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3月12日,在俄羅斯青年冰球聯賽(MHL)的一場比賽中,聖彼得堡迪納摩隊的後衛法伊祖特季諾夫被冰球擊中頭部昏倒在冰面上,入院搶救三天後不幸去世,年僅19歲…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

內容導覽: 冰球,翼裝飛行,冰球,跳傘

新浪體育 · 深度觀察

3月12日,在俄羅斯青年冰球聯賽(MHL)的一場比賽中,聖彼得堡迪納摩隊的後衛法伊祖特季諾夫被冰球擊中頭部昏倒在冰面上,入院搶救三天後不幸去世,年僅19歲。

雖然冰球選手穿著厚重的防護服和頭盔,但依舊沒能阻止這樣悲劇的發生。

在體育賽場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意外。

在激烈的對抗中,體育規則的完善,幾乎是伴隨著各種生命的代價。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2

究竟什麼運動發生的意外事故最多?哪項運動傷亡的運動員又最多呢?

1。 冰球足球的慘案

死亡的法伊祖特季諾夫,在本賽季開始的時候被任命為俱樂部的隊長。

當時他被飛來的冰球擊中太陽穴,立即倒在了冰面上。現場醫務人員對他進行急救後,又緊急送往雅羅斯拉夫爾醫院搶救。

在重症監護室中,醫務人員盡力挽救他的生命。不幸地是,經過三天的救治,依舊搶救無效,導致了死亡。

俄羅斯冰球聯合會(RIHF)、聖彼得堡著名的SKA冰球俱樂部都對法伊祖特季諾夫的去世,發表了聲明,向他和他的家人表達了最深切的哀悼。

眾所周知,冰球是冬季項目中身體接觸最激烈的運動之一。運動中的冰球,在比賽中的時速能達到160公里每小時,可以輕鬆將場上球員的牙齒擊碎。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3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4

現有的冰球項目保護設備,只能保護賽場上球員免受直接的傷害,但對這種遠距離被球擊中的防護,依舊會有百密一疏的縫隙。

頭盔可以阻擋大多數的直接打擊,但在被正面擊中的時候,只能部分緩解堅硬冰球所帶來的衝擊力。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5

一般冰球運動員會在頭盔裡戴一個保護耳朵的特殊塑料保護層,但法伊祖特季諾夫受重傷的時候,並沒有戴這樣的頭盔。

結果,冰球直接擊中了他的太陽穴。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6

現場醫護人員檢查發現,他的頸動脈也因這次直接命中而受到了很大的創傷。

這起意外發生後,不少專家呼籲冰球裝備製造商在製造防護裝備的時候,不應該只考慮到球員使用的舒適性,而應該更多地從保護安全角度出發來設計防護裝備。

無獨有偶,昨晚進行的歐聯杯淘汰賽同樣出現了慎人的一幕。

在格拉斯格流浪者和捷克布拉格斯拉維亞的比賽裡,流浪者主場0-2落敗,遭淘汰出局。

比賽中,這支蘇超豪門被罰下了兩人,其中前鋒魯夫因為亮鞋釘飛踹對方門將的臉,遭到了“直紅”極刑。

魯夫這次犯規可謂非常惡劣,他在拼搶時直接抬腳,鞋釘全踹在了對手門將臉上。

客隊門將被踢得正中面門後,當即血流滿面,不得不下場縫針。

2。 飛得更高

全世界傷亡率最高的體育活動是什麼?大多數人會舉出極限運動和競速類的賽車。

實際上,用“飛、潛、快”概括的3個項目,最為凶險。

人類一直羨慕能夠像鳥一樣飛翔。

所以翼裝飛行低空跳傘,就成為了體驗極度飛翔的手段。

之所以被稱作“低空”,玩這個的人起跳地點通常都比較低,主要有高樓、天線塔、大橋和懸崖。

這些跳傘者會穿著腳部以及手臂下方連接著“翅膜”的翼裝,在空中撐開四肢,利用氣流,進行翼裝飛行。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7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8

飛行者在自由落體時,先拉開連接四肢的蹼狀“飛翼”,進行滑翔。

降落到一定高度後再打開降落傘著陸,這種運動又被稱作“低空翼裝跳傘。“

從低空跳傘後到判斷合適的距離打開傘包,往往只有5秒進行反應,而且他們還經常要面對空中不穩定的氣流,這導致飛行者很難在空中調整姿勢和做動作。

高空跳傘運動員一般身上會有主傘和備份傘,但低空跳傘因為重量原因,只能攜帶一個傘包。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9

也就是,開傘必須成功,否則在偶然的0和必然的100%之間,就是生於死的抉擇。

去年5月12日,女大學生劉某就在天門山景區參加翼裝飛行,由於航線偏離隨後失聯。

六天後,搜索隊在山谷中找到了她的遺體。人們發現她就是因為降落傘未能打開,導致出現了悲劇。

當時遺體發現地點海拔高度約900米,距離其在空中直升機上起跳的位置直線距離約2000米,相對落差是1600米。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0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1

劉某作為翼裝飛行者在業內相當知名,曾在國外經過系統的翼裝飛行專業訓練,有數百次翼裝飛行和高空跳傘經驗。

但即便如此,一次“實戰”的偏差,就讓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一個叫做“Blinc Magazine”的低空跳傘愛好者論壇在對新人的提示版裡寫著,“如果你是第一次來這裡,請了解低空跳傘是一項危險的運動”。

