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追憶樑晶:真希望那天換我去 你回來

31歲的“跑神”樑晶倒在了白銀“致命馬拉松”中。他曾是過去三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冠軍。2012年,他發現樑晶的長跑特長,開始帶他集中參加馬拉松比賽,多年與樑晶亦師亦友…

內容導覽: 馬拉松,馬拉松,樑晶

樑晶。攝影:魏普龍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師父追憶樑晶:真希望那天換我去 你回來 1

記者 | 翟星理 實習記者 丁倩倩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師父追憶樑晶:真希望那天換我去 你回來 2

編輯 | 趙孟

31歲的“跑神”樑晶倒在了白銀“致命馬拉松”中。他曾是過去三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冠軍。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師父追憶樑晶:真希望那天換我去 你回來 3

安徽省合肥市馬拉松運動協會會長魏普龍是樑晶的教練。2012年,他發現樑晶的長跑特長,開始帶他集中參加馬拉松比賽,多年與樑晶亦師亦友。樑晶遇難後,魏普龍同樑晶的家屬一起飛去白銀。5月27日,魏普龍回到合肥的家中,開始整理樑晶生前交給他的獎盃和獎牌。樑晶遇難後,他向界面新聞深切回憶與樑晶的交往故事,以寄哀思。

以下是魏普龍的講述,內容經過了編輯整理。

樑晶是個神話和奇蹟

5月27日,我從白銀回來,整理樑晶的遺物,包括黃河石林2018、2019、2020年三屆的冠軍獎盃和獎牌。一邊整理,一邊控制不住流淚。樑晶每次比賽回來,都把他的獎盃和獎牌交給我。以前我把他的獎盃都亂擺,今天特意把它們找出來依次擺好。樑晶走了,我至今沒有從悲痛裡走出來,畢竟一條鮮活的生命沒有了。我已經回到家鄉,當我看到跟樑晶過去跑步的地方,我的眼淚就流下來。過段時間我要去山裡靜一靜,把心靈的傷結慢慢打開。我今年65歲了,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這種痛苦難以言表。

從景泰縣回來的時候,我把樑晶臨走前穿的短褲、背心、鞋子、還有登山杖都帶回來了。今天再把它整理一下。我以後想建個樑晶的博物館,展出他所有的東西,包括以前媒體對他的報道,把他的正能量傳遞出來。每個城市都有很多喜歡樑晶的跑友,他是當代青年的楷模、民間的英雄。他用“超馬”和越野創造了中國的奇蹟,樑晶屬於中國人、亞洲人,屬於全世界對馬拉松有愛好和追求的人。樑晶雖然走了,但他堅韌不拔的信念、持之以恆地精神留下來了。他的生命定格在馬拉松的道路上,他像里程碑一樣,激勵千萬馬拉松愛好者。

樑晶(右)與魏普龍(中)在一起。受訪者供圖

樑晶就是神話和奇蹟。2018年青海-甘肅的沙漠戈壁裡,他用85小時46分鐘跑完八百里,他跋涉的山峰被命名為“樑晶峰”。2019年在日本富士山舉辦的UTMF超級越野賽,168公里,樑晶獲得亞軍,是亞洲最好的成績。他還是12小時超馬和24小時超馬的保持者,以後幾十年很難再出現像樑晶這樣的跑者。

他跑馬拉松有先決條件

2012年,在合肥的奧體中心,我第一次見到正在跑圈的樑晶。當時,在合肥跑馬拉松的人也就十幾個。看見他就覺得他的體型適合跑馬拉松,他的個子、肌肉線條、心肺功能都特別好。1970年代我在合肥一中上學的時候就是體育健將,1976年我下放到農村做了體育老師,所以年輕人的身體條件如何,我一眼就能出來。別人跑的時候喘得不得了,但樑晶跑起來呼吸很均勻。他的心率一般都在每分鐘五十幾,這是一個超馬運動員先天的條件。當即,我就走上前跟他說很喜歡他,想教他跑步,樑晶當然很高興就答應了。從那以後,所有馬拉松的賽事我都把他帶著。

