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腸草:失溫容易被人忽略的危險

在開始今天的話題之前,先問大家一個問題:您覺得最高什麼樣的溫度能夠凍死一個人。其實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的答案,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所處的環境不一樣、所處的時間長短不一樣、身體狀態不一樣…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斷腸草:失溫容易被人忽略的危險 1

內容導覽: 斷腸草,熱量,斷腸草

在開始今天的話題之前,先問大家一個問題:您覺得最高什麼樣的溫度能夠凍死一個人?其實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的答案,因為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所處的環境不一樣、所處的時間長短不一樣、身體狀態不一樣。。。。。。諸多的不同因素也就導致了結果的不同。但是有一點至少是可以明確,在特定情況下,零度以上,甚至是10°c以上,凍死一個人絕對不是天方夜譚!

先跟大家講個我自己的親身經歷:

2011年9月中旬,時值夏末,陝西關中地區的綿密降雨已經持續了大半個月,降雨量是自1982年洪水以來所少見的。在那個時候我和西安的醬鋪相約去穿越鰲太,計劃線路是從鸚哥柴胡山村上山,從塘口下山。第一天早上吃過早飯,我倆正式開始徒步穿越,當天打算從海拔800米的柴胡山村出發,到達海拔2700多米的平安寺。出發後不久天上就一直飄著小雨,沿途時有塌方。在雨中走了大約走了兩三個小時,汗水、雨水、霧水、露水把身上從裡到外,從上到下都給打得透溼,走在山道上,呼嘯的山風不斷吹拂,之後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首先感覺渾身虛弱無力,眼睛有點發黑,但因為是夏天,我根本就沒朝著失溫想,當時腦子裡一直在想什麼原因,照說我體能不算太好,但也不差,這點路程還不至於把我累趴;要是低血糖的話也說不過,早上明明吃得不少;身體又沒有別的問題。此前的戶外經歷中還從來沒有過類似的體驗,我分析來分析去,覺著還是可能消耗太大,也許是低血糖,所以掏出士力架吃了一根,又就著水壺裡的飲料(冷的)吃了半塊巧克力,可這一切都沒有太大的效果。到後來我冷得像被扔進了冰庫一樣,渾身抑制不住地強烈顫抖,甚至連手杖也無法握住,走路都感覺老想往地上躺,我最後突然想到,會不會是失溫,可這季節夏天都還沒過完啊!同年元旦時候穿越鰲山,零下20多度的天氣我都沒覺著這麼凍過。雖然此前從來沒有過失溫的感受,但是我知道如果真是嚴重失溫會很危險,所以一旦判明瞭原因我就努力盡快掙扎到下白雲寺,在避風的大殿裡和同樣失溫的醬鋪兩人點燃了柴火爐,脫下溼衣物烘烤,順便燒了滿滿一壺開水,喝了熱咖啡,吃了一些乾糧,總算是緩過氣來。即便如此,這次失溫消耗了我大量的體能,後來導致沒有能夠穿越成功到了大文公廟就下撤了。這算是我第一次領教失溫的威力,如果以前有人跟我說,零上10°能凍死一個人,我不會相信,但是經歷這次失溫之後我對此不再有懷疑。

在大多數朋友眼中失溫興許並不算什麼大事兒,不就是冷嘛,多穿點衣服,穿厚點的衣服就解決問題了。事實真是如此簡單嗎?我們首先來明確一下什麼叫失溫:按照度孃的解釋,失溫,也叫做低溫症,是指人體熱量流失大於熱量補給,從而造成人體核心區溫度降低,併產生一些列寒顫、迷茫、心肺功能衰竭等症狀,甚至最終造成死亡的病症。這裡需要說明的是,核心區是指包括大腦、心肺等核心生命器官,而不是四肢和體表皮膚。手指頭腳趾頭長凍瘡之類的傷害並不是失溫。

