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韋星:讀王陽明奪應氏杯 圍棋也是傳統文化

唐韋星,貴州貴陽人,中國圍棋職業九段,圍棋世界冠軍。棋風均衡,曾獲得第18屆、24屆“三星杯”世界圍棋冠軍,第8屆“應氏杯”世界圍棋冠軍…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唐韋星:讀王陽明奪應氏杯 圍棋也是傳統文化 1

內容導覽: 貴州,27°黔地標,圍棋,唐韋星,貴州

嘉賓名片

唐韋星,貴州貴陽人,中國圍棋職業九段,圍棋世界冠軍。棋風均衡,曾獲得第18屆、24屆“三星杯”世界圍棋冠軍,第8屆“應氏杯”世界圍棋冠軍。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27°黔地標》創立的10年,也是貴州發展的“黃金十年”。貴州這10年的發展,說說您最有親身感受的是哪些方面?

唐韋星:我7歲離開家鄉,上京學棋,成為職業棋手後又往返於全國各地參加比賽。最近10年,對於貴州最大的感受,應該是經濟發展和基礎設施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比如家門口的花溪大道,經過幾年的改建擴寬了很多;南明河水也變得清亮;花溪十里河灘還有天河潭風景區我也很喜歡去。以前在外面,不少人對於貴州的印象大多是環境不錯但經濟落後,但現在很多人都向往來到貴州旅遊。從全國來看,貴州經濟發展的勢頭也很不錯。我想這種印象的改變,是這些年來貴州人的努力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方方面面。我對於經濟的具體數據沒有研究,但是作為從2000年就出門在外的棋手,對這種別人給家鄉的評價和印象的改變,還是很深刻的。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個體的成長與腳下土地和時代背景密不可分。這10年,您參與到了貴州哪些重大事件中?或者您的個人事業與貴州發展有怎樣的同頻共振?

唐韋星:這10年,我從一名新銳棋手成長為世界冠軍,為貴州獲得了三個圍棋世界冠軍,也獲得了貴州省2016年十佳運動員榮譽,成為十二屆貴陽市政協委員,自己感覺為貴州省和貴陽市還是做出一些貢獻的。我想,我能取得這些成績,離不開各位領導和關心體育事業的朋友們的支持。因為有家鄉人民的支持,所以我能在圍棋事業上有所成就。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您讀過《27°黔地標》或者接受過她的採訪嗎?有著怎樣的小故事?

唐韋星:不久前的3月,《27°黔地標》刊發我的一篇關於陽明心學的讀書筆記。圍棋不但是智力運動,也是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一部分。我讀王陽明的《傳習錄》,書中的一些理念對我影響很深,讓我在下棋中丟棄私慾,只保留正常的慾望。在那之後,我就獲得了第8屆“應氏杯”的世界冠軍。所以文化是潤物細無聲的東西,關鍵時刻可以派上大用途,《27°黔地標》也是這樣的存在。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10年間,《27°黔地標》從最初的文化週刊,擴展成文旅融合傳播和活動傳播的多元化平臺,除報端之外,天眼新聞文化頻道也成為網絡傳播載體。在新時代,傳統媒體都面臨挑戰,同時發生改變。您的行業也一樣吧,您這10年經歷的最大挑戰和自我更新是什麼?

唐韋星:對於我來說,每一次的世界比賽決賽都是一次重大挑戰,最大的一次應該是2016年的“應氏杯”。除了具體的比賽之外,圍棋人工智能AlphaGo的出現,給圍棋行業和我個人都帶來了很大沖擊。傳統的圍棋理論和訓練方式都面臨重建,競爭更加激烈。每個圍棋人都要在科技的浪潮下自我革新,現在大家初步適應了新的圍棋時代。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作為《27°黔地標》的老(新)朋友,在她10週歲之際,您對她有怎樣的寄語?

唐韋星:希望《27°黔地標》和我們一起共建更好的貴州。

天眼新聞文化頻道:說說您接下來的人生計劃吧?

唐韋星:我今年馬上要出一本書,講述的是我的學棋經歷,和學棋中的思考,迷茫以及感悟。和圍棋專業書籍不同,就算不會圍棋不瞭解圍棋的朋友,也可以把我的這本書當做故事來看。其中一些獨特的思考,也許對讀者能有所啟發。然後,今年6月15日我要進行第六次世界比賽的決賽,對手是21歲的韓國第一人,我希望能下出不後悔的棋。

輯錄/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曹雯

圖/受訪者提供

刊頭設計/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趙怡

文字編輯/陸青劍

視覺/實習生 盧錢沙

編審/李纓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唐韋星:讀王陽明奪應氏杯 圍棋也是傳統文化 2

關鍵字: 貴州 27°黔地標 圍棋 唐韋星 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