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其中來自貴州的管油勝繼三週前剛在太原馬拉松創造2:15:38的PB之後,又將它進一步縮短到2:14:05(平均配速3:10),已經兵臨14分城下…

內容導覽: 俱樂部老闆,中國,俱樂部老闆,中國,中國田協

2019年柏林馬拉松,中國選手一共取得兩大突破:

一是眾所周知的董國建以2:08:28創造中國曆代第二快、也是12年來最快成績;

第二個相對不為人所知:兩位民間高手管油勝、賈俄仁加雙雙跑進2小時15分大關,體制外排名躍居至前兩位(直到今年廈馬楊定宏以2:13:50後來居上)。

其中來自貴州的管油勝繼三週前剛在太原馬拉松創造2:15:38的PB之後,又將它進一步縮短到2:14:05(平均配速3:10),已經兵臨14分城下。

不過,實力的提升並沒有立即反映在他的現金流上。

從“跑圈勞模”到“小區跑者”

管油勝跑的最後一場全馬,是去年11月17日上海馬拉松。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1

“那次跑得不理想,2小時28分,狀態還是不行。”這一用時比他在2018年上馬奪得國內第一的成績慢了整整10分鐘。

他的最後一場半馬為時更早。經過一番搜腸刮肚,他告訴筆者:是10月7日凱里黔東南半馬,之後就再沒跑過。

而他的最後一場比賽,則是去年11月27日的重慶黔江山地馬拉松。那次他拿到第一,獎金1萬塊。但在扣除來回路費、吃住和稅金之後,也就剩個幾千。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2

這位以前經常用足週末兩天時間、背靠背跑兩場大賽的跑圈“勞模”,為何已經半年多沒比賽了?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3

原來,為了全力備戰原定3月舉行的徐州馬拉松暨奧運選拔賽,管油勝從去年11月底就重上高原訓練,為此不惜放棄廈門馬拉松等歲末年初的所有比賽。

他的高原訓練所在,還是他每年冬天都會去、位於貴州西部的威寧草海。這次他一直練到春節。

春節期間為了準備迎接孩子的降生,他回到貴陽,一直待到現在。

新冠病毒疫情下的封城令,導致管油勝的訓練受到很大影響。

“因為外面的學校、運動場全部封掉,馬路上也不讓跑,只能在小區裡跑。”

還好他所在的小區不小,一圈有一公里多。

疫情高峰期,他在幫忙帶孩子的同時,每天都在小區跑二十來公里;周跑量一百五六十公里,大約比平時少三分之一。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4

東馬破2:13計劃泡湯

去年柏馬跑到2:14出頭之後,管油勝原本打算在徐州再求新突破。

後來徐馬取消,他便將目光轉向今春另一場海外大賽:東京馬拉松。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5

他的東馬前期準備已經一切就緒:日本簽證辦下來了;機票、酒店也都訂好了。

後來東馬雖然也因疫情而有所變動,但只是對大眾跑者關上大門,男子進2:21、女子進2:52的精英選手仍可參加。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6

對管油勝來說,這樣的門檻自然不成問題。

“那會兒我們是想要去的,但是後來機票買了兩次,航班都被取消。中國田協也發文建議,儘量減少出國比賽。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7

“硬要去比也可以,但考慮的各方面因素——出去比賽肯定會帶來很多負面影響,後來決定以安全為主,還是放棄了。”他解釋說。

今年他已經報名的比賽,還有3月的重慶馬拉松。

管油勝的最大煩惱是,不確定比賽什麼時候能夠重開,這讓他無法提前規劃賽前的訓練和準備。

“訓練量太大可能會過了,到賽季比不出來;練小了,到開賽時又達不到最好狀態。所以很矛盾。”

退出易居,自立門庭

“我們是靠獎金生活嘛,沒獎金基本上就沒有收入,除了贊助商給的一點點贊助費以外。”管油勝坦言。

但他不打算坐等疫情過去,近期正著手準備做一些活動,比如辦一些開放性的小比賽,慢慢恢復大家的信心。

他承認這樣的活動很難掙到錢,但在政府不敢主導的形勢下,自己也只能做些小比賽和培訓、講座之類。

“沒辦法,又不能改行去做其他事,還是要堅持做這個。能有一點,總比沒有好嘛。”

儘管獎金收入斷流,但不久前管油勝卻作出一個驚人之舉:從易居馬拉松俱樂部辭職!

