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巡球員日記12:經歷生死的達蒙 感恩生活每一刻

約爾-達蒙(圖/Getty Images)。聽起來很奇怪,我已經很久沒有在高爾夫上那麼掙扎了。在過去的三、四年裡,我在美巡賽上表現得十分從容,因為在那段時間裡,我的成績相當穩定…

內容導覽: 美巡賽,斯科特,達蒙,高爾夫,斯科特,美巡賽,癌症

當我今年年初成績不是很好的時候,我竟然有點享受。聽起來很奇怪,我已經很久沒有在高爾夫上那麼掙扎了。在過去的三、四年裡,我在美巡賽上表現得十分從容,因為在那段時間裡,我的成績相當穩定。

也許這種樂觀的態度來自於我過去的生活。我在2005年因癌症失去了母親,我哥哥在2009年也得了癌症,但他康復了。兩年後我被診斷出患有同樣的疾病,這讓我很快就停下了腳步。當我開始打職業高爾夫時,我的整個世界就在我的指尖上。這讓我體會到每一刻有多麼的珍貴。我現在會對我正在做的事情更加感恩,更享受生活中的小事,比如美味的食物和好的高爾夫球場,我也學會了享受那些不那麼有趣的時光。癌症使我知道我需要做什麼,那時候我練習得不多,很多事情你一生只會經歷一次。而對於很多人來說,能真正做到這一點的機會也不多。

這是一個醒目的信號,這種經歷使艱難的時刻變得不那麼困難,高爾夫不是生與死。我的癌症讓我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吞下柏忌很糟糕,三推也很糟糕,但在一般情況下,這並不重要。我的好勝心強,仍然會感到沮喪,但當我晚上把手放在枕頭上時,高爾夫只是高爾夫,一切都會好起來。

我的這種做法很大程度上來自我的父母,他們都打高爾夫。我父親是差點,他痴迷於這項運動,家裡有世界上所有有關高爾夫的書和所有的訓練工具。我媽媽也很厲害,作為一名教師,她有暑假,所以我們會開著小貨車到處旅行。她從未錯過我的任何一場比賽,在我比賽時會做詳細的記錄,這樣我們就可以把這些記錄發給我爸爸並一起討論。如果我打得好,我就會得到星巴克小零食的獎勵。我記得當時我們住的酒店不是很好,有時我們會在夜裡開車。不過,那都是美好的回憶。

达蒙的婚礼(图/达蒙提供)
达蒙的婚礼(图/达蒙提供)

今年三月,我在科拉萊斯·蓬塔卡納度假村俱樂部錦標賽上贏得了我職業生涯的第一場美巡賽,簡直是夢想成真。當我獲勝時,許多原始的情感開始迸發。這是我在頭腦中想象過的許多場景之一,然後我的最後一推就推進了。很多細節我記的並不清楚,在我奪冠之後的幾分鐘,我一直處於震驚狀態。我現在已經看了足夠多的視頻,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看這些視頻的時候很有趣。

你或許已經見過很多次了,妻子和孩子們在球場上,在最後給他們的父親或丈夫一個擁抱,這是我最喜歡的事情之一,那是一個非常酷的時刻。那場比賽是我在美巡賽上的第111場比賽,我已經到了十分需要一場勝利的階段,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想法在我的腦海中佔了很大分量,我總覺得是時候要獲勝了。在我獲勝之後,我有很多情緒想要釋放,正如大家在18號果嶺看到的那樣。

我的妻子羅娜能在場與我一同慶祝真的很酷,因為她陪伴著我走過了一段非常漫長的旅程。她令人難以置信,我很幸運我的生活中能夠有她。當我們相遇時,我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職業選手,試圖在小型巡迴賽中獲得成功。我有一個很好的贊助者,他在高爾夫方面為我做了很多事情,但我不想每個月都向他索要房租和其他花費。羅娜有兩份工作,而我當時的收入基本上是負數,可以說是一文不值。因為她必須支付房租和其他生活費用,她早上起床後,並不總是高興地去工作,一份工作結束後她會回家呆幾小時,再出去做晚上的工作。她有時每週要工作70個小時,因為這是讓我打職業高爾夫的前提。沒有她,我就不會在這裡。

她仍然鼓勵我在高爾夫上做得更好,我做得不好的時候,她甚至會批評我。2014年1月,她給了我200美元,當時我連續第五年錯過了Q-School的第二階段資格賽,我很沮喪。我情緒低落,不知所措,像一個流浪漢一樣坐在沙發上,什麼都不做。有一天,她回到家,說 “喬爾,我不在乎你做什麼,不在乎你打不打高爾夫球,不在乎你洗不洗碗。但你不能像這樣坐在我的沙發上,什麼都不做。我更希望你能打高爾夫,因為你很擅長,這是你應該走的路。”所以用她給我的錢,我找到了一個叫斯科特·薩基特的教練,他在猶他州相當受歡迎。我認為斯科特沒有告訴我任何我不知道的事情,但我卻在第二週就贏了,兩個星期後,我又贏了。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裡,我賺了5萬美元,並在那個夏天前往加拿大,贏得了我的第一場美巡加拿大賽勝利,後來又贏得了獎金王的稱號。這很瘋狂,因為在那之後我再也沒有見到過斯科特,我不知道是他的作用,還是我從沙發上重新振作給了事情轉機。

约尔-达蒙(图/Getty Images)
约尔-达蒙(图/Getty Images)

羅娜當然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我的球童吉諾·博納利也是如此。他從小就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主持了我和羅娜的婚禮。他在長時間離開妻子和兩個孩子的情況下,付出很多精力,也犧牲了很多。

吉諾和我早在2014年夏天就開始了合作,當時我在加拿大贏了幾次。在我成為獎金王那晚,他開始為我執筆寫郵件,讓我進入光輝國際巡迴賽。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他說他想成為這段旅程的一部分,幫助我達到目標,他不想在我進入美巡賽時,才成為我的球童。很多人只想進入美巡賽,因為那裡的收入很可觀,但他卻全力以赴,幫助我在光輝國際巡迴賽上起步。我把他晾了一陣子,大概在頭兩個月,我告訴他,他不能做我的球童,因為賺不到足夠養家的錢,但他仍然堅持了下去。而我想的卻是,如果我僱用他,總有一天我需要解僱他,而我不想解僱我最好的朋友。我告訴了他這一點,他說完全沒問題,如果我真的需要解僱他,那就在我們吃著披薩和啤酒的時候解僱。於是我們一同走上了這段旅程,這是我所做的最好的決定之一。

在我們第一次贏得美巡賽的時候,有他幫我揹包真的太棒了。通過這場勝利,我的期望值發生了變化。在這場比賽之前我的期望值很低,因為我打得不好。自從我10年前成為職業選手以來,每一年我的排名都有所提高,從美巡加拿大賽到光輝國際巡迴賽,現在又到了美巡賽。如果我能夠繼續這樣下去,那麼偉大的事情就會發生。你可以在其他方面有所改進,也許你的心理方面要變得更好,也許你的作息時間要變得更健康,這些事情加起來,總會讓你有所進步。我不知道我是否需要那場勝利,但我一直認為它始終會降臨。贏得首勝意義重大,我知道我可以做到這一點,因此我想贏得規模更大、水平更高的比賽。決賽輪的感覺是相當讓人上癮的。你的腎上腺素激增,所有人的祝賀等等,都是令人上癮的、有趣的。你會想要贏得越來越多的比賽。

關鍵字: 美巡賽 斯科特 達蒙 高爾夫 斯科特 美巡賽 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