樑晶是個很樸實、很善良的小夥子,他說話語速很快,一開始我聽不懂,時間久了也就聽懂了。剛開始跑步的時候,樑晶總仰著臉往上看,擺臂的姿勢也不正確,我們跑馬拉松要身體微微前傾、步頻快、步幅小,我對他做了糾正,慢慢地,他跑步姿勢就正確了,就越跑越快。

2014年2014年5月31號,合肥(巢湖)全國馬拉松的跑場上,和外國選手一起比賽,樑晶跑了第三名(口誤,實際是第四名)。全馬跑了2小時48分,這對中國馬拉松界來說,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拿到獎金,樑晶第一時間跑到我跟前。那次獎金髮的是現金,六七千塊錢,一百一張,他告訴我數量。我把獎金拿過來,我看到樑晶的手發抖,我能感受到樑晶的激動。當時樑晶還在工廠上班,三班倒,很辛苦,工資也不高。

樑晶。 受訪者供圖

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拿過這麼多獎金,他應該是在那時感受到馬拉松的魅力,跑的時候那麼多人給他歡呼,還能拿到這麼多錢,榮譽感在樑晶心中有啟蒙的作用,他說突然感覺到生活充滿積極向上的(能量),充滿了希望和憧憬。我鼓勵他,只要勇往直前、認準目標,未來一定能拿更多獎金。這麼多年,馬拉松、“超馬”和越野賽加起來,樑晶跑了有三四百場,我覺得巢湖這次比賽是樑晶馬拉松生涯中一個大的轉折。他在當時便意識到原來馬拉松這麼美妙,在萬馬奔騰的腳步中,在年輕的朝氣中,樑晶找到了他的價值和意義。

他跑起來像獵豹一樣

自此,樑晶在馬拉松圈子算是橫空出世。我帶著他到處跑,今天跑北京,明天跑上海,那幾年,沒有那麼多書和渠道獲得跑馬的知識。樑晶的跑馬經驗是在實踐中慢慢積累的。2014年8月30號是秦皇島國際馬拉松,那天天氣特別熱,樑晶跑完全程一瘸一拐的挪到我跟前,襪子從他腳上脫下來的時候,都被血糊住了,樑晶的腳趾蓋在跑步過程中被掀掉了。那時侯我們才知道,跑馬拉松時,鞋子應該穿大一碼。樑晶平時穿41碼的鞋子,跑馬應該穿42碼的鞋子。我經常跟樑晶交流,敢於超越自我、挑戰自我,持之以恆的、堅持不懈,慢慢往前。樑晶之所以能為這麼好的跑者,就是這麼多年,像蜂巢一樣,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師父追憶樑晶:真希望那天換我去 你回來 4

開始跑馬拉松的時候,我們過得很艱苦。大概在2015年前後,我們參加北京馬拉松比賽,北馬人山人海,賓館住宿價格翻兩番。我們四個人住一個房間,好在房間鋪著地毯,我跟樑晶兩個人便打地鋪。馬拉松是單調枯燥的運動,它要求的是自律、恆心,還有好的心理素質。樑晶跑馬拉松,除非特殊情況下才會棄賽。以我對樑晶的理解,他不是這種性格。我經常跟樑晶講,做人要永不放棄,生命不息,奔跑不止。我們身上都有那種血性、野性和狼性。

平時訓練,樑晶的付出是常人付出的數倍,合肥最高的地方是一座叫IFC的金融大樓,不算地下3層有60層高,我們健身房9點半關門,關門之後我倆覺得還不過癮,就到IFC大樓來爬樓,健身房的運動量把身體活動開了。在金融大樓,我們從負3層爬到60樓,再從60樓坐電梯下來,因為下樓傷膝蓋。我倆下來之後再爬一次。

