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長承認伍茲車禍案一件事做錯:老虎真睡著了?

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表示2月23日車禍現場,高爾夫巨星並沒有“明顯”跡象在酒精或者藥物影響下駕駛。“明顯”這個詞語在以前副警長討論伍茲的情況時,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從沒有著重強調過…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警長承認伍茲車禍案一件事做錯:老虎真睡著了? 1

內容導覽: 車禍,亞歷克斯,車禍

北京時間3月19日,洛杉磯縣警長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Alex Villanueva)表示泰格-伍茲上個月獨自駕駛休旅車發生車禍之後,執法部門並沒有給予他特別照顧,可是在車禍調查即將於未來幾個星期結束的時候,他提醒說他們也“得到了一些教訓”。

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表示2月23日車禍現場,高爾夫巨星並沒有“明顯”跡象在酒精或者藥物影響下駕駛。“明顯”這個詞語在以前副警長討論伍茲的情況時,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從沒有著重強調過。

警長然後轉到了藥物識別專家的話題上,指出“每一事件他們都會得到一些教訓”。藥物識別專家,也就是“DRE”,是指受過專業訓練,在車禍發生之後專門甄別司機是否受酒精或者藥物影響的人員,特別是情況不明顯的時候。伍茲在車禍之後並沒有經藥物識別專家甄別,因為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當時說沒有這種必要。

“迴應那些說老虎受到了與眾不同對待的人,他並沒有受到特別照顧,”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本週在接受《今日美國報》採訪的時候說,“我可以告訴你們:警察局內部需要更多藥物識別專家。我們需要聘請更多人,可是話說回來,那需要花錢。我們需要訓練更多人。我們將利用我們現有的資源進行訓練,以增加藥物識別專家的人數。

“明顯每個事件,我們都能得到教訓。我們可以將學習到的東西應用到未來的事件中,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好,更高效的機構。”他說,“這是我們需要做的事情之一。”

藥物識別專家通過12步評估司機的情況,包括質詢司機服用了什麼藥物,檢查眼睛以及重要特徵,不過常常是遠離車禍的地方,比如在醫院中。如果專家認為司機受到了藥物的影響,可以要求對司機進行血檢。

在伍茲的案子中,並沒有進行這樣的操作,因為警察局並沒有呼叫藥物識別專家,這也是為什麼《今日美國報》採訪法醫事故專家時,聽到他們質疑警察為什麼沒有這麼做的原因,畢竟現場已經留下了證據。

那一天,伍茲驅車駛離道路的情況,明顯可與他疏忽大意或者不省人事聯繫在一起。與此同時,伍茲後來還說他不記得自己駕駛過車子,至於車禍發生,他更不記得。

老虎车祸车辆
老虎车祸车辆

一方面,車禍遇害者頭部受傷,不記得撞車的一刻,並不罕見,另外一方面,伍茲本人佩戴了安全帶,安全氣囊也打開了。一個副警長提醒說伍茲面部有傷,右腿骨折,可是並沒有提到他頭部撞傷。警官後來形容說伍茲在他們抵達現場之後是機敏的,“頭腦清醒”。

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星期三補充說在沒有明顯跡象,以及其他受害人的情況下,他們那個時候更關心伍茲的身體健康。

“我們的焦點轉向了人道主義,你知道,保命什麼的,車禍落到第二位了,”他說。

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和其中一個副警長之前表示他們已經決定不申請搜查令,從醫院蒐集血液證據,按照當時他們的說法,他們沒有申請的理由。

專家表示車禍發生之後確定需要伍茲毒理性報告的關鍵時間很短。那個星期二早上7點左右,45歲伍茲驅車在一條下坡的公路上行駛,當道路向右轉彎的時候,他的捷恩斯休旅車沒有保持在自己的行車道上,反倒是衝過了路肩,進入中間隔離帶,然後撞到了標誌牌。接著他穿過了中間隔離帶,進入反向的道路上,然後離開了道路,撞到一棵樹,並開始翻滾。

撞到中間隔離帶之後,伍茲直線走了大約400英尺。如果他有意識或者分心,甚至只是淺睡過去了,專家預期能看到他的即時反應,比如減速、剎車,或者轉向回到道路上。

可是道路上沒有滑痕暗示他剎車,這樣的事情甚至在制動防抱死的情況下也會發生。與之相對,伍茲卻在直線上繼續行駛了400英尺,儘管車輛處於危急情況下。喬納森-查涅(Jonathan Cherney)是一位車禍專家,曾經擔任警探。他勘查了現場,對《今日美國報》說:“這好像是方向盤後睡著了的經典案例,因為道路拐歪,他的車輛卻在直行。”

《今日美國報》接觸的喬納森-查涅以及其他法醫都沒有參與洛杉磯縣警察局的調查。

在車禍發生之後,警察局已經申請了搜查令去獲取車輛“黑匣子”的數據,那應該可以揭示出伍茲開車多快,是否有剎車或者轉向。星期三《今日美國報》就此事進行了詢問,而警長回答說:“我們已經瞭解到一些事情,這十分重要。”

在今年的車禍之前,伍茲兩次在方向盤之後被發現不省人事。一次是2009年,當時目擊證人證實他駕駛休旅車在佛羅里達豪宅門外撞上了一棵樹和消防栓,而他當時沒有意識,甚至在打鼾。

2017年,警察在紀念日發現伍茲在方向盤後邊睡著了。警察懷疑他醉酒駕駛,因此逮捕了他,而之後的毒理性報告揭示說他身體中有安眠藥,另外還有別的藥物。伍茲後來進入診所接受服藥方面的指導,並且承認一項較輕的罪名:魯莽駕駛。

本次車禍發生之後,伍茲住院三個星期。他星期二在推特中宣佈他回家了。他感謝了醫護人員。“我會在家中康復,每天都要努力更強壯一些,”他在聲明中說。

亞歷克斯-維拉努埃瓦星期三暗示調查基本上已經結束了。

“未來幾個星期,我們將完成整件事,”他說。

(小風)

關鍵字: 車禍 亞歷克斯 車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