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說這些的時候,幹穎波也笑了。廣東華南虎俱樂部的趙一博,從職業生涯開始就不斷遭遇球隊欠薪、解散……與趙一博同病相憐的則是前四川FC隊員幹穎波…

稿件來源:足球報

特約記者榮友友報道 “趙一博我們都很熟,一起踢過的,剛才還跟其他隊友一起開玩笑說,他比我還倒黴。”說這些的時候,幹穎波也笑了!廣東華南虎俱樂部的趙一博,從職業生涯開始就不斷遭遇球隊欠薪、解散……與趙一博同病相憐的則是前四川FC隊員幹穎波!

出生於1985年的幹穎波是地道的四川人,是四川全興的青訓產品,從2003年打上一線隊至今,他的職業生涯一直堅守在四川足球的天空下。可惜的是,幹穎波堅守的四川足球高光時刻短暫了一些,迷惘與失落卻如影隨形。

四川冠城從中超隕落,他在其中;四川FC從中甲消散,他在其中;四川西部智谷、成都天誠降到中乙後解散,他也在其中——從中超、中甲到中乙,這三級聯賽的多支四川球隊解散,堅持“足不出川”的幹穎波經歷了別樣的“大滿貫”。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1

足球虐我千百遍,我待足球如初戀。“大心臟”的幹穎波說,四川足球陷於低谷,但改變不了他對足球的熱愛,有職業隊踢固然好,沒有就踢踢壩壩球……

1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2

冠城時代,月薪1500

2003年,只有19歲的幹穎波在甲A聯賽四川大河與八一隊的比賽中替補登場,在成都市體育中心完成了自己職業生涯的首秀,這是他從小踢球最大的夢想。夢想實現的那一刻,幹穎波從沒想到自己未來的足球生涯會如此坎坷!也就是這個年齡開始打上比賽,同為後腰隊員的馬明宇很希望這個個子不高、也喜歡用左腳的成都小孩能繼承自己的衣缽,成為四川足球未來的中場核心。

2004年,20歲的幹穎波在對陣北京國安隊的比賽,第一次首發出場。半場結束前,在一次中場爭頂中,楊璞抬肘打在他的眉骨上。在眉骨出血的情況下,頭纏繃帶的幹穎波打滿全場,四川球迷都記住了這個勇敢的球員……這一次的開口戰鬥,幹穎波還從表弟譚望嵩那裡學到了怎麼用土辦法解決開口後洗頭不感染的絕招,“他經常受傷,有經驗,就用黃金眼膏塗抹在傷口那裡洗頭,不會感染……”

2005年,在與瀋陽金德的比賽中,幹穎波中場突破贏得任意球,鄒侑根迅速開球后,中場隊員傳球,劉宇接球后一捅,中路跟進的幹穎波冷靜停球后進入禁區,用他習慣的左腳抽射,打進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一個進球!

“冠城那個時代是最開心的時候。那時候我年輕,就想能打上比賽就開心快樂。那時候一起在隊上的譚望嵩、劉宇、王鵬等人,都是中學時就一起踢球的隊友。”時至今日,幹穎波都記得自己當時的收入,“1500元一個月,真的,在冠城時代就是這個工資。”

▲對陣瀋陽金德,幹穎波打進處子球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3

1500元的月薪,幹穎波領到了2005年結束,幹穎波在憧憬自己的中超新賽季之時,他足球生涯第一次面臨的球隊解散來臨了!

當年聯賽結束後,四川冠城俱樂部開始尋求轉讓,儘管轉讓費一降再降,甚至實德集團為四川企業僅僅開出了400萬元(不包括馮瀟霆、趙旭日等幾名隊員)的轉讓費,但是一直到註冊截止日,也無四川企業問津!2006年1月26日,四川省體育局宣佈,這支延續了輝煌的全興隊血脈的球隊解散!

這一年,幹穎波只有22歲。實德選擇了他們認為最優秀的隊員去大連實德隊,其中就有譚望嵩。為了不被實德選上,倔強的譚望嵩在訓練中故意不認真,用他自己的話說:“我用連二杆(小腿正面)停球……”

“冠城隊解散真的可惜。那時候隊伍實力比較強,而且是踢中超啊,平臺完全不一樣,正是漲球的時候,如果我能踢多好啊。”幹穎波這時候深刻體會到了四川足球已經不是全興時代那麼令人關注,但除了遺憾,他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足球對於他來說就是生命中最真摯的熱愛!

