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聯盟組建工作提速 人員調整或迎新高層補強

記者程善報道 職業聯盟何時成立。”這是5月19日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針對職業聯盟籌建進程的最新回覆… – 中國足球新聞

中國足球新聞 職業聯盟組建工作提速 人員調整或迎新高層補強 1

內容導覽: 中國足球新聞,亞洲盃,足球,陳戌源,職業聯盟,亞洲盃

記者程善報道 職業聯盟何時成立?“職業聯盟千呼萬喚該出來了。”這是5月19日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針對職業聯盟籌建進程的最新回覆。不過陳主席的回覆,再次受到媒體和球迷的質疑,畢竟從陳戌源初次就此作出承諾至今,已是接近兩年過去了,今年三級聯賽確實是在職業聯盟籌備組的高效統籌下穩步推進,但至今“職業聯盟”還沒有正式掛牌、沒有正式名分也是事實。

那麼,這次陳主席的承諾是否有具體進展做依據呢?答案是肯定的,本報瞭解到,職業聯盟籌備組管理層正在面臨最新的調整,不出意外,一位具有豐富賽事主辦協調管理經驗、也具有各地體育局資源的“新人”將進入職業聯盟籌備組,牽頭加速職業聯盟的組建。

陳戌源在總結職業聯盟推進緩慢的原因時,提到了三點,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事權劃分清楚。聯盟做什麼?足協做什麼?執行過程中的議事規則是什麼?為什麼說聯盟組建過程比較長,其中花了很多時間在研究這個問題,必須在成立之前研究清楚,不能不說清楚,然後在運行過程中憑個人好惡和感覺去處理,肯定要出問題。”陳戌源說到的事權關係,也恰恰是職業聯盟籌備組這次出現人事調整的一個原因。

首先,在疫情下開展聯賽,職業聯盟需要協調的事情可不僅僅是三級聯賽內部的問題,比如確定賽區,需要的是與當地政府和體育局的充分協調和溝通,需要動用的是政府資源,職業聯盟在這種溝通層面上並不對等,更多需要中國足協甚至更高層的出面,未來如果恢復主客場賽制,那更需要三級聯賽所在城市政府的支持和協作,這不僅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也需要有相關資源;其次,今年從中超聯賽開始,出現瞭如滄州雄獅、河南嵩山龍門這樣的,由政府牽頭進行股權改革的俱樂部,這應該也是聯賽未來的一個趨勢,國務院足改方案裡明確提到:“優化俱樂部股權結構。實行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鼓勵俱樂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場館等資源投資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資來源結構,推動實現俱樂部的地域化,鼓勵具備條件的俱樂部逐步實現名稱的非企業化。完善俱樂部法人治理結構,加快現代企業制度建設,立足長遠,系統規劃,努力打造百年俱樂部。”方案既定,那麼未來幫助更多俱樂部進入這種模式、協調這種股權類型俱樂部的管理,也都需要加強和各地政府和體育局的溝通。在職業聯賽越來越仰賴政府力量的今天,單純的投資人聯盟,很難達到發展壯大聯賽的目標。

中國足球新聞 職業聯盟組建工作提速 人員調整或迎新高層補強 2

聯盟既需要有聯賽專業辦賽管理經驗的人,也需要有政府資源的人,此前職業聯盟籌備組的兩位領導,劉軍主要負責競賽層面的工作,黃盛華主要負責商務運營層面的工作,兩人的工作作風紮實穩健,在投資人普遍心態低迷情況下確保三級聯賽框架、做好爭議比較大的裁判管理、在體奧動力退出後重新做好聯賽轉播權分銷,今年這幾項關乎聯賽進程的重要工作,職業聯盟籌備組都給出了合理處置,也因此確保了三級聯賽的正常開展。無論是每輪聯賽後及時公佈的賽事統計,還是對相關賽事違紀的及時處理,甚至是對爭議判罰申訴的及時公開,都體現了職業聯盟籌備組嶄新的工作作風。但在這個過程中,職業聯盟籌備組也越來越意識到,未來在政府層面的資源上需要補強。

目前看來,最有可能加入職業聯盟籌備組來補強這個環節的人,是史強。目前擔任亞洲盃中國組委會祕書長的史強,曾在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工作,乍看他的履歷,會令人感覺他進入亞洲盃中國組委會之前,似乎跟足球並無太多關聯,而事實上早在2004年亞洲盃期間,史強就曾經以工作組成員的身份參與了重要的組織協調工作。2015年,為推動落實《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史強在國務院成立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工作,期間,多次赴各職業俱樂部走訪調研,積累掌握大量一手材料,並參與研討制定相關配套政策;裡皮擔任國家隊主帥期間,總局成立備戰2022世界盃工作組,史強也是其中重要成員。2019年,史強參與2021年世俱杯和2023年亞洲盃籌備工作,擔任籌備辦祕書長,2020年10月,擔任2023亞洲盃組委會祕書長。如此看來,他在足球方面的閱歷和工作經驗相當豐富。

和史強接觸過的人都知道,此人喜歡足球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常年堅持看球、踢球。在足球上有想法。最重要的是,總局辦公廳的工作經歷、亞洲盃組委會的工作經歷,都讓史強與國家相關部委、總局各司局、各省市級體育局建立了非常順暢的溝通渠道。中國職業足球未來的各項重要舉措,都離不開在各地的落實展開,或多或少都需要跟各地政府打交道,而職業聯盟的帶頭人如果是各地方體育局長的“老朋友”,對工作的幫助價值也就可想而知。

也許有人認為,職業聯盟既然代表各俱樂部的利益,聯盟的帶頭人自然也要來自俱樂部。其實這種想法反而是對自身資源的制約,未免有些狹隘,輪值主席的制度看似合理,但在當前的現實之下,並不能保證政策的連續性。如果史強最終在職業聯盟上任,那麼他是一個具備專業能力、政府資源,並且與各傢俱樂部沒有利益糾葛的領導,而且一旦最終在聯盟上任,他也必將與之前的工作做徹底切割,職業聯盟的獨立性無需擔心。

“情商高,可以聽取不同意見,團結各方面的力量”,是亞洲盃組委會內部對史強的評價,作為各方利益集合點的職業聯盟,各方具體意見和訴求也難免出現分歧,尤其需要一個能夠平衡協調多方面矛盾的掌舵者。

史強所具備的這些特點,應該是他被認可的重要因素。截至本報發稿時,相關任命還未宣佈。另有消息說黃盛華可能離開職業聯盟,但此消息並未得到聯盟籌備組的確認,黃盛華從職業聯盟籌備至今的工作成效和貢獻有目共睹,聯盟需要他。

更多內容請登錄足球報的官方網站:www.zuqiubao.info

關鍵字: 中國足球新聞 亞洲盃 足球 陳戌源 職業聯盟 亞洲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