奔跑中的樑晶。受訪者供圖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師父追憶樑晶:真希望那天換我去 你回來 5

樑晶跟我訓練從來沒喊過苦。有一天晚上,我起來上廁所,樑晶房門虛掩著,我看見裡面有微弱的光,我知道他不睡在玩手機。我推開他房門說:“樑晶,你睡不著是麼?你看今晚月色這麼美,我們到二中去。”那是我家對面的合肥二中,它有一個小操場。樑晶對這樣的加訓從來不找藉口推辭,我跑10公里後停下來,他接著練習變速跑,甩起來就是60圈,一圈400米,這就是跑24公里。我們平時的訓練也在這裡,我經常跟他開玩笑說我們兩個人把鐘錶跑睡著了,從晚上8點多跑到晚上12點。一兩點鐘的情況也有。

樑晶曾經6個小時就把100公里跑完,你說他是人還是神?我最不願提這次石林的百公里馬拉松,它其實已經舉辦過3屆了,樑晶每一屆都是冠軍,這次要不出這個事故,(我相信)他依然是冠軍,他跑起來就像一匹獵豹一樣。

2017年二月份,春節剛過20多天,我和樑晶去參加連雲港連島12小時超級馬拉松。就是給每個人12小時,看能跑多遠。跑前一天的晚上,我倆坐硬臥去連雲港。樑晶心很細,每次給我買下鋪,給他自己買上鋪或中鋪。早上6點多鐘,我倆到連雲港站,天剛矇矇亮。我倆坐上公共汽車直到比賽現場連島。連島是個旅遊區,它每年都舉辦馬拉松,樑晶每年都是冠軍。

早上7點半開跑,有些人在七八個小時的時候就棄賽了,跑到最後就他一個人在跑,一般說已經第一了不用跑了,但樑晶還在拼命跑,他要突破他去年的成績。連島環島一圈10公里多,樑晶要轉15圈,他可以跑157公里。跑完6點半,天已經很冷了。黑燈瞎火的,樑晶還在跑,結果失溫了。最後一圈,他經過我跟前,大聲說 “我失溫了”。

因為樑晶跑得很快,我趕緊讓組委會衝好紅糖水,開著車送過去給他補充熱量。我小跑著給賽道上的樑晶披上衣服。這一圈跑完,樑晶倒在我懷裡,我用大衣裹著他,他渾身直抖,牙齒也不住地打顫,一句話也講不出來。我用我身體的溫度把他慢慢緩過來,緩過來我把他攙扶到小山頂的賓館中。我知道這個天氣的惡劣,早上出門的時候我沒斷賓館的電源。樑晶進了暖和的房間,才完全恢復過來。

最後一面

在石林比賽前一個周,我還見到樑晶,那會兒他從江西比賽回來,拿著冠軍獎盃來看我。但那天,訪客來了一波又一波,我沒顧上跟他說話,現在回想起來,那天樑晶站在一旁悶悶不樂,總感覺有什麼話想跟我說,那彷彿是個預兆。但到現在我也不覺得樑晶走了,我覺得樑晶出去比賽去了,他馬上就回來了,回來又把獎盃帶給我。

5月22號,聽說白銀馬拉松出事的時候,我在家裡很著急,四處打探樑晶的消息。晚上12點多,樑晶妻子劉銀給我打電話,她說“師父,樑晶沒事了,被一個農民救下來,正在窯洞裡烤火,您早點休息”,那之後我才放了心。23號早上五點多鐘,我起床,在馬拉松基地,清點物品,準備馬拉松博物館開門,迎接參觀者。7點多鐘,我接到樑晶父親的電話,電話那頭,他已經哭腔了,他說,“大哥,樑晶出事了”。這個簡直是晴天霹靂,我當時整個人都蒙掉了,我當即和樑晶的家人一起趕上10點半的飛機,下午一點鐘到蘭州,坐上組委會的車3點左右到景泰縣。我們一刻不能耽擱地要求立即見到樑晶的遺體。

