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記者陳永報道 12月18日,中國足協發佈了《關於進一步推進足球改革發展的若干措施》,堪稱本屆領導班子的行動綱領,其中,國足、聯賽、聯盟和青訓四塊引人關注,而引發熱議的,正是這擴軍計劃… – 中國足球新聞

內容導覽: 中國足球新聞,中乙,中甲,國家隊,中超,中甲,職業聯賽,中乙,足協

稿件來源:足球報

記者陳永報道 12月18日,中國足協發佈了《關於進一步推進足球改革發展的若干措施》,堪稱本屆領導班子的行動綱領,其中,國足、聯賽、聯盟和青訓四塊引人關注,而引發熱議的,正是這擴軍計劃。

措施  到2023年,中超擴大到18支參賽隊,中甲擴大到20支參賽隊,中乙擴大到30支參賽隊左右。

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1

解讀  其實,足協此前出臺過一個擴軍計劃,即2020賽季和2021賽季,中甲擴軍到18支和20支,穩定在20支;2022賽季,中超擴軍到18支,穩定在18支;2019賽季,中乙擴軍到32支,然後每年4支的節奏遞增。

2019賽季,中甲和中乙按計劃擴軍到了18支和32支,但到了2020賽季,因為各種欠薪,擴軍完全進行不下去,足協不得不暫停擴軍,所以,中甲暫停了2021賽季擴軍到20隊的計劃,中超2022賽季自然也不擴軍了,事實上,中乙已從上個賽季的32支球隊,縮編為20支。

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2

按照目前的情況,中超、中甲和中乙,恐怕至少要穩定3年,才可以提出擴軍,而且,這裡面還存在一個順序問題,首先,必須中乙球隊數量增加,中甲和中超才有擴軍的基礎;其次,中甲和中超同時擴軍並不合適,這樣的話,很容易導致聯賽質量進一步下滑。

從目前的情況看,中超收縮投入仍舊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一些俱樂部出現了嚴重的困難,甚至有的遞交了退出申請報告,中甲和中乙的情況也不樂觀,所以,不排除2021賽季聯賽開始前,繼續有球隊退出的情況發生,所以,擴軍的基礎,並不牢固。

綜合來看,擴軍是大趨勢,但現實比較殘酷,即便最樂觀的估計,足協也需要在2021賽季繼續觀察職業聯賽的生存和發展情況,如果2021賽季初沒有或極少球隊退出,也就是說,俱樂部相對穩定了,中乙球隊(職業俱樂部,下同)能夠實現穩定增長,那麼足協可以在2022賽季設置中甲擴軍條款,實現2023賽季20支球隊的規模,然後,2023賽季設置中超擴軍條款,實現2024賽季18支球隊的規模。

更穩妥的方案是,2021和2022賽季繼續觀察,尤其是觀察中乙俱樂部的穩定性,如果一切都向好,中乙球隊連續、穩定增長,那麼足協就可以在2022賽季末做出中甲和中超順序擴軍的計劃,其中2023賽季是中甲(20隊),2024賽季是中超(18隊)。

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3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4

措施  中國足協與新設立的職業聯賽管理機構通過各自章程和雙方約定明確職責,雙方互派代表參與有關問題討論和決策。職業聯賽管理機構主要負責人由中國足協推薦。中國足協獨家擁有中超、中甲和中乙三級職業聯賽的產權和監督權,負責制定三級職業聯賽的升降級制度、青訓制度、職業俱樂部財務管理規定、球員薪資政策、球員註冊轉會制度和外籍球員政策。職業聯賽管理機構擁有三級職業聯賽的管理權、經營權和收益分配權,在俱樂部准入、競賽組織、裁判管理、紀律處罰、爭議解決、市場開發和收入分配等方面擁有管理自主權。

