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評:泳壇名將頭疼的體測 20年前就折騰中國足球了

原因在於,此次比賽規定,預賽成績前16名選手中,取體能成績前八名選手進入決賽,而這幾位名將的體測成績沒有過關。在今年的全國象棋男子甲級聯賽中,引入了基礎體能測試… – 中國足球新聞

內容導覽: 中國足球新聞,中國,國家隊,游泳,國家隊,中國,國安

文/觀察者網 周弋博 朱康琪

9月底,中國游泳名將傅園慧在國內一項游泳預選賽中拿下第一的成績,但卻無緣決賽。

除此之外,餘賀新、王簡嘉禾、於靜瑤、方喆等泳壇名將,也被擋在決賽門外。

中國足球新聞 媒評:泳壇名將頭疼的體測 20年前就折騰中國足球了 1
(象棋棋手参加体能测试 来源:楚天都市报)
(象棋棋手参加体能测试 来源:楚天都市报)

原因在於,此次比賽規定,預賽成績前16名選手中,取體能成績前八名選手進入決賽,而這幾位名將的體測成績沒有過關。

(原中国足球协会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俊生)
(原中国足球协会专职副主席兼秘书长王俊生)

許多網友難以理解,為何體測成績比游泳成績更重要?

中國足球新聞 媒評:泳壇名將頭疼的體測 20年前就折騰中國足球了 2

“照這麼說,是不是下棋比賽前,也得跑個長跑?”

說這話的網友可能不知道,還真要。

在今年的全國象棋男子甲級聯賽中,引入了基礎體能測試。

一位位象棋名手需要完成1000米跑、立定跳遠、坐位體前屈等項目。

中國足協在1994年職業聯賽成立之後,每個賽季前都會對球員進行統一的體測。

其中,包括有一項攔住了無數球員的項目——12分鐘跑。

內容很簡單,就在限時12分鐘下,看球員能跑多遠。

在測試地點是高原海埂的情況下,完成3100米才及格。

即使這項內容及格,還需要進行5×25米折返跑,通過後才能獲得參賽資格。

當然,如果能在12分鐘跑中完成3300米,可以免測直升。

(曾参加过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前国脚杨璞)
(曾参加过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前国脚杨璞)

然而,能跨過這條門檻的球員,並不多。

如果成績低於2900米,甚至沒有補測機會,直接取消參賽資格。

2900米,也被當時的球員們稱之為“生死線”。

單純的數字羅列難以表達出這條標準難度。

總有人覺得,這不過就是一個“滑鏟”的事。

“12分鐘跑”由“有氧運動之父”肯尼斯•庫珀博士提出。

按照成績標準,30歲以下男子,能完成2800米就屬於“非常優秀”,超過3000米則為“頂尖水平”。

更何況,這場測試還設置在海拔1800米左右的昆明海埂基地。

(球员们正在进行YOYO测试)
(球员们正在进行YOYO测试)

就連許多國腳,都被這道門檻攔住了。

(田径教练陪高洪波练体能)
(田径教练陪高洪波练体能)

1994年,入選國家隊的前國安球員李紅軍就栽在了這個項目上,最終失去了參加當年甲A聯賽的機會。

測試後他與施拉普納抱頭痛哭的畫面,成為了當時的頭條新聞。

20多年後,李紅軍在一款節目上回憶這段經歷時,仍然唏噓不已。

“當時我們也是國家隊的,可能心理上感覺(體測對)國家隊的人不是那麼嚴格。”

他向主持人承認,當時自己確實有僥倖心理。

同年,前國家隊球員、現中國足協副主席高洪波為了逃避12分鐘跑,直接轉會新加坡聯賽效力了一年。

中國足球新聞 媒評:泳壇名將頭疼的體測 20年前就折騰中國足球了 3

之後,他回到國安效力,在田徑教練幫助下才勉強通過了體測,從而進入甲A聯賽,最終奪得銀靴獎。

為何足協要設置這項嚴格的體測?

用他們的話說,當時的球員體質真的太差了,有些球員連半場都跑不了。

於是,12分鐘跑被引入了,最開始還是在平原地區測試。

原中國足球協會專職副主席兼祕書長王俊生,在退休後出版的一本書裡,描繪了當時的“慘狀”。

“約400名甲A甲B球員在廣州重慶參加測驗,近1/4沒過關。這撥球員體能太差了,比我們十年前還差得遠。”

“跑過關者很多躺倒在地,痛苦地喘、呻吟,臉上是豆大的汗珠。沒過關100多人,多人因用力過猛,身體不適,早飯全噴出來了,慘不忍睹。”

當然,也有球員能輕鬆通過體測,如國安傳奇外援卡西亞諾。

據說,當年他在一次體測前剛剛坐飛機抵達中國,連時差都沒倒就輕鬆過關。

那些年的測試中,他經常能跑出整個海埂的最好成績,留下了不少紀錄。

直至2000年,12分鐘跑依舊是所有球員“怨聲載道”的項目,但通過率明顯高出了不少。

中國足球新聞 媒評:泳壇名將頭疼的體測 20年前就折騰中國足球了 4

據當時的媒體報道,共252名球員報名參加體測,236人最終通過,只有16人沒有達到及格標準。

(前国家队成员李红军)
(前国家队成员李红军)