後來我看見了樑晶,他躺在那裡,穿著短褲、背心,膝蓋爛掉了,身上有傷,我說,“樑晶,你醒醒,師父來了”。我抱著他,想讓他活過來。

去年夏天,我們在蕪湖繁昌的體育館,樑晶跑100公里,國家體育協會都來人了。當時場館溫度快到40度,我覺得太熱了,要求延期到傍晚,但結果對方不同意。樑晶還是跑了,跑到60多公里,腳步一直晃,並且開始嘔吐。這樣跑下去肯定會休克,我攔住他,說我們不跑了,這才停下來。假如5月22號我出現在賽場,我肯定會給樑晶做補給、做保障,我看到這種氣候,我會強制樑晶棄賽,所以我現在很自責。繁昌是太熱,到40度,景泰是太冷。可能這就是天妒英才。

樑晶不僅是個跑者,他還是個很善良的人。這次一個跑友跟我講,有次他們一起去飯店吃飯,飯菜上晚了,這位跑友比較急躁,對服務員大發脾氣,樑晶攔著他,說“人家服務員也不容易,都是打工的,大家的自尊都是相同的,不能傷別人自尊”。服務員向樑晶深深地鞠了一躬,說“謝謝大哥,幫我解圍”。這位跑友這次也去景泰了,他跟我回憶起來這件事,說樑晶非常善良。

樑晶(左)與跑步前輩在一起。受訪者供圖

培養樑晶的女兒當接班人

說我是樑晶師父我不承認,我跟樑晶是良師益友,兩人是互相成就。我們出來跑馬拉松,無話不談,我們聊人生觀、價值觀,怎麼去努力地工作,怎麼朝著自己的目標奮鬥。我經常跟樑晶講“咬定青山不鬆口”。我年紀大了,落伍了,樑晶便教我網絡時代的一些知識。我跑步的時候的喜歡聽歌,尤其是汪峰的歌。我不會下載,樑晶隔幾天把我手機拿過去給我更新歌單,他知道我跑步的時候聽哪些歌能更有動力。

後來樑晶經常到我家來,春節我也會去樑晶家,我們形同父子。他每次比賽回來先來我家,把他贏得的獎盃獎牌拿給我,我們馬拉松基地有個博物館,裡面一多半是樑晶的獎盃和獎牌。跑馬的人營養很關鍵,他來我這,我給他做紅燒肉和魚、煨老雞湯。樑晶的妻子也是我徒弟,兩人結婚的時候,我是他們的主婚人。在慶典上面,樑晶的父親樑宏對在場所有的觀眾說“會長對樑晶恩重如山,樑晶,從此以後,會長不僅是你的良師,也是你的義父”。在場的人們鼓掌一片。

我前幾天一直活在那種迷糊的狀態中,回來後慢慢地調節自己,讓傷痛慢慢地癒合。我給樑晶寫了一首詩悼念他:“假如生命可以置換,樑晶,我去天國,你回來。我老了,你還年輕,你還有很多事情,中國超馬和越野還有很多桂冠等待你去爭取,而我只是夕陽下的一個老人。”

我現在更多地朝前看,時光對我來說沒有多少年了,我想把樑晶的孩子培養起來。樑晶的女兒才兩歲,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把我所有的本領都傳授給樑晶的女兒,把她培養成像她爸爸一樣的馬拉松接班人。這也是我的精神寄託,否則總活在失去樑晶的悲痛陰影下,我只有樹立目標,才有活下去的動力,

我現在隨時等待景泰那邊的召喚,一旦他父母叫我,我會飛過去,把樑晶的後事料理好。和他爸爸一起,把他的骨灰帶回來。讓我的愛徒早日從異鄉回到自己的故鄉、入土為安,這就是我最大的心願。其他話我什麼都不想說了。

關鍵字: 馬拉松 馬拉松 樑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