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早習慣的縹緲目標 足協還在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記者陳永報道 2020年12月18日,中國足協發佈了《中國足球協會關於進一步推進足球改革發展的若干措施》(下簡稱《措施》)… – 中國足球新聞

內容導覽: 中國足球新聞,體育產業,亞洲盃,世界盃,中國足協,亞洲盃,計劃,國家隊,措施,足協

稿件來源:足球報

記者陳永報道 2020年12月18日,中國足協發佈了《中國足球協會關於進一步推進足球改革發展的若干措施》(下簡稱《措施》)。這份《措施》中很多條款備受關注,比如2023年,中超、中甲和中乙擴軍到18、20和30支;調整職業聯賽管理結構,進一步明確了足協和職業聯賽管理機構(職業聯盟)的分工;同時強調發展青訓,落實聯合機制補償和培訓補償相關機制。

其中,在各級國家隊目標方面,足協提出:男子國家隊力爭達到亞洲一流水平,全力備戰好2022年世界盃預選賽和2023亞洲盃,力求新突破;女子國家隊力爭達到亞洲領先水平,以參加東京奧運會為目標,力爭好成績。

這樣一份《措施》,和4年前的《2020行動計劃》(下簡稱計劃)相比,在國字號目標上低調和內斂了很多。

中國足球新聞 球迷早習慣的縹緲目標 足協還在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1

2017年1月18日,第十屆中國足協第三次會員大會(武漢)通過了《計劃》。當時,足協為男足各級國家隊設置的大賽目標為:國際足聯男足世界排名前70名;2019亞洲盃打入四強;獲得2020年奧運會參賽資格;2018年U23亞洲盃進入八強;力爭獲得國際足聯U20和U17世界盃的參賽資格。

每一個目標都很明確,也非常振奮人心,但這些目標,卻一個都沒完成。

中國足球新聞 球迷早習慣的縹緲目標 足協還在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2中國足球新聞 球迷早習慣的縹緲目標 足協還在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3

2020年即將過去,國足世界排名第75位;2019亞洲盃止步8強;1997年齡段國奧隊無緣奧運會;2018年U23亞洲盃小組未出線;至於國際足聯U20世界盃,2001年齡段國青隊在U19亞青賽預賽階段就沒出線,25年來首次無緣亞青賽正賽;2002年齡段國少隊同樣無緣亞少賽決賽,更遑論U17世界盃,國少隊更是連續兩屆無緣亞少賽青賽。至於聯賽,中乙的規模從32支球隊快速縮水到只有20支球隊。

或許是吸取了《計劃》的教訓,此次足協在目標制定上並沒有制定明確的指標成績。然而,針對四年前的《計劃》,中國足協沒有公開任何總結報告。所謂懲前毖後,治病救人,雖然說《計劃》是上一屆足協領導班子制定的規劃,但中國足協其實更應該充分總結以前的教訓:為什麼每一項目標都沒有落實?背後反映了怎樣的問題?需要怎樣努力?

《計劃》的全面失敗,是中國足協不可迴避的一次事故。事故必然有原因,事故必然有反思。然而,在2020即將過去的時候,我們沒有等來對於這次全面失敗的總結和調查。我們等來的,是另一個沒有任何基礎的《措施》。

2018年世界盃後,日本足球用了整整一部紀錄片(NHK出品)從各個角度剖析導致他們最終出局的那14秒(點擊文末鏈接可觀看)。當日本足球主動去思考他們失敗的原因時,我們卻似乎在刻意迴避為什麼失敗了。

中國足球並不是在發展的道路上沿著一個方向克服重重困難去前進,反而更像是走了一條路,發現很難,再換一條路,又很難,再換一條路,還是很難。看似激情的探索,實際上是在空想中原地踏步。

中國足球新聞 球迷早習慣的縹緲目標 足協還在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4

這次的《措施》,我們更希望看到國家隊績效考核機制如何真正發揮作用;職業聯賽管理機構如何真正發揮作用;2023職業聯賽擴軍計劃如何打造堅實的基礎;支出帽和限薪政策如何有效監管;行業監督和社會監督如何真正實現;中超九級梯隊、中甲七級梯隊如何杜絕濫竽充數;又如何和支出帽實現均衡;聯合機制補償和培訓補償喊了五六年了,到底如何落實。

“都是。txt文件,沒有。exe文件。”球迷們早已習慣了那些飄渺的目標,只是足協還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關鍵字: 中國足球新聞 體育產業 亞洲盃 世界盃 中國足協 亞洲盃 計劃 國家隊 措施 足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