“我完全從易居退出來了。”他向筆者透露。

原來,在中國田協上月出臺社會俱樂部註冊與高水平運動員管理政策之後,他決定做自己的俱樂部。這和他作為易居俱樂部成員的身份存在衝突,他於是選擇退出。

“在這個關鍵時期,放棄這份高額年薪,到這個地方來做自己的一份事業,我覺得可以說有一部分是因為疫情,一部分是因為自己的夢想。”

管油勝的“百馬·優跑俱樂部”成立於去年9月,工商、法人註冊手續均已辦妥;今年又藉助新政策向中國田協註冊社會俱樂部,同時還註冊了十幾個運動員。

這些運動員既有水平高的,也有一些高校的和體校出身的貧困山區子弟,後者“水平不高,但基礎還可以”。

他們的基地已於3月8號復工開訓,還請來一位專業教練(之前是女子馬拉松國家隊的)過來指導和制定訓練計劃。

聘請教練又是一筆花銷,“沒辦法,要提高成績,就得科學訓練,而且需要有人督促。最近這段時間我練得還可以,訓練相對來說比較系統”。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8

“馬拉松驛站”老闆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9

管油勝在經營俱樂部的同時,還在貴陽清鎮創建起一個馬拉松訓練基地,地點就在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基地附近,離貴州省隊駐地也不遠。

“疫情期間,沒有賽事,正好就花一些心思做這件事。這段時間我就在這邊,督促隊員的訓練,自己也在這邊訓練。”

此舉的初衷是,這些年下來,他發現很多時候,自己要找個訓練場所都很不方便。

例如不少高校和體育場,他們進去跑都要交費;有些即使你給錢也不讓進。這導致不少運動員沒地方訓練,大家散落在各處,自己又要租房子,又要到處找訓練場地。

管油勝他們做的這個馬拉松驛站有運動員公寓、運動員餐廳、康復中心等一系列設施;房間共有四五十個,可以接待兩百多名運動員;他們還對接周邊高校(總共有二十多所)的田徑場和健身房。

“運動員可以在我們這裡長年吃住訓練,就像一個專業的訓練隊、訓練基地一樣。後勤保障儘量做到最好,讓大家去出成績。”

這個基地是在管油勝與合作伙伴2017年接手的一家酒店的基礎上改造的;“我們兩個人一起合夥,我算是大股東,也算是一個法人代表。”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10

人生新起點

現年25歲(1994年11月出生)的管油勝認為,自己正在經歷人生的第二次大改變。

第一次是從體制內出來,此後兩三年都沒有太大變化。

而今年他除了仍是一個馬拉松職業跑者以外,又多了很多新身份:做自己的基地;養一幫運動員;當上爸爸,還要補辦婚禮⋯⋯

這裡必須說明一下:他結婚證早就領了,只是因為疫情,酒席一直辦不了,只能一推再推。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11

他女兒上月剛滿4個月,“很乖的。我就是晚上回去時帶一下——有時換換尿片,有時幫忙抱一下;早上出來的時候看一眼。現在我基本都是早出晚歸。”

“今年真的是一個很特殊的年份,也是我人生的一個新起點。”管油勝總結道。

(洪立)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管油勝:原定東馬破2:13 現成俱樂部老闆! 12

關鍵字: 俱樂部老闆 中國 俱樂部老闆 中國 中國田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