▲對陣大連實德,幹穎波和權磊

2

暑期班走出的“球痴”

為什麼如此愛足球?幹穎波自己都不知道。其實,在四川足球圈或者是成都業餘足球圈,幹穎波的小名“毛毛”更加出名。不管是職業足球,還是業餘足球,只要有空,喊毛毛踢球他都樂此不彼,每逢聯賽休戰期,毛毛甚至可以一天代表不同的業餘隊踢幾場,從11人制到5人制,只要有足球踢,毛毛就開心,也不管對手的實力如何。曾經有一次,朋友邀約他加入一支媒體業餘隊去跟女足青年隊踢,毛毛也欣然前往。

干颖波
干颖波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4

毛毛自己覺得對足球的熱愛來自於從小的生活環境。幹穎波和表弟譚望嵩都出生在四川大學,校園的足球氣氛顯然影響了他的志趣,“我們小時候,家長愛帶著在學校球場玩,就看到那些大學生踢足球,經常看就喜歡得很。那時候,四川大學的足球氛圍好得很,隨便在操場擺個球門,到處都是踢足球的人。”

6歲時的暑假,毛毛被母親送到了四川省運動技術學院學踢球,那是一名四川隊老教練辦的暑期培訓班,“從小帶我們的就是好教練,都是四川省隊的教練。”暑期班結束,毛毛又開始週末班,一直到上小學也堅持,這時候他已經開始跟川大的大學生一起踢球了,“小學就在大學裡,離球場近得很,不踢都要去看那些大學生踢球。”

在川大附小,毛毛和譚望嵩成為學校的球星,“後來我們兩兄弟都轉校到了成師附小,那邊更重視足球。我們去了以後,成師附小隊的成績好得很。”小學畢業,毛毛和譚望嵩一起被四川全興隊選中,成為梯隊隊員,進入了雙林中學,一邊讀書一邊接受正規的足球訓練。

▲幹穎波和譚望嵩初中時一次期中考試的成績單

不久前,毛毛在自己的朋友圈不知道怎麼的就翻到了雙林中學“初99級三班中期考試成績單”,仔細一看,後來成為職業球員或者教練的人成績都不差,譚望嵩甚至並列全班第四名,毛毛則是並列第16名。直到現在,毛毛都認為,如果不踢球,他和譚望嵩都可能考上大學,開始另外一種人生,但對足球的愛讓他們選擇了職業足球……

現在,毛毛在休息時間,也總會帶自己的兒子在川大球場踢球。不過,現在的川大球場已經不會再有大學生人山人海踢野球的場景。還在冠城時代,聯賽休賽期,毛毛還會在川大球場踢野球,“跟那些大學生一起踢”。曾經有個段子流傳很廣,毛毛在川大踢野球經常被大學生教育,“你會不會踢足球哦……”遇到這些,毛毛也從不表露自己職業球員的身份,“職業和業餘足球踢法不一樣。”

作為已經36歲的老將,自己也拿到了B級教練員證書,毛毛對目前中國足球的滑坡有更深的認識,“確實一代不如一代,感覺問題出在小時候最基礎的訓練上。我們小時候的啟蒙教練,都是四川隊的老教練,那個時代能當教練都是專業隊最好的隊員。現在的隊員很難遇到這樣的啟蒙教練了,很多帶小孩的踢不過自己都不會踢球,怎麼能給孩子打下紮實的基礎?”

▲成都謝菲聯時期的幹穎波和李章洙

3

30萬欠薪,懶得申訴

“你們看看毛毛,再看看你們的技術,中超就是中超。”幹穎波參加完謝菲聯的第一堂訓練課後,黎兵曾經這樣教育當時隊中的小隊員。

2006年,毛毛在謝菲聯隊徘徊在主力和替補之間。“在謝菲聯時工資也不高,我記得是7000一個月。我對錢看得不重,只要有球踢,我就開心。”

從小在成都長大的毛毛,幾乎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去外地踢球,只要四川有球隊,他的選擇就是四川的球隊。2007年底,成都謝菲聯在黎兵的帶領下衝超成功!毛毛覺得自己在謝菲聯已經很難踢上主力,就選擇了轉會,“我對自己的認識還是清楚的,有多大能力還是有數的。”

這一次轉會去的是踢中甲的四川隊,在這支球隊毛毛成為主力隊員,但球隊的贊助商變來變去,到2011年聯賽結束,當時叫都江堰欣寶的球隊解散,投資人要將球隊遷往西安,不願意離開成都的毛毛選擇不跟隨球隊。有一段時期,甚至中國足協召開的多次俱樂部會議都由毛毛代為去北京參加,他自己都沒想過,作為隊員居然“過了俱樂部領導的癮”。

2012年,毛毛又回到成都謝菲聯,一直踢到謝菲聯更名為成都天誠,2014年成都天誠隊從中甲降級,悄然解散。這算是毛毛經歷的第三次球隊解散。

“所有經歷過的球隊解散裡,除了冠城因為是中超解散外,最痛心的就是謝菲聯了。那只是個謝菲聯不經歷那麼多動盪,實力其實是很強的,你看現在還在踢中超的原謝菲聯隊的隊員都很多。”幹穎波最早的替補彭欣力,已經成為申花隊主力。

