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阿爾菲·博登坦言,在不參與世界斯諾克巡迴賽WST的那段時間裡他經歷了一些黑暗時刻,發覺沒什麼能取代競技的快感和巡迴賽中的友情…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1

內容導覽: 斯諾克,足球,巡迴賽,林恩,斯諾克

阿爾菲·博登坦言,在不參與世界斯諾克巡迴賽WST的那段時間裡他經歷了一些黑暗時刻,發覺沒什麼能取代競技的快感和巡迴賽中的友情。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2

博登在2019/20賽季結束後掉出斯諾克職業巡迴賽場,又在Q School第三站最後一輪輸給史蒂文·霍爾沃斯,一步之遙錯過重獲職業資格的機會。在脫離巡迴賽9個月後,44歲的倫敦人博登已為迴歸職業賽做好準備,報名參加了2021年斯諾克Q School。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3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4

“去年我說過要退役,無意再回來打球,”博登說,他是2009年的業餘世錦賽冠軍,還在2016年的英格蘭公開賽上打出147,“上賽季我本可以作為補位的業餘選手參加一些排名賽,但自尊心阻止了我,我不想在幾個月沒打球的情況下上場比賽。”

“然後辦元老世錦賽的傑森·弗朗西斯跟我聊了聊,讓我去參加了一項他們辦的選拔賽事,我很享受,這讓我決定再嘗試衝擊一次Q School,這三週我一直在訓練,當然沒有跑比賽的那種犀利程度,但在精神上我很清新輕鬆,仍然相信自己有能力留在職業賽。”

“如果我找回競技狀態,相信很多Q School的選手都不想和我交手。這項賽事很難打,也可能過不了關,我也得意識到這點。最讓我想念的就是競技感,參加比賽時你會覺得很刺激。我認識很多足球運動員,他們一輩子大部分時候都在競技,在比賽,停下腳步後都覺得很難受。”

“參加比賽時那種腎上腺素升高的感覺是替代不了的,在體育行業之外的人難以理解。我經歷過一段黑暗時期,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麼。也很想念巡迴賽和兄弟們的交情,我和大多數人相處得挺好,當然還有聯繫還能說上話。去年這一年我一直在通過電視看斯諾克比賽,比以往任何時候看得都多,這也是重新吊起我斯諾克胃口的因素之一。”

“疫情讓每個人都意識到以前我們是多幸運,我還因為跑去中國打比賽抱怨過,現在才知道那些比賽是多棒的經歷,還是一個和巡迴賽兄弟們一起出行跑比賽好機會,我現在很想再去那裡打球。曾經我把這一切都看作是理所應當。”

除了斯諾克,博登還致力於兒子林恩剛起步的足球生涯,這一年的大部分時間裡,他一直在一些關乎未來的重大決策上幫助16歲的兒子。“林恩在阿森納呆了十年,我們決定讓他繼續踢下去,”博登透露,“我與學院經理普爾·默德薩克進行了多次坦誠的談話,阿森納想讓林恩留下來,但顯然比賽不好踢,隊裡還有一些比他更受重視的同位置青年選手。”

“考慮到他的發展道路,我們感覺最好是讓林恩去一個更有希望踢上一隊的俱樂部,這是個非常大膽但也是非常正確的決定。我們考察了八傢俱樂部,林恩在利物浦度過了非常棒的一週,還去了熱刺、沃特福德、伯恩茅斯以及一些其他地方。我們一到布里斯托流浪者隊,林恩就覺得這個隊很適合他,從教練組到打法上都是,所以他決定留在這。”

“對他來說這是很重大的一步,我相信他會為儘快踢進一隊而努力,他的實力足以應對頂級聯賽。他也很不容易,被有的俱樂部拒了也流過淚,但這都是必經之路,他必須為自己渴望的而戰,這些經歷會讓他站穩腳跟,我打算搬家到布里斯托,到那繼續支持他。”

近幾個月博登找到了生活的新方向,他協助成立了一家乳製品公司,服務範圍涵蓋倫敦北部地區成百上千個家庭,除此之外他還考慮以教練或經紀人的身份更加深入地參與足球運動。

不過,斯諾克是他目前的首要任務,世界排名最高達到38名的他補充道:“我的渴望回來了,在我還是職業選手時對訓練有些厭煩,可現在很享受訓練的過程,要是能回到職業賽場那就最好了,要是回不去那就希望我的排名夠高,以便能在一些職業賽事作為補位選手參加,再或者可以去打一些元老賽。”

“很高興我除了斯諾克還有很多別的選擇,就算我回到世界斯諾克巡迴賽,以我的年紀可能也就能打幾年了,未來我終究要在某個時刻徹底封杆。”

2021年Q School將在5月27日在英國謝菲爾德的龐澤福治國際體育中心揭幕,連辦三站,每站四強選手以及兩位排名最高的選手可獲得職業資格,共計14人。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5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博登退役後復出 難忘斯諾克重燃熱情報名Q School 6

關鍵字: 斯諾克 足球 巡迴賽 林恩 斯諾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