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曾高薪求購阿聯大韓周鵬 被拒後發展青訓

題:高薪求購三雄不得 浙江稠州走上“青年軍之路”。2015年,方俊剛剛擔任俱樂部總經理不久,投資人曾經有意高薪求購3位國內一線球員,走廣東宏遠俱樂部創建之初依靠老將帶動球隊發展之路… – 中國籃球

CBA新聞最新消息 浙江曾高薪求購阿聯大韓周鵬 被拒後發展青訓 1

內容導覽: 中國籃球聯賽,周鵬,CBA,CBA聯盟,周鵬,CBA,阿聯,方俊

新華社北京4月13日電 題:高薪求購三雄不得 浙江稠州走上“青年軍之路”

新華社記者王鏡宇、王浩宇

不久之前,浙江稠州男籃俱樂部總經理方俊給記者講了一個小故事。

2015年,方俊剛剛擔任俱樂部總經理不久,投資人曾經有意高薪求購3位國內一線球員,走廣東宏遠俱樂部創建之初依靠老將帶動球隊發展之路。他們最早瞄準的目標是易建聯,為他開出了5年1.2億元人民幣的高薪合同。結果,易建聯的回覆是:如果我離開廣東,那就是退役了。

方俊和投資人接下來找了遼寧男籃的韓德君,對方的答覆是:我們這幫兄弟是從小打到大的,我想和他們一起拿總冠軍。

浙江隊的第三個目標是當時已是國家隊主力的周鵬。電話打給廣東宏遠的投資人陳海濤,對方半開玩笑地回覆說:您想要買周鵬呀?不如把廣東宏遠都買走吧!

講起這段往事,方俊感慨不已。他說,這次“挖角”不成的經歷,讓投資人和他看到了易建聯、韓德君、周鵬這樣的俱樂部標誌性人物的追求和價值,令他們很感動,也讓他們下定決心走重視青訓、自己培養球員的俱樂部發展道路。

2017年,浙江稠州俱樂部將原本執掌青年隊的少帥劉維偉提拔為一隊主教練,劉維偉率領的一批年輕球員迅速成為主力,善於發現和培養年輕球員的名帥蔣興權被請來輔佐劉維偉。經過3個賽季的歷練,浙江稠州銀行隊在2019-2020賽季掀起青春風暴,聯賽複賽後以全華班陣容強勢闖入CBA季後賽八強,在四分之一決賽中惜敗於遼寧隊。在本賽季的常規賽中,浙江隊穩居前列,目前排名第三位。

方俊提起往事,是有感於CBA聯賽愈演愈烈的“軍備競賽”。CBA聯盟和各俱樂部尋求財務健康和均衡發展聯賽,自2020-2021賽季開始實施工資帽制度,這個賽季CBA各俱樂部本土球員工資支出的上限為4400萬元。然而,據方俊瞭解,仍有幾家財力雄厚、國企背景的CBA俱樂部高薪挖人,有的單賽季總投入達到了三四億元人民幣。據方俊估算,CBA俱樂部單賽季平均虧損額度在六七千萬元,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俱樂部收入減少,聯盟分紅也下降了一半左右。如果“軍備競賽”繼續升級,CBA聯盟的很多中小俱樂部和民營俱樂部的生存會更加困難。

CBA新聞最新消息 浙江曾高薪求購阿聯大韓周鵬 被拒後發展青訓 2

“CBA聯盟的優秀球員就那麼點,池子裡的魚就那麼幾條,現在應該有更多的人往池子裡放魚苗,而不是都想著去釣魚。”方俊說,他希望更多的CBA俱樂部加大青訓力度培養本土球員,為中國籃球培養更多可用之才。

方俊還告訴記者,在工資帽制度開始實施之後,傳聞有的俱樂部通過提供較高數額的“簽字費”來吸引球員加盟。類似“簽字費”的操作方式有可能避開“工資帽”的約束,如何防範監督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CBA俱樂部總經理也同意方俊的這個觀點,認為CBA俱樂部應該加大對青訓和本土年輕球員培養的力度。他說:“你看看常規賽排在前六左右的隊伍,都是比較重視青訓的隊伍。那些花錢買人的俱樂部,成績波動比較大,效果並不理想。”

在籃管中心負責CBA聯賽運行的時期,也曾出臺過限薪措施,後來因為各方面的原因不了了之。在2017年8月舉行的CBA公司財務及薪酬委員會會議上,有關限薪和註冊轉會制度的改革成為重要議題。當時,與會的俱樂部投資人和總經理明確提出,要積極推進設置工資帽、鼓勵各俱樂部自主培養年輕球員、推出球員標準合同等工作。經過幾年努力,“工資帽”制度終於得以實施。

CBA聯盟運動員發展總裁張弛表示,“工資帽”制度要想發揮作用有兩個重要前提,一是球員合同標準化,二是有效的監管措施。目前,CBA聯盟90%以上的球員合同已經是標準合同,但仍剩下不到10%的存量老合同需要一定時間來消化。此外,在本賽季結束之後,CBA聯盟將聘請獨立機構對各俱樂部的球員合同進行抽籤核查,待這次核查之後聯盟將對“工資帽”的作用和效果進行初步評估。

“部分俱樂部的擔憂不能說沒有道理。CBA聯盟和各俱樂部的財務健康和均衡發展是我們追求的目標,但在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中我們還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張弛說。

關鍵字: 中國籃球聯賽 周鵬 CBA CBA聯盟 周鵬 CBA 阿聯 方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