解讀  職業聯賽管理結構,其實就是職業聯盟,按照計劃,足協和聯盟互派代表,算是彼此監督。

重要的是分工方面,足協的“權限”包括升降級制度、青訓制度、職業俱樂部財務管理規定、球員薪資政策、球員註冊轉會制度和外籍球員政策;聯盟的“權限”則是三級聯賽的管理權、經營權和收益分配權,包括俱樂部准入、競賽組織、裁判管理、紀律處罰、爭議解決、市場開發、收入分配。

大體來說就是,規則足協定,事情聯盟辦,從這個角度講,聯盟的權限極為有限,更重要的一點是,足協在一些規則上定得過多過細,比如財務管理規定,足協如果想遏制泡沫化,其實只需要制定支出帽即可,但卻細化到球員的年薪和獎金;准入制度上,大部分規則同樣是足協制定,比如女足、比如中性名等等。

措施  完善國家隊教練員、運動員選拔專家委員會制度,明確國家隊教練員、運動員選拔標準和辦法,並向全社會公開。建立合理有效的國家隊績效考核制度,設立國家隊獎勵基金、榮譽制度和保障制度。做好國家隊球員的傷病保障、職業培訓、退役安排和職業轉型工作,推動社會各界積極支持國家隊工作。

解讀  國字號教練的選拔,一直以來都不是非常規範,儘管也有相關的教練員委員會。關於選拔標準,足協應該設定的是哪些球員不能入選(如被處罰球員),哪些球員入選,自然是教練說了算。

變化在於國家隊獎勵基金、榮譽制度和保障制度。榮譽制度方面,2020賽季中期,周海濱退役獲得了國家隊贈送的球衣,這是一個很好的探索,周海濱也表示,獲得國家隊的球衣,是對自己職業生涯和國家隊生涯的肯定,這樣的榮譽制度很好;至於激勵獎金,或許和“限薪政策”中取消國家隊隊員20%的上浮有關,現階段,給國腳應有的激勵獎金,是提升士氣的重要手段之一。

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5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6

措施  2023年發展到中超俱樂部擁有9級精英梯隊,中甲俱樂部擁有7級精英梯隊;進一步完善球員註冊轉會制度,確保“誰培養誰受益”,落實聯合機制補償和培訓補償相關機制;實施優秀青少年球員海外孵化計劃,每年選拔一定數量優秀青少年球員到足球發達國家進行訓練和比賽。

解讀  其實,要求俱樂部梯隊設置過多,容易導致濫竽充數,按照青訓的規律,6到12歲的基礎青訓,可以交給校園足球和社會青訓機構,俱樂部其實只需要設立U13、U14、U15、U17、U19五級梯隊即可,其中U13到U15階段需要單年齡段鍛鍊,U16之後趨於成人,設置U17和U19梯隊基本可以保證,U19之後則可以進入預備隊,參加預備隊聯賽或者中冠、中乙聯賽。當然,有條件的球隊,可以下探到9到12歲,甚至一個年齡段組建2支梯隊。

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7

即便嚴苛一點,中超也可以增加到7級,但中甲只需5級就夠了。

聯合機制補償和培訓補償,絕對的老大難問題,其實政策都很明晰,但現在俱樂部普遍不重視,很多球員的聯合機制補償懸而未決,甚至有的球員轉會幾次了,青訓機構卻一次都沒拿到錢。

選拔優秀青少年到足球發達國家訓練和比賽,建議組建各個小年齡段的國足集訓隊(U13國家集訓隊、U14國家集訓隊、U15國家集訓隊等),每個年齡段不低於2支球隊,每年兩次,每次半個月到一個月左右到足球發達國家訓練比賽即可,如此也可以讓足協更好地掌握各個年齡段的球員情況,實現技戰術理念的相對統一。不建議分散培養,此前,萬達的西班牙留洋計劃失敗就是例證,至於平常,球員仍舊需要代表各自俱樂部梯隊參加青超聯賽,同時給俱樂部參加國內外邀請賽留出一定的時間。

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8中國足球新聞 解讀擴軍:穩妥方案先觀察2年 中乙穩定後順序擴增 9

關鍵字: 中國足球新聞 中乙 中甲 國家隊 中超 中甲 職業聯賽 中乙 足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