在這個提示板上,有一份“死亡名單(The BASE Fatality List )”。

該名單上記錄著從1981至2019年,39年間373名因低空跳傘遇難的死者名字。

平均每年有9.5人,將自己獻祭給了藍天。

3。 潛得更深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2

除了飛得高,人類還希望像魚一樣游泳,征服水這種自然力。他們喜歡潛水,潛得更深。

巨浪衝浪和自由式潛水的風險,也相當令人窒息。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3

在穿越巨浪的過程中,衝浪者稍不留神就可能會迷失方向,被海浪拍打到礁石上,或者被一道巨浪拍打入水下3、4米深。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4

同時和強勁的水流對抗後,耗氧會加劇,衝浪者可能會短暫喪失意識。這時如果沒快速浮起或遊向兩邊,再被後浪淹沒,很大程度上會有溺亡的風險。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5

自由潛水被福布斯評為世界上第二危險的運動,僅次於低空跳傘。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6

潛水者需要不帶氧氣瓶,只屏住一口氣,潛入水下身體極限所能維持的深度,再用單程呼吸的氧氣安全返回水面。

在深海中,既要面臨無邊的黑暗,還有隨時擔心是否會窒息而亡。

根據“Divers Alert Network(DAN)”統計,從2006年至2011年,每年約有59名自由潛水者死亡。

在447起自由潛水事故中,有多達308人就此遇難。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7

這意味著,如果你發生了潛水事故,有75%的可能性是死亡。

詹姆斯·內斯特(James Nestor)在其撰寫的關於“自由潛水”的暢銷書《DEEP》中,談論了關於自由潛水的死亡率和安全性的問題。

他說:“在美國,每年1萬個自由潛水者中,就有20人死亡,比例為1/500。相比之下,低空跳傘的死亡率為1/60;而登山者大約萬分之一。”

4。 開得更快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8

與相對小眾的極限運動相比,幾乎每週都能看到的賽車,同樣奪取了不少人的生命。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19

遠的不說,2014年10月5日F1日本大獎賽,比安奇駕駛的瑪魯西亞賽車在7號彎撞上了蘇蒂爾的救援吊車。這導致他嚴重受傷,在9個月後不幸離世。

F1大賽71年的歷史中,已經有24位車手遇難。

這其中,就包括兩屆F1世界冠軍獲得者意大利車手阿斯卡利(Alberto Ascari),和三屆世界冠軍——巴西民族英雄埃爾頓-塞納(Ayrton Senna)

在美國著名的納斯卡賽車中,七屆冠軍戴爾·恩哈特(Dale Earnhardt)在2001年2月18日印第安納戴通納國際賽車場意外身亡。

當時他正在參加他心愛的戴通納500比賽。在最後一圈,恩哈特發生撞車,死於頭骨骨折。

1955年6月11日,勒芒24小時賽車發生重大事故,法國車手Pierre Levegh駕駛的奔馳300SLR賽車,追撞了Lance Macklin的Austin-Healey 100之後衝入看臺。

汽車被拋向空中,並斷裂成了三部分,大片碎片飛向人群,造成Levegh自己和83名觀眾當場死亡,120人受傷。

堪稱賽車歷史上一次最慘痛的悲劇。

作為雪地版的競速項目,高速滑行的雪車和雪橇,同樣對選手有著嚴格的考驗。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20

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開幕前幾小時,格魯吉亞無舵雪橇運動員諾達爾-庫瑪利塔什維利在惠斯勒訓練中意外摔傷,送醫後不治身亡。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21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22

在隨後舉行的開幕式上,全場默哀一分鐘,奧委會會旗也降半旗為他致哀。

格魯吉亞運動員入場時,都圍上黑頸巾,國旗上也掛上黑色布條,表達了對這名運動員的哀思。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23

運動員也是凡人,他們無論是在追求紀錄、榮譽、還是為夢想而奮鬥,都可能遇到傷病甚至更嚴重的傷害,即使無法完全避免意外事故的發生。

但各個項目都應該在每一次的事故後,總結經驗,力求避免事故,以及降低對人造成的傷害。

F1近年來引入的Halo系統,就是吸取了比安奇和馬薩兩次嚴重事故的教訓。

這個系統,在去年的巴林站中成功的保護了車手格羅斯讓的頭部,讓他在遭到了一次嚴重撞擊後,只有輕微的燒傷。

F1對安全的重視,正是建立在一次次事故後,不斷調查完善的基礎上。

但大眾最熟悉的足球,似乎對選手的保護反而不夠,一向被詬病容易造成老年痴呆的頭球,如今在球場上並沒有被加以限制,對危險動作的處罰也僅僅是淺嘗輒止。

像昨天那樣幾乎致人於死地的飛踹,也僅僅就是一張紅牌而已。

當年維維安-福在聯合會上的猝死震動全球,讓FIFA開始重視對選手的體檢。

此外,馬拉松也是高危項目,其在全球每年造成的人命損傷在8-10人左右。奧運會為了讓選手更加安全,降低了所有武道類對抗項目的打擊力度。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最危險的運動:飛潛快 玩這個平均每年死59人 24

體育運動,確實是人類為了征服自然力,讓自己變得更高更快更強的挑戰。

而這種挑戰,應該建立在知曉生命的可貴之上。

(葛思文)

關鍵字: 冰球 翼裝飛行 冰球 跳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