成都天誠的解散帶給毛毛的,是又一筆被拖欠著的工資獎金,“應該有30來萬,我連申訴都沒去,覺得沒啥意義。”

▲成都天誠時期對陣廣東日之泉劉濤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5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6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7

4

恆耀開練,不請自到

成都天誠解散後,毛毛還是沒選擇離開四川,他在2015年加盟了踢中乙聯賽的四川隆發,並且很快憑藉自己的能力成為球隊的主力隊員。

當時,隆發隊主場在四川三臺縣,球隊的住宿在三臺團結水庫邊。枯燥的訓練結束後,毛毛找到了人生中的另外一個樂趣——釣魚!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8

“住宿地很偏僻,就在水庫邊上,沒事就看水庫邊那些人釣魚。因為我媽媽也喜歡釣魚,慢慢地訓練完沒事就開始釣魚。”釣魚這個愛好現在已經是毛毛除足球以外最大的業餘愛好,尤其是後來陳濤加盟四川FC隊後,因為陳濤也是釣魚愛好者,加上張智超等年輕隊員,隊中喜歡釣魚的隊員還不少。

隆發隊後來因為資金困難的原因轉讓給了何亞平,更名為四川安納普爾那,主場也搬離三臺縣來到都江堰。“何老闆開始的兩年對我們還是不錯的,沒拖欠工資獎金,甚至發獎金時還很大方,有時候到休息室來說增加獎金,很快就兌現了。”

對於這些,毛毛還是一直心存感恩,“那時候還是自豪的,外面都喊我們是中乙恆大隊。”隨著球隊投入增加,不斷引進球員,加上自己年齡增大,毛毛慢慢從主力陣容中淡出,對此他的心態非常好,靜下心開始學習教練課程。

▲在安納普爾那擔任隊長

去年,在四川FC最艱難的時刻,沒有教練帶訓練,陳濤和毛毛兩名老隊員開始了教練的工作,“我和陳濤一人帶一天訓練。”在黎兵教練組重新迴歸後,毛毛臨時作為教練兼隊員帶領預備隊比賽。可以說,毛毛是在四川效力時間最長的隊員,也經歷了四川足球俱樂部一次又一次的解散,在四川FC他儼然就是四川籍球員的主心骨,四川籍球員有喊他毛指導的,有喊毛哥的……

即時體育運動新聞 他的軌跡就是一部四川足球悲慘史 完成別樣大滿貫 9

“圓滿了,全部解散都有我。”四川FC悄然解散後,毛毛這樣評論自己的足球生涯。這一次解散的後果是,毛毛又有60來萬元的工資和獎金拿不到,“拿不到也是沒辦法,也懶得去申訴了,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毛毛選擇了接受現實。

或許是年齡和經歷坎坷,毛毛其實很理解足球投資人,“其實,只要不是惡意拖欠,暫時拖欠工資的,隊員都能理解。謝菲聯的時候,一度也很長時間沒發工資,但是大家都還是很努力地訓練和比賽。老闆把俱樂部的情況給大家說清楚,有錢的時候也給大家補發工資,大家也都能理解老闆的難處。”

“除了天誠是降級以後解散的,其它的四川俱樂部都不是成績原因。其實就算天誠,降級的核心原因也不完全是實力,中間因為錢的原因,動盪太大了,好的隊員幾乎都離開了。這個可能跟四川足球的大環境、俱樂部的運營等都有關係。”

幹穎波除了自嘲自己的倒黴外,開始擔心自己到底還能不能繼續心愛的足球。“踢這麼多年球,也沒掙到多少錢,連房子還貸現在都還找父母幫忙。要不是家裡人支持,早就真的只剩熱愛了。真的很感謝家裡人,以前是父母,現在加上老婆,他們都支持我踢球,不管我選擇怎麼踢球,都沒多少怨言,都選擇全力支持我。”

▲幹穎波還想繼續為川足效力

春節前,毛毛聽說四川恆耀隊開始集訓。估計因為未來俱樂部的發展並不明朗,前兩天參加訓練的基本以原四川FC預備隊隊員和明宇足校出去的隊員為主。看到四川有了新的球隊,毛毛又燃起了踢球的希望。於是在春節前夕,毛毛自願加入了恆耀隊的訓練。球隊計劃參加今年的中冠聯賽,大年初三在成都市區的仁德足球基地重新開始集訓,因受到新冠肺炎的影響,球隊實行全面封閉訓練,就算家就在市區,毛毛也無法回家。

現在恆耀隊的主教練張重光曾經是全興隊隊員,當大家都認為36歲的毛毛可能會選擇加入教練行列的時候,他卻說:“我的足球生涯今年可能還繼續……”