瞭解失溫是什麼之後,我們再來了解下什麼狀況可能會導致失溫,前面提到了,很多人認為失溫就是冷,就是因為溫度低導致的,對,他們說得沒錯,溫度低確實是導致失溫的一個重要原因,但並非全部。大家在中學物理中學過,熱傳遞的方式不外乎三種:傳導、對流、輻射,人體正常體溫是37°C,本身就是個熱源體,因此也會與外界進行熱傳遞作用。起風時我們通過對流方式與外界進行熱傳遞、游泳時我們身體的熱量通過傳導方式與水發生熱傳遞、即便靜止不動我們身體同樣會通過輻射向外傳遞熱量。根據這三種熱傳遞方式,我個人的看法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溫度、溼度、風力,這三個因素是人們日常生活中導致失溫最常見的直接原因,三要素當中只要有兩個因素出現狀況就有可能會出現問題。

我們來舉幾個例子:

1、以前面我的親身體驗來看,那次穿越過程中,溫度其實不低,至少在10°C左右,按照一般人的經驗,這樣的溫度出現失溫難以想象,但是在溫度、溼度、風力三因素中,溼度和風力起了作用:全身溼透、山上風大,讓我在夏末季節出現了嚴重失溫;

2、據調查,泰坦尼克號失事後的短時間裡,有相當部分人處於存貨狀態,而他們當中大部分人並不是被海水淹死,而是在冰冷的海水中給凍死的,這當中溫度、溼度起了關鍵作用;

3、2012年冬,三位遇難的戶外愛好者在穿越鰲山的時候不幸遇難。冬季的鰲山山頂氣候非常惡劣,低於零下20°C是常態,加上它是中國地理南北交界線,所以山上風力也是相當迅猛,這三位遇難的戶外愛好者倒在了溫度和風力的雙重襲擊之下;

外界環境的溫度並不一定能體現人們對溫度的真實感受,比如夏天35°C的時候,我們會覺著熱,而吹著風扇,儘管此時外界溫度依然是35°C,但因為風把我們散發的熱量加速帶走,所以就會覺著涼快許多。溼度和溫度對人體體感溫度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我們具體來看看到底有多大:

首先,我們來看看溼度對體感溫度的影響:

溼度跟水有關,水是很好的熱傳遞導體,當人體處於水的包圍中,熱量散發的速度是在靜止空氣中散發速度的25倍!冬季最佳溼度應該是在0%~60%之間,如果是氣溫較低且溼度大於60%,空氣溼度每增加1個百分點,體感溫度下降大約0.2°C。

下雨時空氣相對溼度至少是在80%以上,按照以上的規律來看,如果外界溫度是3°C,那麼遇上下雨,若相對溼度是85%,那麼這種環境下體感溫度大致是在3°C-(85-60)X0.2,也就是在-2°C左右。這還是在光下雨,沒有風的環境下的體感溫度值,如果加上起風,那體感溫度還會降低。之所以為什麼不少北方人冬季來到南方反而覺著更冷,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南方的相對溼度遠遠高於北方的緣故。

风力级数表。
风力级数表。

其次,我們來看看風力對體感溫度的影響:

風,用對流的方式將人體熱量加速散發,其作用也是不可小覷

第一個表是風力等級表

從這個表當中我們可以看到,六級風時速達到38.88-49.68公里,七級風時速可達到50.04-61.56公里,而在戶外,在山裡,我們遇到6-7級的風力是經常可能遇到的。

第二個表是風寒效應表

從風寒效應表來看,如果外界溫度在-5°c的時候,風力達到六到七級,也就是50公里左右的風速,體感溫度會驟然下降到-15°c!!我們完全可以想象,2012年冬季鰲山上遇難的戶外愛好者,他們行走在大約-15°c到-20°c的秦嶺山頂,遇到的風力至少是7級,他們的體感溫度大約是在-30°c左右,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數字!

這裡我們還只是分別提到溼度和風力對體感溫度的影響,試想一下,如果是溼度和風力同時發生作用,那麼可想而知體感溫度會下降到什麼地步。

前面提到了溫度、溼度、風力對體感溫度的影響,接下來我們瞭解下從開始失溫到死亡,整個過程會分哪幾個階段以及各個階段人體的相應表現。失溫過程按照人體核心區的不同溫度分為四個階段:輕度失溫、中度失溫、重度失溫、死亡

輕度失溫(人體核心區溫度37~35.55°C)

這個階段是屬於剛剛開始失溫階段,身體會感到寒冷,渾身不停顫抖,但是顫抖還處於可控範圍,手腳會感到僵硬和麻木,一些細緻的手上工作無法完成;

中度失溫(人體核心區溫度35.5~33.88°C)

