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帥該喊冤!手球新規太荒唐 瞄著手踢就能造點?

一個手球引發的點球,足以改變比賽啊。英超開賽以來,關於這個話題的爭議就沒有停過,本輪比賽更是達到了頂點。熱刺在補時階段被判的那個點球,罕見地引發了各路名宿齊喊冤——就連對手紐卡斯爾的主帥布魯斯都表示,今年的VAR和手球規則,簡直就是胡來… – 歐洲國際足球新聞

內容導覽: 歐洲國際足球新聞,手球,足球,點球,手球

到底手沒手球?

英超開賽以來,關於這個話題的爭議就沒有停過,本輪比賽更是達到了頂點。熱刺在補時階段被判的那個點球,罕見地引發了各路名宿齊喊冤——就連對手紐卡斯爾的主帥布魯斯都表示,今年的VAR和手球規則,簡直就是胡來。

很明顯,如今爭論的焦點已經不在於誰吃虧誰得利了,而在於手球新規本身。多位主教練用“荒唐”來形容手球新規,怒斥這一規則在毀滅足球運動。

存在操作空间吗?
存在操作空间吗?
不是所有球都像这球一样明显故意的
不是所有球都像这球一样明显故意的
主动上手扒拉和被球找手,是完全不同的
主动上手扒拉和被球找手,是完全不同的

為什麼要改規則?

在原先的規則條文中,該犯規的名稱是“故意手球”,也就是說關注點在意圖上。這其實也是人們習慣的方式,故意手球要判犯規,無意的當然就沒事。

这要不砍手,真躲不开了
这要不砍手,真躲不开了

但這樣一來,主裁判就有了相當的裁量權,而主觀意圖其實並不那麼容易界定。名哨克拉滕伯格就表示:“你沒法把自己代入球員的頭腦中去建立意圖,只有球員知道他的意圖是什麼。”

在難以界定主觀意圖的情況下,新規則試圖將關注點從主觀的心理轉移到相對客觀的結果或者說影響上,這個動機完全可以理解。

理想的情況是,新規則可以避免裁判主觀上說你有意無意的弊端,根據客觀的條文規定來進行判罰;但執行起來完全是另一個樣子,顯得教條而無視常理。

手還能鋸掉不成?

製造點球的紐卡斯爾中鋒卡羅爾就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一張“鉛筆跳”的趣圖,戲稱為了避免球打手,英超後衛們可能得練練這種夾緊手臂起跳的動作了。

这样的手球,也被判了点球
这样的手球,也被判了点球

再來看看戴爾這個手球。球在他的身後,手臂也是起跳過程中自然打開的,並不存在用手擋球的主觀故意。但在不以意圖判斷的新規則下,這一動作讓戴爾的身體不自然地擴大,符合“結果論”的犯規條件,因而主裁最終做出了點球判罰。

雖說符合規則,但這樣的動作都會被判手球,實在是不太符合人們的認知。名宿薩頓吐槽,戴爾的“罪行”就是腦後沒有長眼。多位球員和教練也都提過這種情況:難道把手砍了才行?

再來看上賽季英超的一個典型案例:狼隊登東克爾的頭球頂在隊友博利手上,隨後皮球落下,登東克爾跟上再一腳打進。就連丟球的萊斯特城球員,當時都沒怎麼提出異議。

結果經VAR回放,博利的無意手球起到了幫助登東克爾停球的作用,因此按照新規則是手球犯規。然而博利是和登東克爾一起跳起來搶點的,他的手就在那裡,不可能意識到要去躲球,說實話根本就躲不開。這都吹掉?是的,除非把博利的手鋸掉。

这种无意,也要判罚吗?
这种无意,也要判罚吗?
球员蒙圈,裁判可能也蒙圈
球员蒙圈,裁判可能也蒙圈
巴乔当年制造的点球
巴乔当年制造的点球

怎麼能“算你倒黴”?

一个手球引发的点球,足以改变比赛啊
一个手球引发的点球,足以改变比赛啊

在“把手鋸掉”的討論中,你可以看到手球新規傳遞出的一種令球員和教練極其不滿的精神——算你倒黴。這也是為什麼即便紐卡斯爾這次得利了,布魯斯教練也直言要抵制這一新規。

就像戴爾這球,就算他沒有任何用手擋球的意圖,只要他跳了起來,球又到了他背後,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只要卡羅爾頂出的球砸到他手上,就是點球。再比如博利那球,如果登東克爾第一下把球頂到他臉上就沒事,頂到手臂上?不好意思,該你倒黴。

問題在於,很多涉及手球的判罰都直接關係到點球或者進球是否有效,怎麼能就這樣“算你倒黴”呢?一個點球對比賽軌跡能有多大的影響,想必不用多說了。

水晶宮主帥霍奇森說了:“我不想從中得利,或者因此輸球。但毫無疑問,這正在殺死足球比賽。我可以預測會發生什麼:人們會把球往對方手上踢,然後大喊手球。”

名宿薩頓持相同觀點:現在還有什麼能夠阻止前鋒們故意把球踢向對手的手臂,以獲得容易的點球嗎?他們會想,自己可以利用這個荒唐的規則來獲得利益。瞄著手臂踢,然後拿到點球。

看一眼位置,就能直接决定了?
看一眼位置,就能直接决定了?

