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疫情加劇 血本無歸或將是東京奧運會唯一結局

26日晨,“東京奧運會可能會取消”的消息衝上熱搜。對於龐德的這一說法,日媒幾乎清一色的態度是——這純屬該委員的“個人見解”和“個人推測”…

26日晨,“東京奧運會可能會取消”的消息衝上熱搜。這主要因為國內媒體引用美聯社消息,稱國際奧委會的一位高級官員——加拿大前游泳冠軍迪克·龐德2月25日在接受美聯社專訪時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能將被取消,而不是推遲或更換舉辦城市。

對於龐德的這一說法,日媒幾乎清一色的態度是——這純屬該委員的“個人見解”和“個人推測”。《體育報知》在標題中寫道:國際奧委會最資深的委員提及,東京奧運會能不能如期舉辦,5月下旬是最後的決定期限,一旦疫情沒有結束,“估計會探討取消。”《共同社》也寫道,“這純屬奧委會委員的(個人)見解”。

截至記者發稿,國際奧委會官方和東京奧組委官方,對於東京奧運會能否如期舉辦的表態,都是“將如期舉行”,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甚至表態連“無觀眾比賽”都不考慮,立場很是堅決。

但龐德的突然表態,讓剛剛有所退潮的“奧運取消論”再度回潮。這也是鑑於龐德長期以來在國際奧委會的地位。

龐德1978年擔任國際奧委會委員,是現委員中資歷最深的;他還是國際反興奮劑機構(WADA)前委員長,擔任過WADA調查俄羅斯興奮劑問題的第三方委員會主管,絕對是國際奧委會的“大長輩”“老法師”。

龐德的判斷主要基於一點:新冠疫情是“我們現在所面臨的新的戰爭”,他所指是夏奧會歷史上的三次停擺,(1916年柏林、1940年東京、1944年倫敦)均因戰火原因停擺。“(在疫情沒有結束的情況下)人們怎麼能安心去東京呢?”

據龐德估計,未來還有兩三個月的窗口期來決定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命運,這意味著關於東京奧運會命運的最終決定可能會在5月下旬產生。 但龐德同時也鼓勵正在備戰這屆奧運會的各國運動員們,仍然應該集中精力在訓練上,他說,截止目前來看東京奧運會的籌辦工作一切正常,國際奧委會肯定會確保運動員們有一個健康、安全的參賽環境。

為什麼延期不可能,日本的損失到底有多大?

倒计时150天的东京
倒计时150天的东京
为什么说庞德的说法有其可信度
为什么说庞德的说法有其可信度

值得注意的,龐德在此次表態中,特別提到了如果奧運會無法如期舉辦,則不可能延期,最大可能是直接取消。

他給到的原因有二:其一是如果推遲幾個月,北美的電視轉播商將無法安排轉播時間,因為北美的幾大職業聯賽將進入賽季,同時,歐洲的主要聯賽也進入賽季,全球各大轉播商的節目表上已經不可能再安排奧運會的轉播;其二是他認為基於日本的經濟現狀,不太可能再為東京奧運會的各項預算延長一年。

按照之前日本方面披露的消息,東京奧運會的各項預算截至目前已經超支了一倍,達到兩百多億美元,如果一旦取消的話,意味著這些成本全部打了水漂。

其次,奧運會所帶來的經濟效應也將無處施加,當年韓國舉辦奧運會帶動了整體韓國經濟的高速增長,根據這些年來奧運經濟學的規律,越是較小的國家相對而言奧運的帶動力則越強。日本雖然不算小國,但是日本經濟中東京都市圈的佔比非常大,本來安倍可以指望奧運會給失落的日本三十年帶來足夠的經濟刺激,說不定會成為一針強心劑,然而一旦取消了,那麼都會成為泡影。

再有,從奧運旅遊產業的角度來看,本來日本可以憑藉奧運旅遊大賺一筆,甚至這些場館可以進一步增加日本的旅遊概念,甚至提升日本的旅遊競爭力,而這次一旦取消會讓本就不好的日本旅遊業再度重創。所以,一旦東京奧運會取消了,日本經濟將會進一步雪上加霜。

所以僅從面上來看,延期一年舉辦奧運會的損失,應該是小於直接取消奧運會的。但對於這些,經驗豐富的龐德不會不清楚,而他之所以如此判斷,相信也是有據可循的。如果疫情加劇,血本無歸或許是日本唯一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