這個階段屬於中度失溫,身體感到強烈的寒意,渾身劇烈顫抖並且無法用意志進行有效抑制,有較強的疲倦乏力嗜睡感,反應力下降,手無法完成一些最為基本的動作和工作,走路有可能磕磕絆絆,說話也開始變得吐詞不清含含糊糊;

重度失溫(人體核心區溫度33.88~30°C)

這個階段就非常危險了,人的意識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因此反而對冷的感覺變得很遲鈍,或者說根本感覺不到太冷甚至不覺得冷,從活動能力變差逐步發展為喪失活動能力,站立和行走困難,甚至是無法站立和行走,語言表達能力部分或完全喪失,身體從劇烈顫抖發展為間歇性顫抖,間歇時間越來越長最後不再發生顫抖;

死亡階段(人體核心區溫度30°C以下)

從30~27.77°C,人體基本上處於死亡邊緣,全身肌肉僵硬捲曲,脈搏和呼吸微弱難以察覺,喪失意志以至於昏迷,這個時候外界稍微一點衝擊都有可能導致心臟微顫而停止跳動,在這個階段的最後結局就是死亡。

以上是從輕度失溫到死亡的整個過程,在最初的輕度失溫和中度失溫階段,低溫症患者還可以憑藉自身產生熱量來予以改善,但是如果在前兩個階段沒有引起重視而進入重度失溫的話,低溫症患者光靠自身已經是無法產生熱量來維持生命了,在這個時候如果他人對患者沒有進行正確的處理,那就極其危險甚至是導致患者的死亡,因為在最初兩個階段沒有引起重視從而導致失溫死亡事故的例子也已經不少了,所以我們必須在自己或者隊友發生失溫的苗頭的時候就及時予以處理。

前面提到了產生和影響失溫的因素以及失溫的過程和表現,大家對失溫的危害性也有了一定了解。俗話說,防患於未然是規避風險最好的方法,我們不僅僅要學習當失溫發生之後應該如何正確處理,更應該掌握如何做才能避免失溫的發生,這才是最科學合理的方法。前面提到了,失溫主要是溫度、溼度、風力等幾個主要因素相互作用導致,那麼我們要規避失溫的風險,就需要在這幾點上做文章:

首先,溫度方面,什麼樣的季節選擇什麼樣的穿戴,做好保暖物資準備,這點很是重要。冬季出行之前,甚至是春夏秋出行到自然條件很嚴苛的線路,我們都應該提前瞭解線路的天氣狀況、氣象資料、可能會出現的氣候變化等,根據這些情況來進行相應的物資準備,否則就有可能在嚴寒的天氣下出現衣服沒帶夠或帶得不對路的情況發生,導致衣物無法抵禦寒冷從而出現失溫;

其次,溼度方面,戶外出行的時候很多人,尤其是一些裝備黨總是會把目光和注意力集中在什麼衝鋒衣、羽絨服、軟殼等容易引起注意的中層和外層著裝上(按三層著裝法進行的劃分),光顧著防雨防雪,光顧著保暖,而忽略了大量出汗而可能引起的失溫風險,忽略了貼身內衣的選擇和準備。寒冷天氣下的戶外活動,保持身體乾燥,這點非常重要!對此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呢?

第1、千萬不要穿棉質的內衣在高寒線路進行大運動量活動,這樣的話很容易導致出汗打溼貼身內衣,而且棉織品很吸汗,不容易導出從而引起失溫,在這種線路,我們的最佳選擇是快乾排汗的內衣;

第2、在行動過程中一定要注意衣物的增減,很多人喜歡在寒冷季節徒步的時候穿得厚厚的,生怕自己會在路上著涼,結果沒走多遠,渾身上下被汗水打溼,這樣的人大有人在。我自己的經驗是,在高海拔和高寒地區徒步,一定是在出發前就將保暖的衣物脫下放在隨身攜帶的小包,然後穿著薄薄的長袖快乾T恤或者加一件透氣很好的外套,這樣做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會覺著有點涼,但是不會出汗。每到一個休息的地方,不管休息時間有多長,我立馬取出保暖衣物給加上,避免著涼和失溫,一旦再次開始活動,我又會脫下保暖衣物,雖然感覺繁瑣一點,但是這樣做的結果是:基本上從頭至尾我的貼身衣物始終保持了乾燥!2011年元旦秦嶺徒步的時候,白天溫度大約在零下18°C左右,加上風力的影響,體感溫度非常低,但即便是這樣,在行走過程中我都只穿了一件T恤,外套一件衝鋒衣,身上一直處於乾燥狀態,所以沒有覺著有多冷;