然而,這項旨在提高球員體能的安排,引來了不少批評。

一位老資格的國產教練就吐槽過:“這一跑,隊員們四、五天大腿肌肉都疼,射門時抬不起腿,戰術訓練受到很大影響。”

前四川全興主帥米羅西在當年接受採訪時,也抨擊了這項體測制度。

“很多球員過不了體測,甚至許多世界強隊的國家隊球員都不行。”

“儘管按照中國足協的標準,他們可能踢不上球,但他們依舊是優秀的球員,依舊可以在場上如魚得水。如果你們再這樣做,將會喪失更多優秀的球員。”

那麼,體測不過關的球員,會影響球場表現麼?

(前国脚李毅)
(前国脚李毅)

當年年僅20歲就升上國安一線隊的楊璞表示,“有些球員在場上,他就能進球,能帶球跑很長的距離,但你單獨讓他去跑12分鐘,他可能就不行了。”

2003年,中國足協改用YOYO體測代替12分鐘跑。

之所以替換,是因為YOYO體測對球員提出的要求,與實際球賽中的真實情況更加貼近。

更何況,球員們對12分鐘跑的怨言真的很大。

YOYO測試要求球員在相距20米的兩個標誌物之間,以不斷增加的速度進行帶有間歇的折返跑。

不斷增加的跑速,則由預先錄製在錄音帶上的聲音信號來控制,當球員兩次未跟上既定速度後,測試終止,計算成績。

要知道,12分鐘跑只是勻速跑,而YOYO測試可以模擬比賽中頻繁出現的加速、減速、急停、轉身等動作,明顯更加科學。

(前国脚汪强)
(前国脚汪强)

體測方式更合理了,但前國腳李毅與汪強依舊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YOYO體測對每傢俱樂部來說都是一件非常頭疼的事情。”李毅說,“因為畢竟到了春訓的時候,一半的精力和時間都要投放到YOYO上。”

“對於體能困難戶來說還要單獨加練,對於全隊的技戰術演練和磨合存在很大的影響。”

李毅覺得,激勵球員鍛鍊體能沒毛病,但完全可以換一種方式。

汪強則認為,球員的日常訓練強度高於YOYO測試,只要平時球員訓練到位,這項體測完全沒必要。

更何況,對於一般身體條件好的球員,本就能輕鬆通關。

“YOYO體測對於一般身體條件好的球員來說,這根本就不算是一個測試。作為一名球員,我個人認為踢球要靠腦子和技術,體能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一名球員連跑都跑不下來,那你還踢什麼球?”

“中國的球員與外國高水平球員相比,體能不存在任何問題,但是在傳接球方面作得就非常差。”

為何足協要推行這樣“行業標準”呢?

2003年的春訓動員大會上,時任足協副主席閻世鐸表示,這是為了改善作風問題。

“中國足球必須要有危機感,所有人必須貫徹三從一大的訓練方案,要從苦字入手,以強化體能和作風為基礎,全面提高中國足球的訓練質量。”

2011年,這項制度實施8年後,中國足協決定將自主權交還給俱樂部。

也就是說,強制體測不復存在,球員們也不會單純因為體測問題被取消參賽資格了。

原因在於,當時許多中國職業運動員的YOYO體測的達標率接近100%,這項測試的意義已經不大。

但對於當年足協實行的體測安排,退役後的國腳楊璞依舊耿耿於懷。

“體測可以作為一個項目,但你絕對不能因為這個東西,去左右一個運動員對於足球的熱愛,更不能用一個測試來決定一個運動員的生死。”

今年3月,中國足協官方發佈通知,要求各級國家隊及職業俱樂部開展“春季大練兵”活動。

YOYO體測與12分鐘跑,均在建議安排的體測內容內。

(以21秒79打破男子50米自由泳预赛打破宁泽涛保持的全国记录的余贺新)
(以21秒79打破男子50米自由泳预赛打破宁泽涛保持的全国记录的余贺新)
(曾效力于北京国安、山东鲁能、广州医药的外援卡西亚诺)
(曾效力于北京国安、山东鲁能、广州医药的外援卡西亚诺)

時隔17年,12分鐘跑再度迴歸。

不過,這項內容只適用於檢測球員身體狀況,成績不再決定球員的參賽資格。

(前四川全兴主帅米罗西)
(前四川全兴主帅米罗西)

更何況,中國的球員體質早已今非昔比,在9年前就能實現全面達標了。

體測,終於只是一項體測罷了。

只不過,經過十年,中國足球已從亞洲第二,變為亞洲第九了。

關鍵字: 中國足球新聞 中國 國家隊 游泳 國家隊 中國 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