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圍棋:末代皇帝溥儀融入集體的“催化劑”

這套圍棋在改造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過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記者在採訪時看到,在兩個缽狀帶蓋的棋盒中,分別盛裝著黑白兩種顏色的棋子,中間則是由12塊硬紙板拼接而成的棋盤,上方是一幅墨藍色的棋譜,印有“北京興華工業社出版”的字樣…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套圍棋:末代皇帝溥儀融入集體的“催化劑” 1

內容導覽: 溥儀,撫順戰犯管理所,末代皇帝,溥儀,撫順市

來源:遼寧日報(頭條號)

這套圍棋在改造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過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在撫順戰犯管理所舊址陳列館,陳列著一套年代久遠、樸實無華的圍棋,這套圍棋在改造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過程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記者在採訪時看到,在兩個缽狀帶蓋的棋盒中,分別盛裝著黑白兩種顏色的棋子,中間則是由12塊硬紙板拼接而成的棋盤,上方是一幅墨藍色的棋譜,印有“北京興華工業社出版”的字樣。

陳列館宣講員王雪告訴記者,溥儀曾協助日本帝國主義統治東北,最終將其作為戰犯而關押到撫順戰犯管理所。入所初期,往日養尊處優的溥儀不但生活不能自理,還因為內心惶恐而整天沉浸在將被處決的恐懼中。考慮到溥儀身份的特殊性,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學習上,管教幹部李福生都給予了他很大關注。在不斷的接觸中,李福生得知溥儀不僅愛好中醫,而且對圍棋也很感興趣。為了讓溥儀能夠融入集體,尤其是調動他參與改造的積極性,李福生請示上級批准後專門送給他一套圍棋。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套圍棋:末代皇帝溥儀融入集體的“催化劑” 2

“溥儀剛收到圍棋時很高興,對著棋譜研究了好多天。”王雪說,圍棋畢竟是兩個人的活動,其他戰犯因為溥儀的身份都以不會為由百般推脫,“李福生見到這樣的狀況,就主動走到溥儀身邊與他對弈。”

起初,溥儀輸棋的時候動不動就悔棋、掀翻棋盤,甚至通過為難他人來發洩情緒。為了讓溥儀得到徹底改造,管理所就通過調整監房、外出參觀、安排學醫等一系列方法對其進行改造,終於讓溥儀意識到人是平等的個體,並認識到自己的罪行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災難。

一天,李福生與溥儀下了一盤圍棋,溥儀獲勝。回想以往的表現,溥儀不好意思地說:“僥倖,僥倖!”李福生鼓勵他說:“你最近棋藝長進很大嘛,不過比不上思想的進步大。圍棋就是增進我們友誼的橋樑,也是你融入集體的催化劑。”

在管教的撮合下,溥儀主動叫來弟弟溥傑對弈。過去的溥傑哪裡敢與溥儀平起平坐,就連一聲“兄長”都不敢稱呼。兄弟倆坐在圍棋旁的架勢,引來了很多偽滿戰犯圍觀。剛開始溥傑只守不攻,基本平局的陣勢惹得其中一位觀棋人不滿:“這可不是溥傑你真實的水平吧!”

溥儀看著溥傑平和地說:“下棋不以真實的實力就沒有意思了,輸贏都不會影響你我的兄弟之情,要緊的是思想的進步。”接下來的局勢,薄傑步步為營,最終獲勝,溥儀連連誇讚弟弟棋藝高超,兄弟倆對視而笑。圍觀者紛紛議論:“今日的兄弟對弈替代了昔日的君臣之禮,溥儀的進步可真大啊!”從此,這副圍棋也不再是溥儀的專屬,他經常拿出來與大家分享,還時常抱著棋譜為其他不會下圍棋的戰犯講述圍棋的樂趣與奧妙。

“溥儀在1959年被特赦,獲得新生,成為一個自食其力、對祖國和人民有益的普通公民。這套圍棋則留在撫順戰犯管理所供其他戰犯繼續使用,也成為了末代皇帝融入集體的見證。”王雪說。

記者 : 田勇

關鍵字: 溥儀 撫順戰犯管理所 末代皇帝 溥儀 撫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