第3、建議活動過程中多給自己備一套快乾內衣褲,一旦身上的衣物被汗水、雨水、河水打溼,可以有備用,而不用穿著潮溼的內衣導致失溫發生;

再次,風力方面,如果遇上大風天寒冷天氣出行,做好相應的防風防護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保暖的帽子、手套、圍脖、防風衣、厚襪子、防風面罩、甚至是風鏡等都是大風寒冷天氣出行的必備物品。暴露在外的身體器官過多,面臨的風速越大,身體熱量也就會相應的加速散失。

當然,除了這些提到的方法之外,不要讓自己體能透支,用食物和熱飲隨時補充身體熱量等也是非常有用的預防失溫的方法。

好了,前面提到了如何預防失溫,那麼萬一很不幸,那些預防措施都失效了,自己或者同伴已經失溫了,我們應該怎麼做?我們需要再次地明確一點,失溫是指身體的核心部位和核心器官失溫,手腳凍傷,體表皮膚溫度下降,這些都不能算作是失溫。在發生失溫的時候我們最需要做的是:儘量阻止或者減緩低溫症患者身體核心區域熱量散失,用各種方法提升患者身體核心區域的溫度!

如果遇到失溫,我們應該這樣做:

第一、想辦法將失溫症患者與低溫(在野外這點難以做到)、高溼、大風等因素隔絕開來,包括:將失溫症患者轉移到乾燥、背風的地方避免讓患者進一步暴露在潮溼和大風環境裡、安置的時候注意不讓患者直接躺在冰冷的地上、脫下患者被打得透溼的貼身衣物、做好頭部的防寒保暖工作等;

第二、輕度和中度失溫階段:

1、自身產生熱量途徑:低溫症患者可以通過一些方法自身產生熱量,比如讓其喝溫熱的糖水、吃點易於消化的碳水化合物類別的食品、緩解之後再攝入蛋白質和脂肪類食品以提供長期熱量。

2、外界物理提供熱量途徑:

A。可以由身體健康的同伴貼身用體溫幫助恢復;

B。可以用溫熱的水袋或水杯放在患者身體核心區域如頸動脈、大腿根部、腋窩等部位幫助恢復體溫;

第三、重度失溫階段:

重度失溫的患者,自身已經很難產生熱量,更多的是需要外界力量的幫助,除了參照輕度和中度失溫的處理方式外,必要的情況下還需要用到心肺復甦急救。但需要強調和注意的是:重度失溫患者心臟跳動非常緩慢和輕微,對外界力量的反應非常敏感,甚至在搬動患者的時候動作過大都會導致心跳停止而導致死亡!所以心肺復甦急救,尤其是心臟按摩,必須是在確認脈搏和心跳已經結束的情況下才能進行,否則適得其反!當然,用嘴將熱氣吹入患者體內也是一種提供熱量的方式。

失溫的處理,我們記住,一定是針對身體核心區域而言,因此在進行處理的時候要注意不要犯以下的錯誤:

1、給低溫症患者飲酒,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很多人認為喝酒之後身上會暖和,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觀點,因為酒精本身並不能給人體提供多少熱量,但是它能刺激血管的擴張,促進血液循環,飲酒之後血液循環加快,主觀上是感覺暖和,其實只是加速了身體熱量的散失,用飲酒的方式來取暖,實際上是飲鴆止渴;

风寒温度表。
风寒温度表。

2、把外界輔助熱源用於四肢而不是主軀幹和頭部,這是錯誤的。有人一摸低溫症患者的四肢,發現冰的不行了,立馬將熱水袋拿去溫暖四肢,其實這樣做會加速讓主軀幹部位的溫暖血液流向四肢,帶走熱量,從而使得核心部位的熱量加速散發;

3、採用滾燙的輔助熱源,這是不可取的。輔助熱源的最佳溫度是在人體體溫上下,過於滾燙的熱源,會導致患者被燙傷,結果成了前門拒虎後門進狼的局面。

最後再跟大家分享一個我自己對失溫的處理案例:

2012年端午節,我組隊前往西昌俄爾則俄穿越,隊伍總共七個人,四男三女,除了一位女隊員是剛參加戶外不久外,其他都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老驢子。這次的穿越活動我們請了兩位當地經驗豐富的彝族嚮導,從靈山寺後山上。出發的時候本以為有兩位嚮導加經驗豐富的隊員這次活動會非常順利,結果出發當天也是遇到下雨,上到山上還起了大霧。第二天從海拔3700的黑海子營地開始穿越的時候,雨霧依然持續,難辨東西,加上滿山杜鵑林叢林密佈,兩位嚮導在帶著我們走了幾個小時,爬升到接近4000米的時候他們也迷失了方向,兩位嚮導就讓我們原地等候,他們前行探路。

我核對了下隨身GPS,我們原地休息等候的地方到當天的計劃宿營地直線距離只有1.8公里,但是山崖陡峭難以翻越,並且周遭全部是原始森林,沒有任何道路,於是我們只有等待嚮導的探路。在等待過程中,那位女隊員就出現了狀況:因為雨霧和汗水,她全身上下已經溼透,原地停下之後呼嘯的山風一吹,冷得全身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臉色變得很難看。因為我頭一年在秦嶺已經有過了失溫的體驗,在這種情況下,我當即決定全隊下撤,其他有隊員有點不甘心,畢竟到宿營地直線距離只有1.8公里了。但是因為我們身處沒有路的原始叢林,繼續上的難度很大,又不知道前路究竟如何,所以繼續前行該隊員無法撐下去,於是我堅持叫回了嚮導全隊下撤。

下撤過程中,雖然海拔在降低,但是那位隊員的狀態越來越差,離頭天紮營的黑海子營地還有幾百米路程的時候,她完全崩潰掉,根本沒有力氣繼續行走。這種情況下我把我和她的包交給嚮導揹回營地,讓其他隊員先走,提前把我帳篷支起來,我陪著她在後面慢慢走。最後的路程,她基本上已經半昏迷了,老是往地下倒,我連扶帶抱帶她走完最後的百來米,此時隊友已經把我帳篷搭建好,防潮墊也已經充好氣。我把她安頓在帳篷裡,其他女隊員把她的溼衣服脫掉換上了乾衣,再給她套上了1000克的羽絨睡袋,還搭上其他隊友的羽絨睡袋,即便如此她也是處於神志恍惚的狀態,躺下半小時身體都一直沒有任何回暖的跡象。期間我一直抱住她用自己的身體幫她恢復體溫。此時先回來的嚮導已經燒好了熱水送過來,我兌了紅糖水讓她喝下,再用水袋灌了水,用厚衣服包著放在她左腋下、胸口。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個半到兩個小時,她總算是回過了氣。

此次該隊員的失溫非常嚴重,回到營地的時候已經是介於中度失溫向重度失溫過渡的邊緣。回頭總結,我感到非常慶幸:

首先,我很慶幸自己頭一年在秦嶺上有過失溫的可怕體驗,慶幸自己有基本的戶外技能;

其次,我很慶幸在發現隊員有失溫苗頭的時候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選擇——立刻下撤,即便有隊員不情願,但是如果在當時那種環境下堅持前進,或者晚點做決定,很可能就以悲劇收場了;

第三,我慶幸自己處理正確:將患者轉移到安全地方(帳篷裡)、讓患者換下了溼衣物、用身體幫助患者恢復體溫、喂患者溫熱的紅糖水、用溫熱的熱源為其取暖。。。。。。即便是隊員失溫已經非常嚴重,最終成功渡過危險;

總結:

作者的亲身经历。
作者的亲身经历。

失溫是可怕的,而且是非常容易被人給忽略的。當我們在戶外一旦發現失溫的兆頭,就一定要引起高度的重視,來不得半點的馬虎和輕視。當然,我們也不用太過緊張,只需要做到防患於未然,並且懂得一旦發生狀況後能正確處理即可。我們來到戶外,既要享受戶外帶給我們的樂趣,也要時刻警惕戶外的風險。希望每位朋友都能樹立起安全意識、掌握戶外技能,我想這就是戶外先鋒營的宗旨所在!

關鍵字: 斷腸草 熱量 斷腸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