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杆封喉力壓懷特 元老世界冠軍利利盼重返職業

在職業賽場沉寂兩年後,元老世錦賽冠軍大衛·利利已將目光投向Q School,試圖證明自己的實力足以留在世界斯諾克巡迴賽。兩年前他通過Q School獲得職業資格,從而登上世界斯諾克巡迴賽WST的職業舞臺…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杆封喉力壓懷特 元老世界冠軍利利盼重返職業 1

內容導覽: 斯諾克,懷特,懷特,斯諾克,巡迴賽,世錦賽

在職業賽場沉寂兩年後,元老世錦賽冠軍大衛·利利已將目光投向Q School,試圖證明自己的實力足以留在世界斯諾克巡迴賽。

2019年,43歲的利利登陸世界斯諾克巡迴賽WST,首次獲得職業選手身份,但他的職業之旅沒走幾個月,就因肩傷泡湯了,2020/21賽季結束後他因成績不佳降級。但在本月初,他在元老世錦賽強勢奪冠,有了重新出發的動力。

來自泰恩威爾的利利今年45歲,是一名保險理賠員,也活躍在業餘斯諾克賽場。兩年前他通過Q School獲得職業資格,從而登上世界斯諾克巡迴賽WST的職業舞臺。

“在職業賽場的第一個賽季我就開始肩膀痛,只有打某幾桿球時才會疼,出杆會有痛感經過脖子,我就為了避免疼痛而放棄那些出杆。”利利透露自己初期遭遇傷病的情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找理療師和脊椎治療師花了不少錢,但完全沒作用,我就開始陷入焦慮,精神上崩潰了,帶著消極的情緒去打比賽,打得很差又很尷尬。”

“第一次因封閉政策停賽對我來說是幸事,因為我可以不打球,肩膀得到休息舒緩已經舒服多了,我想這應該就是職業病的那種傷,因為我從打職業前的一週練八小時變成一天連八小時了。幸運的是,現在這個傷已經不會給我造成太大困擾。”

利利在巡迴賽的首個賽季只贏了5場比賽,第二個賽季則有所進步,還在英格蘭公開賽打入32強的路上擊敗肖恩·墨菲,不過這一切都不足以讓他在上賽季結束後保住職業資格。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杆封喉力壓懷特 元老世界冠軍利利盼重返職業 2

“直到在元老世錦賽打到決賽的那個週末我才決定要再去一次Q School,試試把職業資格拿回來,”利利說,“我感覺自己還有沒辦完的事,我知道自己能打多好,但我在巡迴賽中真正打出實力的次數用一隻手就能數過來。”

“我給妻子打了電話,她支持我打職業,還說我應該放手去做。現在我集中精神備戰Q School,希望我能順利晉級,沒有傷病地好好打兩個賽季。”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杆封喉力壓懷特 元老世界冠軍利利盼重返職業 3

利利通過選拔賽事獲得元老世錦賽的正賽席位,來到斯諾克聖地——謝菲爾德的克魯斯堡劇院。他說:“我到這除了打出好的表現之外,就沒有其他任何期待了,也沒什麼目標。起初我發覺很難適應那種電視轉播的等光,之後適應了就進入狀態了,就彷彿一切都是從天而降的。”

他先後淘汰了菲利普·威廉姆斯、肯·達赫迪和帕特里克·華萊士進入決賽,最終5比3擊敗吉米·懷特,還是用單杆69分終結的比賽,將1.5萬英鎊的獎金收入囊中。“真的是欣喜若狂,高興至極,最刺激的是用單杆終結比賽,而不是一點點碎步爬過終點。獎金也很可觀,很高興在關鍵時刻展示出自己的實力。”他說。

讓利利遺憾的是,他無法與一個人分享這份喜悅——斯坦·錢伯斯。錢伯斯是英格蘭東北地區備受尊重的教練,在過去50年內指導教學了無數青少年,是對利利的斯諾克生涯影響最大的人,但他在本月初不幸逝世。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杆封喉力壓懷特 元老世界冠軍利利盼重返職業 4

“我剛開始打斯諾克時,父親對我很嚴厲,要是打丟簡單球他會呵斥我,斯坦則是會維護我的人,當了我很多年的教練,”利利回憶道,“他就是東北地區的代表人物,大家都會無比想念他。我參加了他的葬禮,見到不少新老面孔。”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一杆封喉力壓懷特 元老世界冠軍利利盼重返職業 5

關鍵字: 斯諾克 懷特 懷特 斯諾克 巡迴賽 世錦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