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因抵制而錯過1980奧運 如今參加東奧火炬傳遞

[共同社3月22日電]未竟的夢想以不同的方式實現——在25日將啟動的東京奧運聖火傳遞活動中,因日本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而成為“夢幻選手”的前奧運國家隊成員也將高舉火炬…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們因抵制而錯過1980奧運 如今參加東奧火炬傳遞 1

內容導覽: 聖火傳遞,奧運會,火炬,奧運,日本,奧運會,聖火傳遞

[共同社3月22日電]未竟的夢想以不同的方式實現——在25日將啟動的東京奧運聖火傳遞活動中,因日本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而成為“夢幻選手”的前奧運國家隊成員也將高舉火炬。雖然41年前的遺憾仍然揮之不去,但他們都以積極心態迎接聖火傳遞。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著名的柔道輕量級選手柏崎克彥(69歲)在奧運代表選拔賽前一天得知日本抵制的決定。他懷著“先贏下比賽,把遺憾和傷心留到今後”的想法挑戰比賽並拿到了參賽資格,但當時的心情“至今仍無法形容”。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們因抵制而錯過1980奧運 如今參加東奧火炬傳遞 2

柏崎當時在茨城的縣立高中任教。賽後,他一邊猛灌啤酒一邊在頭腦中整理思緒:“奧運會究竟是什麼?該怎樣對學生們講?”然而並沒有想到能令人接受的答案。

後來他聽說在莫斯科奧運會上獲得金牌的對手這樣說:“日本選手沒有參賽的奧運金牌沒有價值。”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認識到讓奧運會成為所有人都能拼搏的盛會十分重要。

如今,柏崎正在中國山東省指導中國國家隊候選隊員等,聖火傳遞期間他計劃回國。他說:“希望我的孫子和學生能為我感到高興,也期待結束之後享受啤酒。”他打算放鬆心情參加火炬傳遞。

高一時入選日本體操女隊的相模原市小學教師津田(舊姓內田)桂(56歲)回想起抵制時的情景說,“我並沒有太過震驚”,只是“覺得奧運會也不過如此,感覺不到它的魅力了”,她並未把目標轉向1984年的洛杉磯奧運會,而是選擇了退役。

2013年東京申奧成功時她也沒有感到高興,直到第二年心態才有了變化。在與曾是莫斯科奧運會國家隊成員的朋友聊天時,她想到即使是為了避免再次出現抵制,也希望大家知道當時的情況。津田表示:“奧運會是和平的象徵。我想告訴大家,全力拼搏會成為人生的支柱。”

因為“希望以別的方式參與奧運”,田徑400米欄項目前選手長尾隆史(63歲)主動應徵火炬手。新冠疫情導致奧運會延期一年,但長尾樂觀地將其視為增加了準備時間,他堅持跑步和肌肉鍛鍊,還隨身攜帶消毒液,儘可能避免外出就餐和人流擁擠,細心地留意防疫措施。

長尾擔心如果有國家因為疫情不參加奧運,就會有選手和自己一樣留下遺憾。他希望東京奧運“能成為讓很多人覺得是有舉辦價值的盛會”。(完)

關鍵字: 聖火傳遞 奧運會 火炬 奧運 日本 奧運會 聖火傳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