新戰術:故意瞄著手踢?

提到故意將球踢向對方的手臂,很多人都會想起1998年世界盃上羅伯特-巴喬製造的那個點球,此球也幫助意大利在終場前追平了比分。主動傳向對方的手臂?這還真有可行性。

加剧了混乱局面
加剧了混乱局面

當然了,想要真的故意踢中也絕非易事,球員進攻也絕不可能老衝著後衛的手去。但如果遇到像巴喬這樣的情況,沒什麼好機會的時候,就先亂踢一氣試試呢?反正也沒什麼代價。

这么起跳得了!
这么起跳得了!

再看看上週末水晶宮被判的這粒點球,沒有主觀故意的沃德成了倒黴蛋。而從這個球的發展過程來看,如果迪涅真想故意把球往沃德手上頂,不說一擊必中,至少存在操作的空間。

這與人們平時所說的“找點球”還不太一樣。像瓦爾迪被沃克放倒那球,前者確實有誇張成分,但後者手上也的確有動作,給了瓦爾迪可乘之機——這種倒黴和手球新規下的倒黴是完全不一樣的,沃德怎麼就給你可乘之機了?結果還是被判了點球。

这球是否该判点,需要给出一个解释
这球是否该判点,需要给出一个解释

前英超後衛希金博瑟姆就吐槽道:“總有一天,這會導致前鋒們有意識地用球去踢手,成為一種戰術。真到了那一天,足球也就完蛋了。”

VAR?越幫越忙!

在手球新規的討論中,無論是球員、教練、名宿還是裁判員都會提到一個詞——新規則並不清晰。而這種不清晰帶來的就是執行標準的不一致,從而進一步加劇混亂的局面。

名哨克拉滕伯格就認為,林德洛夫上圖中的這次手球不應該被判罰點球,因為他的手臂處在奔跑中的自然狀態。而相比是否判點,更重要的是官方需要給出清晰的解釋和說明:你得向教練和球員們說清楚,哪些手球會導致點球。不然的話,迷惑狀態就會始終持續。

而在這方面,VAR並沒有起到很好的輔助作用,反倒像是越幫越忙。

VAR的介入時機本身就已經引發很大爭議了,名宿萊因克爾還指出了回放速度的問題,表示如果在超級慢動作和正常速度之下去觀看手球情形的話,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点球是足以决定一场比赛的啊
点球是足以决定一场比赛的啊

說白了,在一些問題的界定上,即便是“客觀”的新規則也無法給出清晰的標準,有意/無意時代的模糊現象,如今依然很有可能發生。VAR名為“視頻助理”,但如果有不同的標準,或者主裁與VAR的合作不暢,那反倒有可能造成進一步的混亂。

這裡還有一個點,那就是人們對足球的“自然認知”或者說“常識”。在有意/無意時代,人們對手球是否故意基本上是有一套概念的,雖然也會有一些模糊地帶,但裁判以這套常識作為標準來執行,說你有意就有意,說你無意就無意,其實並無太多因為“主觀”帶來的弊病。

但新的手球規則實際上拿掉了這種“自然認知”,而VAR其實也是一種多少影響了主裁自己的裁量權的輔助手段。二者同時作用,看似客觀的新規則變得混亂無比也就不奇怪了,可能連裁判自己都手足無措——他們本來有主動判斷的能力和權力的,但如今被拿掉了。

從目前的執行情況來看,新規則未必就比原先有意/無意的判定準則更加清晰明確,出現不同標準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可以理解規則修改的出發點,但至少目前,它並沒有比有意/無意這樣的判定方式更加明確到哪裡去,甚至顯得更加不合理和教條主義了。

就像希金博瑟姆所說的:“我們必須有點常識常理。我知道他們想簡化規則,但現在卻讓情況更復雜了。作為一個後衛,當一名進攻球員進入禁區時,我的第一想法是如何防守;但現在,後衛們必須考慮他們的手在哪。這是不對的。”

“什麼叫不自然的姿態?迫使後衛不得不把手背在後面,才叫不自然。”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

新浪國際足球原創專欄:點擊進入

其实还是模糊
其实还是模糊

作者其他文章:點擊進入作者專欄

歐洲黑店哪家強?你熟知的球星們 都是從哪淘來的

單賽季20球的前鋒 憑啥能賣2.34億歐?真沒人了啊

皮爾洛讓尤文變群狼!不全靠C羅才能真解放他|gif

你愛圍觀梅黑羅黑狂歡嗎?看球“開會”樂趣在哪

關鍵字: 歐洲國際足球新聞 手球 足球 點球 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