後才是主辦方承擔什麼責任。”

從他的視角看,藍天救援隊不應該是賽事的主力保障團隊,主辦方應當有自己的團隊,或者購買相關的服務。“如果是我去參賽,一定會先看看賽事有沒有健全的醫療團隊、搜救隊。”

一位資深越野跑愛好者告訴全現在,他在參賽之前,也會研究主辦方和組委會是否可靠,對新辦的賽事會保持謹慎,看到賽事已經相對成熟後,才會報名。

作為救援行業人士,廖育鯤則表示,在越野這個領域,大家的共識就是:選手上了賽道,就是把命交給了組委會。尤其在野外的環境下,出現意外情況,選手是難以依靠自身的力量獲救。

他認為,組織方並沒有強制要求選手攜帶衝鋒衣,那從選手的角度來說,按照組織方要求的強制裝備帶好裝備,作為選手的義務和責任和義務就已經完成。不可否認越野賽的風險總是會存在,但主辦方應該是為安全託底的人。

03 最缺的其實不是錢

對於越野賽主辦方來說,提供最完善的醫療保障服務實際上也有些門檻。廖育鯤算了一筆賬,如果讓第一反應保障175公里左右的越野賽的話,報價大約在40-50萬之間,而第一反應需要為此進行3個月的籌備做賽前的風險評估和組織籌備,搭建應急通信、賽道監控和指揮系統等一系列工作,現場光一線保障人員就90人,車輛20餘臺,隨著選手推進進行動態保障。

這對多數小型越野賽事來說,是難以負擔的數字。據財新報道,白銀越野賽籌備時,負責賽事推廣的景泰黃河石林文旅開發公司向運營方晟景體育支付的費用為98萬。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覆盤致命越野賽:最缺的不是錢 5

其實只要錢到位,賽事風險可以降至非常可控範圍內。比如心臟驟停是各種賽事當中造成死亡的多數情況。心臟驟停留給救治的時間窗口僅有約4分鐘,日常生活中心臟驟停的救活率僅為1%,這是國內公共場所搶救設施不到位的直接結果。

而在第一反應保障的賽事裡,心臟驟停的救活率可以達到90%以上。廖育鯤表示,在一個野外的環境下建立一個完整的保障鏈條是價格不菲的,但如果把要求放低,只是完成從無到有的程度,有很多措施並不貴,即能一定程度上緩解風險造成的衝擊。

他認為,尤其是在國內大部分城市,很多應急資源本身並不需要特別高的價格,甚至是免費的。

比如此次出現在現場的藍天救援隊就屬於公益性質的救援組織。主辦方邀請公益救援隊提供保障,往往只需要提供來回交通、賽事期間餐食補給等必要後勤支持,不需要為救援服務付費。但問題在於,主辦方只安排他們在山下靠近起點的地方待命,並沒有把救援力量提前部署到明顯難度和風險較高的CP2前後,“主辦方如果事先對賽道風險有所評估,提前把救援隊部署在比較困難或風險較高的地點,例如本次越野賽段的CP1-3,就能大大縮短到達時間”。

“很多越野賽的做法,常常會在沿途的村莊找僱幾個當地的村民,戴著袖章在賽道邊上執勤就行,也花不了幾個錢。”這些覆蓋各個賽段的志願者、工作人員熟悉當地情況,在意外發生的時候可以提供及時幫助或指引,避免發展成災難。

事實上,在本次事故中,在藍天救援隊之後,來自附近村落的60多個村民接到通知後,帶著食品、棉被進山救人,以及途中偶遇的牧羊人,都成了救援中頗為重要的力量。

廖育鯤認為,主辦方完全可以提前動員這些人在關鍵地點等待響應。

但在白銀越野賽上,最困難的CP2-CP3賽段部分的補給嚴重不足,CP3甚至只有兩名負責打卡的賽事工作人員,沒有任何食品、藥品等物資。

陳盆濱認為,主辦方在選手賽前到達比賽地時才講解賽道和當地環境,其實效果不如提前發給所有人一段視頻,讓大家在幾個月時間裡慢慢學習。“把當地的氣候,地形,植被,以及可能遇到的突發情況,都提前告訴大家,這會讓選手有更直觀的認知。這也花不了多少錢。”

要完成這些前期工作,對主辦方最大的要求,就是意識到安全保障的重要性。

實際上,本次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已經是第四屆,參與者也遠不只是挑戰賽的172人,加上其他組別就有上萬人。這麼大型的賽事,現場甚至看不到一輛救護車。“這在近年越來越正規的馬拉松賽事中,難以想象。這就是幾萬塊的事情,他們真的是因為出不起錢嗎?”一位選手說。

越野賽天然具有危險性,但風險並非完全不可控。以往中國馬拉松比賽上,選手發生心臟驟停的救活率幾乎就是0。致死事件發生推動賽事組織方以及行業的發展,廖育鯤認為,如今全國馬拉松賽事,心臟驟停救活率最起碼有20-30%,做的好的能去到90%以上,這是馬拉松賽事安全保障能力提升的結果。

越野跑賽事也是如此。2009年,一場風暴突襲正在法國梅康圖爾舉辦的越野跑賽,造成3名選手死亡。在那之後,一批賽事組織者推動法國田聯編寫一套具體規則,為越野跑賽組織者提供安全方面的建議,並於次年發佈新的越野跑安全規則。

如今國際越野跑協會(ITRA)官網上就能直接下載一份詳細的中文版越野跑賽事安全指南,這份指南也正是在法國田聯越野跑安全規則基礎上改寫而來。

組織越野跑比賽中的醫療安全與急救計劃指南 圖片:ITRA官網

廖育鯤表示,如果要百分之百遵循規範,那肯定花費不少。但就算做不到100分,在有限花費下做到60分,也比“裸奔”要好太多。

比如在賽道設計的過程中,把難度最大的地形排除在賽道之外,或是控制在一個合理的位置、範圍之內;或是把賽道設計得離自然村落更近等等。這些指南手冊上明確寫出的措施,並不會帶來過多額外的組織成本,但對預防緊急安全事件和救助過程提供便利。

和錢相比,組織方缺乏基本的安全意識才是更致命的隱患。現在越野賽已經被按下暫停鍵。

6月2日下午,體育總局發佈通知,要求暫停包括山地越野賽在內的多項體育賽事,加快完善管理制度,健全標準規範,全面加強對體育賽事活動安全的管理保障。

這必將極大加速越野賽事的安全保障進程。正如沒有人願意看到悲劇發生,也沒有人願意看到戶外運動就此停滯。

關鍵字: 陳盆濱 馬拉松 馬拉松 陳盆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