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協給天海等發通知要求提供銀行保函等 3月前交

記者魯蜜報道 天津天海如今已經和許多球隊一樣開始了放假,因為疫情的原因,加上俱樂部和球隊目前遭遇的種種困境,讓天海的冬天有點長…

來源:足球報

記者魯蜜報道  天津天海如今已經和許多球隊一樣開始了放假,因為疫情的原因,加上俱樂部和球隊目前遭遇的種種困境,讓天海的冬天有點長。在結束了體育局託管之後,天海實際上開始了自主經營的一個新賽季。只是受到權健一系列宣判的影響,原資方還需繳納數額巨大的違法所得,天海俱樂部目前的運營情況並不樂觀。年前、年後俱樂部和權健集團曾嘗試與兩家有意接盤或者合作的企業洽談,不過到目前為止都進行得並不順利。相反,落實到球隊的根本問題上,引援無進展的情況下,反而流失了部分以往賽季的主力,這讓天海在2020賽季還未開啟就已經舉步維艱。2月28日,是中超轉會窗口關閉的日子,這天對於天海俱樂部和球隊來說或許都是一道坎。

俱樂部未來也該有答案了

過去一個月,受到疫情影響,天津市大部分企事業單位都處在停工停產狀態,天海俱樂部的員工們也至今還處在假期當中,冷冷清清的辦公樓內實際卻是暗流湧動,這家風雲飄搖已久的俱樂部真正走到了生死的路口。

如何生存是天海過去一年多的終極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其他一切都是表面文章,是脫離了基礎的空談。作為俱樂部的所有者和投資方,權健集團自身的態度仍然至關重要,但必須提到的事,外部施加的壓力目前的作用或許更大。

2018年年底,權健集團涉嫌非法傳銷,前董事長束昱輝被立案調查。在短時間內沒有更好解決辦法的情況下,天津市體育局、天津市足協組成託管小組進駐,監督俱樂部運營,雖然過程中,託管小組的工作態度和方式有所變化,但共同管理的模式維持了一年,而這一年的俱樂部運營的資金依舊來自權健。今年1月,權健傳銷案正式宣判,俱樂部的託管協議也幾乎同時到期。權健方面有意願繼續以2019年的方式支撐天海的運營,但在沒有託管小組的監督下,有關方面已經不再認可這一模式。

沒有新的資金注入,天海維持運營就只能依靠俱樂部賬戶上的餘額,這筆錢是不可能支撐太長時間的。與此同時,外部壓力也逼迫天海必須妥協。先是有人向有關方面舉報俱樂部過去存在違規操作的情況,隨後天海俱樂部收到了來中國足協的徵詢函,被要求說明俱樂部的經營情況、財務情況。

早在去年,就曾有兩家企業與天海討論過收購問題,但並沒有太深入的談判,而在獨立經營已經不再被允許的情況下,天海重啟了此前擱置的談判。最先開始的是萬通集團,不過雙方討論並非整體轉讓,而是以某種合作的方式共營,談判進行地並不順利,在一些實質性問題上無法達成一致,很快談判以失敗告終。隨後,天海又開啟了與另外一家來自南方的企業的談判,截至目前還沒有結果。

據本報消息,2月24日,中國足協向部分俱樂部下發了通知,主要內容包括三點,一是結清2019賽季所有工資獎金並提供證明;二是提供國內銀行的保函,擔保俱樂部有能力全額支付2020賽季所有工資獎金;三是當地體育局開出的同意參賽的公函。提交以上材料的截止日期為2月28日。

關於天海的命運,很快就會有一個確切的結果。

球隊現狀難以樂觀

1月30日至2月24日,天津天海在昆明度過了難以形容的大半個月。彼時,昆明已經沒有什麼球隊與天海作伴,隨著河南建業離開昆明前往泰國,紅塔基地也因為疫情而徹底封閉,天海彷彿身在了一個孤島,無人問津。雖然基地很冷清,但天海本身產生的話題,卻十分熱鬧。

天海非常困难
天海非常困难

離隊潮,猛於虎。昨天下午,中甲豪門深圳佳兆業一口氣官宣了五大新援,其中三名都是天海的舊將,而郜林則是天津天海曾經的緋聞內援。

今年1月,當裴帥和鄭達倫與深足產生聯繫的時候,隊內一度將其冠以“非賣品”,可最後還是難以挽留。而伴隨鄭達倫、裴帥一起加盟深足的,還有天海三名預備隊小將,徐浩峰、黃銳鋒和趙奕豪。

從海口第一期拉練開始,俱樂部捉襟見肘的財力,讓球隊新賽季引援的第一步,就只能先進行內部挖潛,徐浩峰和黃銳鋒是首先被提上一線隊的球員。兩人同時被挖角,著實有一些被斷了後路的意思。而在這些球員整體打包賣給深足之前,希丁克時期的國奧隊長吳偉,也遠赴大連加盟了大連人。

該來的人,卻還未宣。其實,在這一幫新老球員集體走人之前,天海在引援方面實際上是有想法的。包括留下上賽季租借的張成林,雖然過程有些波折,但人好歹一直跟著天海冬訓至今。除了張成林之外,還有北京國安預備隊隊長王小樂,還有從重慶遠道而來的姜嘉俊,更早之前,還有友情隨隊訓練的郜林。不過,郜林已經加盟了深足,已經“談妥”的張成林也還未得到俱樂部官宣,外援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博弈之後,還沒有確定的人選。眼看28日就是理論上轉會窗口關閉之日,內援尚且有時間讓天海繼續尋找,而外援卻沒有了多餘的時間。幸好在3月23日,國際足聯將討論是否給中國新開臨時轉會窗,一旦國際足聯同意,天海又多了一些可以談判的空間。

在這種情況下,天海隊員很難用平和的心態去看待球隊在2020年的前景。2月24日,球隊從昆明原地放假,球員自行選擇返津或者返鄉,基於如今居家隔離的硬性要求,大部分球員還是選擇了回到天津,入住俱樂部。在出發前一天晚上,球隊內部通知了重新集結的時間,3月3日。

只是,在天海重新集結之日,球隊的一線隊人數相較於上賽季已經減少了大半。根據上賽季一線隊報名的情況顯示,如今天海只剩下張鷺、王曉龍、孫可、宋博軒、王傑、張源、劉逸、孫學龍、晏紫豪、糜昊倫、儲今朝、張誠、錢宇淼、孫啟斌;外援萊昂納多、宋株薰;租借迴歸的劉越,還有未被官宣的張成林、王小樂以及姜嘉俊。上賽季一線隊未報名的馬鎮、文俊傑也還在隊中。除去新賽季被禁賽的張鷺和需要長時間恢復腿傷的孫可,天海勉強還能湊齊一個18人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