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中甲2隊打中乙利害淺析:現有體系或遭到衝擊

雖然新賽季的國內聯賽因為疫情的關係遲遲不能拉開大幕,但熱度和話題度絲毫不減。因為接連有俱樂部出於各種原因宣告解散或退出,最近中超二隊乃至中甲二隊打中乙的話題也再次被人提及…

稿件來源:魯能青訓

雖然新賽季的國內聯賽因為疫情的關係遲遲不能拉開大幕,但熱度和話題度絲毫不減。因為接連有俱樂部出於各種原因宣告解散或退出,最近中超二隊乃至中甲二隊打中乙的話題也再次被人提及。

一波大規模的俱樂部解散潮,導致國內聯賽中甲和中乙的名額出現空缺,中甲名額可以由中乙遞補,那麼中乙呢?如果空缺太多,完全由尚屬於業餘聯賽體制的中冠球隊遞補可能性並不大。這種情形下,如果實施中超二隊打中乙,可以避免中乙縮編,防止出現“中乙沒人踢”的現象。更重要的是,中超二隊乃至中甲二隊打中乙可以擺脫年輕球員無比賽可打的窘境,解決“中超二隊沒球踢”的現象。

年輕球員踢不上比賽是中國足球老生常談的問題。預備隊聯賽的質量得不到保障,年輕球員無法在漲球的關鍵時刻積累經驗,中國足球出現人才斷層,出爐U23政策、舉辦U23聯賽等都是足協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不得已採取的舉措。

以鲁能足校1993年龄段为班底的山东青年队
以鲁能足校1993年龄段为班底的山东青年队

倘若中超或中甲球隊真的能組隊打中乙,對於年輕球員而言無疑就有了高質量比賽的平臺,雖然中乙有這樣那樣的諸多問題存在,但比賽質量還是不錯的,對年輕球員鍛鍊價值極大。現在有不少以前征戰過中超的知名球員甚至以前的國腳級球員都在打中乙,像以前高洪波時期的愛將姜寧上賽季就效力於泰州遠大,楊昊和陳濤也都曾在中乙效力,幾支強隊完全是可以和去掉外援的中甲球隊甚至一些中超球隊的替補陣容掰掰手腕。如今有不少中超俱樂部梯隊的年輕球員也在中乙歷練,他們在接受採訪時都表示中乙比賽的對抗程度要遠強過青年賽事,很有鍛鍊價值。

有不少從中乙聯賽走出的年輕球員在中超賽場的表現也十分出色,而且比那些從青年隊出來後一直留在中超打預備隊的球員更能快速適應中超的比賽節奏,比如在恆大表現出色的鐘義浩以及入選了國家隊的楊帆和王子銘,他們此前都曾在中乙聯賽效力,中乙聯賽對年輕球員的鍛鍊價值由此可見一斑。

實際上在五大聯賽,俱樂部組建二隊打低級別聯賽早就是常規操作,比如西班牙皇馬、巴薩等球隊的B隊在征戰西乙B聯賽,德國拜仁慕尼黑B隊則在征戰德丙聯賽,我們的鄰居日本J聯賽也規定J1、J2俱樂部可以組建U23球隊打J3聯賽。皇馬、巴薩的不少年輕球員,諸如最近在國家德比一劍封喉的維尼修斯在一線隊站穩腳跟之前,都曾在B隊接受歷練。率領皇馬歐冠三連莊的齊達內在接手一隊之前也曾是皇馬B隊的主教練,由此能看出組建B隊打低級別聯賽還可以幫助俱樂部培養教練人才。

有些球迷曾擔心,如果中超俱樂部真的組建二隊打中乙,會不會佔用升降級名額?萬一出現升級區都是中超二隊的情況怎麼辦?實際上球迷是有些多慮了,如果完全以年輕球員為班底,沒有足夠比賽經驗的情況下其實很難在與中乙老油條的對抗中佔據上風的。

杨帆在国家队
杨帆在国家队

比如在2011年,魯能足校曾以1993年齡段為班底組建山東青年隊征戰中乙,最終是取得了北區第三的成績,在四分之一淘汰賽則兩回合3-4不敵重慶隊,無緣衝甲。2012年,吳興涵、韓鎔澤、李鬆益等主力上調一線隊,以1993年齡段替補陣容補充幾名1995年齡段球員的山東青年隊最終只取得了北區第十的成績。而那時候的中乙聯賽,在體制上遠不如現在職業,且規定報名球員25歲以上不得超過5人。

近幾年在足協盃賽場上,中乙球隊也多次和中超球隊碰面,結果曾不止一次給中超全華班製造大麻煩,比如上海上港就曾差點倒在蘇州東吳身上。即使放到國外,無論是聲名顯赫的拉瑪西亞青訓,還是名聲在外的卡斯蒂亞,雖曾短暫躋身西乙A,但大部分時間還是隻能停留在西乙B聯賽佔據中游位置。當然各個聯賽也對B隊升級有限制,比如西班牙就規定B隊不能和A隊處於同一聯賽級別,德國甲級俱樂部的B隊則只能留在丙級聯賽。

關於中超組建二隊打中乙的提議也不是近期才有的,2017年魯能等俱樂部便曾提議允許中超球隊組建二隊征戰乙級聯賽,因為涉及聯賽體制改革問題,足協一直在慎重考慮這一舉措在中國的可行性。2018年12月20日的中國職業聯賽總結大會上,中國足協給中乙的定位是:城市化、本土化和年輕化。在發展方向方面,定下的基調是中乙全面擴軍,最終要達到64支,中乙或分為中乙A和中乙B,中超和中甲俱樂部二隊可參加中乙B聯賽。在足協的原有計劃裡,國內聯賽是通過慢慢過渡,中乙有序擴軍,然後逐步實現中超、中甲二隊打中乙,但如今因為中乙現有俱樂部縮水,中超、中甲二隊打中乙有可能提前成為現實。

巴萨B队庆祝进球
巴萨B队庆祝进球

中超或者中甲二隊參加中乙聯賽,如果在現階段真的落地實施,其實也面臨著不少問題。一方面是現有體系不免會受到衝擊,需要重新修訂聯賽規程;另一方面二隊打中乙對中超、中甲俱樂部本身也是一種沉重的運營負擔,雖然是以自願參與的方式,但二隊即使對資金雄厚的大俱樂部也是一筆不小的花費。雖然是名義上的二隊,但要真的打中乙其實和一個單獨的俱樂部並沒有什麼大的區別,除了可以和一隊共用投資人、董事會之外,也要有自己獨立的教練組、俱樂部制度。在歐洲,不少俱樂部B隊也有著自己的死忠球迷群體,可以實現獨立創收,但放在中國,一隊都很難實現盈利的情況下,二隊更遑論營收了。另外還有一點不得不提的是,允許中超、中甲二隊打中乙,也需要採取措施避免出現派系林立的現象,以防實德系現象的重演。

姜宁在泰州远大完成了自己的第300场联赛
姜宁在泰州远大完成了自己的第300场联赛

U23新政也好,中超、中甲二隊打中乙也罷,這些政策很大程度上都是希望解決年輕球員踢不上比賽的問題,打通從青訓到職業聯賽的通道。實際上,因為中國足球的青訓基礎較弱,即使真的允許中超、中甲二隊打中乙,除了少數幾個俱樂部,大多數球隊因為人才儲備嚴重不足,也根本沒有足夠的人力資源去組建二隊。正如U23新政已經實施了三個年頭,但因為中國足球人才基數較小,真正培養出來的球員十分有限,這就好比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只有紮實青訓,才能真正實現中國足球騰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